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转基因的那些事儿

  热点, 生物, 评论

2012年,世界末日没有来临。但如果书写转基因的历史,2012这一年绝对值得大书一笔。这一年中,在中国,违规让儿童食用转基因的黄金大米进行营养学实验的事件持续发酵,虽然政府公布的调查结果将此事板上钉钉地定性为健康研究伦理和管理规范缺失的事件,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无关,但举国上下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将转基因妖魔化。

黄金大米在去年 9 月初“事发”不久,又赶上了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Gilles-Eric Séralini [1] )及科研伙伴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上发表了大鼠长期服用抗草甘膦的转基因农达玉米会致癌的研究。 这篇论文引起数百名科学家质疑,更让为数甚大的环保人士对转基因激愤填膺。如果说,黄金大米事件让从未消停的转基因话题在中国被再度炒热,那塞拉利尼发表的论文则引爆了世界科学界对转基因安全性的大讨论。相比较而言,塞拉利尼的研究在中国引发的关注并不像其在国际科学界那么大。

如果以为转基因争端的热点只是在中国或欧洲,而不是在其大本营美国,那就大错特错了。2012年11月6日,就在全世界的眼球都在盯着奥巴马和罗姆尼的总统大战时,美国第一大州加利福尼亚州也同时举行了是否强制转基因食品标示的全州公投(即 “37号提案公投”),公投的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尽管主张转基因标示者群情激昂,但加州人还是以 53%对47%的投票否决了这一与美国自愿标示转基因的联邦政策唱反调的提议。

转基因案例频发,自然也让反转基因的人士获得了大量素材,于是有关转基因的争论变得空前激烈。但在过分激烈的争辩中,很多重要的细节和常识往往被忽略;而 “没有良心”、“汉奸” 等感性词汇则成了中国反转人士对几乎一切支持和肯定转基因的人的标签,标签覆盖范围上至中国国务院领导人及农业部部长,下至我等小民。为此,也需要平心静气地讨论一下:转基因到底该不该该标示;没有充分满足公众知情权是否就意味着转基因存在着猫腻;塞拉利尼反转基因的研究到底在哪些方面让大批科学家难以接受,以及最重要的——普通读者如何基于科学常识来判断转基因的科学问题。

一、转基因的公众接受性难题:透明度、心理恐慌与经济利益

由于媒体的广泛报道和官方的介入,黄金大米现在在中国变得更加为人熟知。这种大米是科学家为了治疗那些吃不起肉、也没有能力获得维生素胶囊的穷人(也包括中国的农民)的维生素A缺乏症专门开发的。通过转基因的方法,科学家将维生素A合成的前体——β-胡萝卜素的基因导入了水稻,这些基因的产物能够在稻米的主要食用部分胚乳中富集,从而使大米带有胡萝卜素的金黄色,故被人们称作“黄金大米”。

位于菲律宾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是目前国际上黄金大米的主要研发单位。为了支持让黄金大米能更好地造福穷人,所有“黄金大米”涉及专利的所有者都宣布了放弃其专利权,这样“黄金大米”将无偿地提供发展中国家农民使用。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主持和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支持下,产品的人体营养学功能试验已按照国际通行的做法,以符合科学伦理为前提,在美国等国家的志愿者身上进行了实验。

既然黄金大米是个好东西,那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根据中国卫生部事后对此事件的调查,进行实验的中美科学家的确有违科研伦理,实验方案没有及时交由伦理委员会审核,对参与实验的儿童及其家长没有做到充分的告知义务。而质疑转基因的国人就会问上一句:既然黄金大米是个好东西,那么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本文在此处无意替违规的科学家辩护,毫无疑问,他们没有尽到告知义务——但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并不意味着黄金大米或转基因的产品就有问题。焦点在于,当转基因已经被妖魔化时,回避转基因的信息并非是因为操作者知道转基因产品有问题所以要偷偷摸摸,而是因为标示转基因会带来恐慌。

其实,这正是美国采取转基因自愿标示制度的原因。在美国,不仅转基因产品自愿标示,还禁止通过标示自己是非转基因产品从而误导消费者的所谓歧视性标示行为。

由于黄金大米事件的操作单位确实有过失,科学家实名出来为黄金大米辩护的也相对稀少,政府有关部门更是不愿意因此背上舆论压力。所以在整个事件处理过程中,中国官方机构完全没有提及“黄金大米根据现有研究已经证明是安全的” 或 “已经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产品其安全性并不比常规作物低” 这种科学界普遍认可的信息。实际上,这给了并不知情的人们进一步妖魔化转基因的理由。

不要小看这种妖魔化,也不要认为它与处理该事件的科研程序的主管部门无关。妖魔化会给当事人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黄金大米事件最终处理结果公布后不久,就有家长反映食用过黄金大米的儿童出现各种身体不适症状,部分媒体和反转基因人士就此认定黄金大米有问题。而我们知道,心理因素完全有可能造成人们觉察和强化某种不适的感觉。

黄金大米是否造成了实验食用者的 “副作用”,这需要科学的实验和诊疗来排除包括心理反应等各种其他干扰因素来确定相关性。不论是这项研究工作,还是消除受试者的心理恐慌,这都是政府主管部门不容推卸的责任。

37号提案:转基因到底该不该强制标示?

