Paul Smith 在上海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对什么皱起了眉头

  互联网


像Paul Smith这样的英伦绅士来到上海会做什么?当然是不走寻常路!老顽童Paul Smith是个十足的文艺青年,他短短两日的上海之行就像一部文艺青年教程。你准备好跟着Paul Smith学当文艺青年,游走上海街头了吗?

第1发!Paul Smith教你如何做一个称职的文艺青年

在上海的第一天,Paul Smith 去了安福路乌鲁木齐路上的老麦杂货铺,据他自己后来说,他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旧杂货都有兴趣,那是他的灵感之源。在老麦杂货铺里,他摆弄过的东西包括一台旧电视、一个皮夹子,还有一个很古老的包包,对他的本门——一套老式熨烫衣服的工具和老式手工缝纫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最后挑了一块上海牌手表和两个皮制包包。

你可以把 Paul Smith 在上海的行程解读为“Paul Smith 教你如何做一个称职的文艺青年”。杂货铺可以看成是第一课。Paul Smith 告诉我们在他的伦敦工作室,里面也有很多杂物,一不小心还会摔倒,给过他启发的邮差服之类那些来自全球各地跳蚤市场的杂物的最后的归宿也是这里。

离开杂货铺之后,他去逛了田子坊,在田子坊里他专门去了一家复古眼镜店。对时尚了如指掌的他带上不同风格的眼镜扮起了明星,包括 Lady Gaga 和 Elton John。他还去了谭木匠,拿起各式梳子来玩,还把它们当作胡子放在嘴上。

如果你是一个 Local 的有志于秀文艺的青年,这第二课要慎重对待,因为你有可能会被看成是一个旅游者,虽然上海现在比香港要 Nice 很多,但也要提防成为“乡窝宁”;如果你是 Paul Smith,那么你随意。

下一节课特别重要。文艺青年也要跨界!要表现出对运动的热爱,所以你再看到Paul Smith的时候,他在街上骑起了自行车,还去了胶州路上的复古自行车店。店里红砖装饰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自行车零部件。他还在店里拿起一部自行车开始尝试特技动作,在自行车上保持平衡长达一分钟。面对琳琅满目的零件,他动起了 DIY 的念头,拿起桃红色的车架和黄色的脚踏组合起自行车,但他马上嫌弃了这个品味,换上了全银的金属质感车架和脚踏,最后拿起湖蓝色坐垫做了点缀。

信息量很大有没有?现在的文艺青年要动手能力很强,要有足够的好奇心,要对生活充满热爱,并且所有这些都要发自内心——它的标志是要精力充沛地完成所有这些动作。

Paul Smith 还尝试了生煎、馒头和小笼,这告诉我们,作为一个文艺青年现在不能再表演在草地上一个人吃华夫饼了,你不但应该勇于吃这些食物,而且还要敢于在吃完之后毫不违和地跑到雍福会里听一段昆曲。关于 Paul Smith 在听昆曲的时候内心涌动了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显然他对雍福会的复古家具和绚丽墙纸更感兴趣,请自行脑补 Paul Smith 欣赏昆曲时的状态⋯⋯

这最后一课教给我们的是,做一个称职的文艺青年,你要记得不忘初心和本门,哪怕是面对百无聊赖哼哼呀呀的昆曲的时候,你也应该保持敏锐——总会找到一点有趣的东西可做的,他特别提到了有金色纹路的墙纸,说这完全可以成为一种针织样式。

第2发!Paul Smith 教你如何做一个进阶版文艺青年

Paul Smith 上海嘉里中心店

Paul Smith 真的到上海了。主要是来张罗他在嘉里中心新开张的店,这个店用文艺的说法,就是你能“感觉到春天的气息,缤纷的装潢和别致的店铺设计”,每一个细节都能看出 Paul Smith 的痕迹。它就像一个简单的灰色方盒子,轻轻打开扣子,盒盖就会立刻弹开,露出亮粉色的内壁,还有不断向外迸溅的五彩花瓣和彩条,这就是 Paul Smith。

Paul Smith 自己也喜欢给人这样打开盒子溢出惊喜的感觉,只是表现得更逗趣一些,连银白色的头发也掩不住他童真浪漫的一面,正如他身穿灰色正装向你走来,突然展开西装,魔术般的斗篷里有着花鸟鱼兽,多彩得就像是仙境花园。

他希望人们看到 Paul Smith 的东西就能想到他,看到他就能想到 Paul Smith 的设计。因为他就是 Paul Smith,就是这个店。而他又是怎样的 Paul Smith 呢?

