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K杀手:捆绑、折磨、杀戮

  科普中国

1974年1月15日,一个寒冷的日子,15岁的查理•奥特罗(Charlie•Otero)下午放学后,从学校步行回家。就在最近,查理、他的父母以及他的四个兄弟姐妹搬到位于威奇托市郊区北艾支姆尔大街803号(803 North Edgemoor Street)的一个房子里居住,那里的环境安静、祥和。

查理为他又能结束一天的学校生活而感到高兴。他兴致勃勃地走到家门口,当推开前门进入客厅的一霎那,他就立刻感到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喂,有人在家吗?”他朝着安静而空旷的屋子叫到。没有人回答。甚至连狗叫声都没有。家里如此的安静,显得有些诡异。查理感到有些紧张,他走向父母的卧室,一种异常奇怪的恐惧涌上了全身。

当打开卧室的房门后,查理发现:他的父亲,38岁约瑟夫•奥特罗(Joseph•Otero),面朝着地板趴在床角处,他的手腕和脚腕都被绑了起来。他的母亲,34岁的朱莉•奥特罗(Julie•Otero),也被以类似的方式捆着,躺在床上。同约瑟夫•奥特罗不同的是,朱莉•奥特罗的嘴被一些东西堵着。赶来的邻居用查理家电话报警的时候,却发现电话线早已经被切断。

警察赶到了案发现场。当搜索这所房子的时候,他们被更加难以置信景象震惊了:查理9岁的弟弟,小约瑟夫•奥特罗(Joseph•OteroⅡ)在他的卧室里被发现。小约瑟夫同样是面朝着地板趴在床角。他的手腕和脚腕处也被绑了起来,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头被袋子包裹着。

接着,整个案件中最可怕的部分到来了。在楼下的地下室里,查理11岁的妹妹,约瑟芬•奥特罗(Josephine•Otero)被人用绳子勒住脖子,吊在下水管上,窒息而死。约瑟芬的下身赤裸着,身上仅仅穿着一件体恤衫和短袜,她的嘴也被东西给塞住了。

在最初查办该案的时候,警方非常谨慎而细心地发掘出这起谋杀事件的一些细节问题:四名受害者都是被从百叶窗上剪下来绳子扼死。然而受害者家里却没有那样的绳子,所以可以肯定凶手当时一定是自己带来的百叶窗绳、袋子、布带子、刀子,并且及有可能带着一把枪。

警察还在地下室里发现了精液,但却没有发现强奸或者性侵犯方面的迹象,看起来好像是凶手对着约瑟芬•奥特罗进行了自慰。从现场来看,约瑟夫的手表不翼而飞,朱莉的钱包被打开,里面装着的东西被倾倒出来。除了这些,现场没有真正能够证明任何破门而入,发生抢劫或打斗的迹象。

“给我起个外号怎么样?”

就在“奥特罗谋杀案”发生9个月之后,1974年11月,《维奇塔鹰报》的堂.格林治尔先生(Don Granger)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匿名者表示自己就是凶手。匿名者让他把注意在维奇塔公共图书馆里的一本机械工程学教科书。在这本书里,格林治尔发现一封信,信中对约瑟夫•奥特罗一家被谋杀的惨案中许多不为人知的谋杀细节都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并且暗示了还将会有更多的受害者。这封信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关于这起谋杀,它提供了一些只有警察和凶手才知道的案情细节。

在这封信中,凶手表示“我不能停止我的所作所为,魔鬼也在继续为所欲为,它伤害我正如这个社会对我的伤害一样。这个社会应该感谢像我一样能够解救自己的人。我每天都梦想着有一些受害人正在被我折磨。”

信件的署名是“真实的罪恶”,凶手同时宣称,自己已经“选好了下一个目标”。此后,在1974年-1978年间,凶手又犯下3起命案,作案手法与奥特罗谋杀案如出一辙:受害者被捆绑,勒颈致死。其中一个现场虽然出现精液,但死者却没有遭到强奸。

http://img1.guokr.com/gkimage/16/zh/4b/16zh4b.png

在回信地址里,BTK用“Bill Thomas Killiams”代替自己。

1978年1月31日,凶手给《维奇塔鹰报》寄了一封信。信里是他为1977年3月被其谋杀的萨莉•维安做的一首诗。由于这封信被错误的寄给《维奇塔鹰报》的广告部,所以这封信被忽视了好长时间。

1978年2月10日,大概凶手觉得自己受到了忽视,所以他又向威奇托电视台寄了一封信,在信中凶手描述了自己在捆绑折磨受害者时的快感。并希望警方“给自己起个绰号”:

当我已经杀死了7个人而且还将杀死更多的人时,媒体完全可以给我起个绰号了。我比较喜欢以下这些绰号,你们呢?BTK绞杀手、威奇托扼颈魔、诗人扼颈魔、连裤袜绞杀手、精神病绞杀手、威奇托刽子手、威奇托死刑执行人、威奇托绞刑架等等。

信件的署名是“BTK”,即“捆绑、折磨、杀戮”(Bind, Torture, Kill)的缩写,“BTK”杀手由此得名。

巧合中的必然

在“BTK”首次作案三十周年的时候,也就是2004年1月15日,堪萨斯州当地的一位著名律师罗伯特•比迪发表了一部关于“BTK连环杀人案件”著作。在这部著作中,罗伯特•比迪提出一个推断结论:“BTK”已经不会再杀人了,甚至他可能已经死了。

没想到这部著作发表以后,还不到两个月,2004年3月14日,威奇托市警方收到了一封“BTK信件”。这封信件似乎是专门针对罗伯特•比迪的推断结论,想要证明自己不仅活得好好的,而且还能犯下让警方无法侦破的凶案。在这封信中,信件的写作者声称,其对发生在1986年的,当时尚未侦破的悬案维奇•瓦格勒谋杀案负责,信件的署名是“BTK”。

这一次,威奇托市警方转变了侦查思路,不仅针对“BTK”提供的物证进行查证,而且反客为主、主动出击——针对“BTK”渴望出名、喜欢被人关注的心理特点,肯•兰德沃警官在媒体上公开发表声明,表明希望与“BTK”进行交流的意愿。用专案小组的负责人肯•兰德沃警官的话说“我想让他明白,他终于得到了渴望已久的恶名。”

面对肯•兰德沃警官的公开声明,一贯作案非常谨慎小心的“BTK”竟然上钩了。他开始有意识地回应肯•兰德沃警官与其进行交流的要求,经常邮寄一些便条和包裹。

从2004年3月开始,将近十个月的时间里,他没有作案,却时常和警方进行交流。在这种交流的过程中,一些重大的错误开始在“BTK”的身上出现。在一个留在五金店的包裹中,“BTK”竟然向警方询问:能否通过电脑软盘追查到使用者的情况。如果警方保证无法追查,那么他今后就用电脑软盘来向警方传递信息。

面对质询,警方对“BTK”撒了谎,声称他们无法从软盘中查到使用者信息。警方本来不期望对方上当,但“BTK”竟然相信了这个谎言。

2005年2月16日,美国福克斯公司在威奇托市下属的KSAS电视台收到了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其中就有一张粉色的软盘。

警方的计算机专家在那张老式的软盘中找到了一个被删除的word文档的元数据,经专门软件恢复后,找到了一个关键词“Christ Lutheran Church”;而那个文档的最后修改人署名为Dennis。通过在网上对当地教会的相关信息进行检索,警方找到了一个人名:Dennis•Rader,即丹尼斯•莱德,他是当地教堂的会众主席。据此,警方顺藤摸瓜,又找到了丹尼斯•莱德的地址。

而通过“BTK”在作案现场留下的精液,警方通过DNA确定了凶手就是莱德。2005年2月25日中午12点多,丹尼斯•莱德在开车回家途中被警方拦截,并当场逮捕。

http://img1.guokr.com/gkimage/9p/tx/fc/9ptxfc.png

目前,莱德正在堪萨斯州服刑。

纵观整个丹尼斯•莱德的落网经过,表面上看,似乎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巧合组成的:如果丹尼斯•莱德没有在2004年3月14日再次致书媒体,如果丹尼斯•莱德对肯•兰德沃警官与其沟通的要求置之不理,如果丹尼斯•莱德没有那么脑残地上了警方的当,用电脑软盘来传递信息,或许“BTK连环杀人案”也很有可能会像“开膛手杰克”、“黄道十二宫连环杀人案”一样,从此石沉大海。

由于堪萨斯州在1994年才恢复死刑,而目前法庭认定“BTK”只对1994年之前发生的凶案负责,所以莱德没有被判死刑,而被判处10个终身监禁。

莱德在认罪时说:“当我开始捆绑她的时候,她开始犯病并呕吐,我给她拿了一杯水让她的心情平复了之后便继续捆绑,随后,我在她的头上套了一个袋子并且把她勒死。”

本文转载自 指纹•犯罪研究工作室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