关于进阶版的文艺青年,总结下来是两点,一是要坚持得足够久,太多文艺青年半途而废了,比如他说,“从 1992 年开始,我每天早晨 5 点 15 分都会去游泳”,22 年了!做文艺青年也一样,你也要坚持在快 70 岁的时候还能做初级文艺青年做的事。第二个更重要了,你得把文艺青年做成事业——就像下面他在接受好奇心日报专访时说的那样。

Q:你的灵感都是从哪里来的?

S:我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我不仅仅是看,而是会观察。现在很多人会看,却不一定看得见。例如影子、材质、粉色的樱花等等都是灵感的来源。我觉得这得益于我的父亲,他是一个业余的摄影师,我第一个照相机就是他送给我的。我从很小就开始拍摄,通过这样训练了我的眼睛。

Q: 你平时逛街都会去哪里?

S: 我喜欢逛跳蚤市场。如果我在巴黎、纽约、旧金山、洛杉矶等等这些城市,我希望恰巧能碰上跳蚤市场,因为我喜欢旧的东西。因为你常常能在旧的旅行箱或者一件旧的衣服上找到灵感。假设你找到一件旧的夹克衫,它是邮差穿过的,那它可能会有一个特别的口袋,你看到就会觉得它形状很美。通过你的眼睛去发现,你就会在很多事物上找到灵感。

Q: 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S: 我喜欢奇特的,有趣的东西。世界各地很多粉丝寄给我很多东西,其中也包括了我喜欢的玩具。这些 1960 年代左右出现的玩具都是由设计师设计的,孩子们可以拆开它们并学会如何组装东西。所以他们实际上是玩具,也是一种学习工具,我从中也学到很多。

Q: 你平时喜欢做什么?

S:我是个乐观的人,喜欢开心的事情。看新闻总是给我带来悲伤的感觉,所以和很多人不同,我很少看报纸。我喜欢我的店是能带给人正能量的,也希望我个人能给世界带来一点影响。虽然我不常读书,但是我常常思考,我会用便笺记下我的想法。我有很多小笔记,有些还是我半夜写下来的,比如“快乐是通向一切的道路”。我很爱我的工作,但除了常规的工作我还做很多别的事情。我有很多其他的设计,例如徕卡相机、依云的瓶子、自行车等等。我也经常摄影,给自己的店也给其他杂志拍摄。

Q: 可以和我们说说你每天的生活吗?

S: 我是一个非常有条理的人。我每天工作很长时间,从早上 6 点到晚上 6 点。从 1992 年开始,我每天早晨 5 点 15 分都会去游泳,它能让我身体伸展和头脑清醒,能准备好迎接新的一天。从 6 点开始到 8 点的两个小时,是我私人的时间,会听听音乐或者给东边打打电话,做好一天的准备。从 8 点开始,每个小时都会有不同的预约和安排,有可能有采访,但我会留 2 个小时给我的设计团队,2 个小时给我的设计师们。我有 20 多位设计师,我总是会和他们见面,我的门永远都为他们打开着。

Q: 你怎么平衡工作和生活呢?

S: 我绝不会把工作带入私生活。我从不会有应酬晚饭或午饭。特定的时间我都会在家里。当然,我经常出差,但是我会把它缩减到最少。很多人都认为要把事业经营好,有很多必须要做的事情,但其实不然。

Q:工作中有什么让你感到兴奋的吗?

S:每一个新店就像一张空白的画布。比如上海的这家店,起初我们只看到这些空白的墙壁,然后我和我的团队一起设计了这家店。整个过程就像是在画一张画,这和设计服装是相似的,都让我感到兴奋。而这些灵感可能来自于你看过的展览、电影或者某一个特定的时段,这种感觉很棒。

Q:你觉得 Paul Smith 是个怎样的店?

S:许多品牌都是针对某个特定的人群,比如年轻人的市场、高端的市场或者高街的市场等等。但是 Paul Smith 有很多可能性,它的人群从学生到摇滚歌星、政治家、还有商人。你可以在这里买到牛仔裤、汗衫和带拉链的外套,也可以买到得体的西装。它其实就是我个性的展现。就如同我喜欢不同的人,不仅仅是名人、有钱人或者学生,我喜欢每个不同身份的人。

Q: 你觉得你一直以来都没变过的是什么?

S: 我从 21 岁认识我太太 Pauline,因为她我才能保持脚踏实地,让我一直保持自我。因为时尚是关于今天和明天,而不是昨天已经发生过的事。所以你需要时刻保持警觉,脚踏实地,善于观察。就像 Andy Warhol 说的“每个人都能出名 15 分钟”,很多人都经历着大起大落,成名也是稍纵即逝的。因为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里,所有的潮流都在时刻变化着,没人会在乎你之前有多出色。

第3发!Paul Smith还可以跟你聊一点有关商业的真知灼见

Q:你有关注的服装品牌或者年轻的设计师吗?

S:我不会看其他的品牌和杂志,因为他们已经发生了,就像是昨天的报纸,过时了。至于年轻设计师,我只知道一些英国的。的确是有些不错的新晋设计师和品牌,总是会有一些新的人,无论在哪个行业。但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持续发展和晋升的机会,因为可能需要钱和合作伙伴。我最初的发展方式很简单,刚开始只有很小一笔钱,店也只有 3 平方米。幸运的是,我很耐心,所以我可以慢慢发展我的事业。但是现在很多新晋的设计师都太急功近利,我猜是因为很多社交网络的发展,很多人都可以互相比较,他们会嫉妒别人发展得更快。我给刚起步的设计师的建议就是:Take Your Time,Grow Organically and Gently。

Q:你觉得现在时装界的设计师们压力大吗?

S:我觉得现在时装界很诡异,所有设计师的压力都是巨大的,每年除了基本的系列之外还有很多新的系列。我觉得我们就像一个轮轴不断地往前滚动。对于我还好,因为我是个冷静的人,但对于很多年轻的设计师,他们会觉得太大压力。我不确定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会结束,因为零售的需求现在很大,人们总是想要很多新的东西。而且竞争很激烈,每个人都希望能超越下一个人。每个人模仿对方也很快。 

整个世界都在迅速的模仿当中,有一个清晰的原则很难。但值得高兴的是,Paul Smith 有。我们的店不是那么的公式化,每个店都是独立的。如果你去到不同的国家,看到 Paul Smith 还是会觉得想进去,因为你会看到不同的照片、不同的古董家具和不同的衣服摆设。我们有一句话叫“Think Global, Act Local”。就像我们在上海的买手 Patrick 对本地很了解,但如果是我伦敦的买手过来,就会完全做不好。

Q:你觉得工作上有什么让你感到无趣的吗?

S:我觉得是行业让我觉得失望,现在整个行业变得公式化。特别是大牌开店,每个店都是一样的,很令人失望。

Q:你怎么平衡设计和商业?

S:我觉得我就像中国耍杂技的人,什么都要做。不同的盘子代表了我需要兼顾的不同东西:时装设计、室内设计、商业、房地产、钱…… 我 15 岁就离开学校,20 多岁创办 Paul Smith,我没有任何商业和设计的背景,一切都是天赋。刚开始是有些复杂,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我现在做的很好。

Q:你觉得你的品牌商业化吗?在这方面你有妥协过吗?

S:我不觉得我的品牌商业化,而且我也不会在这方面妥协。我是个挺有判断力的人,我不会把自己放在一个需要妥协的位置上,我知道要小心不要走向一些感觉不对的方向,所以其实不存在妥协的可能性。我觉得这是一种常识,而且是很基本的生存技能。

Q:你会怎么形容中国市场?

S:大约十到十五年前,很多大牌都竭尽所能地在不同国家进行扩张,他们不断地找寻新的市场,其中一个就是中国,当然还有俄罗斯,印度和一些中东国家。很多大牌会选择这样做,因为他们隶属于大的集团,会被迫追求更多的利润和销售额。我很庆幸 Paul Smith 是由我自己完全控制的公司,这是非常特殊的。我不需要被迫去追求更多。几年前,我们在香港有合作伙伴。我们在香港市场上很成功,他们不断地说 Paul Smith 需要来中国,但我不认为是个合适的时机。不过我觉得现在是好的时机,因为现在中国的年轻人很多都曾经在不同的国家生活和留学。他们从伦敦、巴黎或纽约知道了 Paul Smith。我相信很多年轻人都在追寻独特性,不是要一些父母或哥哥穿过的牌子,他们渴望一些更新鲜的东西,Paul Smith 可以给他们。

Q:为什么会第二次进入中国?

S:第一次进入中国时,我其实不想做的,我也预计它不会成功,因为太早了。那时候的人都喜欢大牌,青睐张扬的品牌,东西上有大大的 Logo。但 Paul Smith 没有这些特点,Paul Smith 的顾客都有他们自己的个性。你看看我,我没有到处都是 Logo。我的衣服是真正喜欢的人才会购买。值得高兴的是,现在更多的人开始喜欢 Paul Smith,更多的人知道 Paul Smith。 

Q:为什么以这种分销合作的模式在中国发展?对此你有什么忧虑的吗?

S:主要是因为地理位置远,语言不通。如果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然后有良好的沟通,我觉得这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题图来自BoF

4 thoughts on - Paul Smith 在上海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对什么皱起了眉头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