在一定程度上,科学家们在做黄金大米食用实验时的处境与转基因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者面对的情况很类似,他们都需要妥善处理公众接受性这一问题,只不过后者涉及的经济利益要大得多。这正是美国加州在进行 37号提案表决时的情形。

加州 37号提案由有机食品生产者推动,旨在让部分特例除外的所有在加州生产和销售的转基因制品都得以标示。提案的发起者声称,全世界已经有40多个国家都要求对转基因产品进行强制标示,因为消费者在消费转基因食品时具有知情权。

美国自1996 年大规模销售转基因食品以来,一直按照 FDA 的规定,不对转基因食品和作物进行强制标识。FDA 认为,检验食品安全性的关键要素在于产品本身而非生产方法,没有科学证据显示转基因产品在营养、安全、存储等各个方面与常规食品不同,按照美国当前的食品法规定,对产品的生产方式进行标识就是没有必要的。对转基因进行强制标示会导致消费者担忧其安全性而不敢消费转基因,也就是说,对转基因强制标示会导致对其的歧视。

围绕着是否标示转基因,在加州,赞成与反对的双方展开了民意争夺战。最终,要求对转基因食品强制标识的加州37号提案于2012年11月6日被否决,赞成票为 4285787,占47%;反对票为 4845291,占53% [2]

在支持转基因的人看来,这是科学与理性的胜利;而在反对转基因的人看来,这是金钱的胜利,因为反对方得到的资助(主要来自农业生物技术公司),数额要比支持方得到的(主要来自有机农业产业)多几倍。反转人士声称,37号提案的反对者能投放更多的广告,“强奸了民意”。

其实说加州的有关转基因标示的公投是 “强奸了民意”,这真是一厢情愿的想象。因为从去年底到最近,美国已经有20个州的议会在讨论有关标示转基因的法律提案,但这些提案无一获得通过。美国也有至少16万人(截止于2012年3月的数字)签名要求联邦政府像欧洲和中国那样强制标示转基因,但主管此事的 FDA 并没有支持请愿者的诉求,理由是科学证据不足及现有证据支持转基因是安全的。

毋庸讳言,包括加州 37号提案在内、美国各地多次要求标示转基因的运动,背后也都有有机农业生产商的支持。部分原因是美国有机农业的发展一直不尽人意。据美国农业部的数字,尽管有机农业经历了快速增长,但到 2008 年,仍然只有 0.51% 的美国耕地用于有机农业生产。有机作物中,除了通过有机农业方式生产的红薯(其产量超过了采用包含转基因在内的各种现代技术的常规农业),其他大部分亩产量都在常规农业的 60% 以下。在美国市场上,有机农产品经常比包含转基因的普通农产品贵上两三倍。

如果有机农业生产商能推动在美国第一大州加利福尼亚对转基因进行强制标示,必然会影响到全国的市场,而部分消费者出于对转基因的顾虑,则会转而选择昂贵的有机食品。

对转基因生产者而言,这种标示有可能带来很大经济损失。正因为如此,反对 37号提案的一方得到了农业生物技术公司的大力支持。各大转基因公司都进行了公开捐助,捐助额达到了4000 多万美元。而赞成提案的一方则只收获了800多万美元。

反对提案的一方确实大打广告攻势,正如美国大选期间,总统候选人也会在广告中烧掉绝大多数经费一样。反对提案的一方除了传播不需要强制标示转基因这一美国科学界的共识之外,还计算了如果强制标示转基因,将会在产品的生产、包装、存储、运输等各个环节增加成本,最后这些成本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正像有机农业的较高生产成本,最终会转换成较高的价格一样。

在投票前夕,代表美国科学共同体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发表了关于转基因食品标签的声明 [3] 。声明指出,现在市场上销售的转基因食品都经过了严格的安全性实验才获得批准,至今没有任何可靠的科学证据表明这些已经获得批准的转基因食品比其他食品具有更大的风险;如果强制标识,将可能导致消费者误认为转基因食品有害。

最终,强制标示转基因的提案在加州被否决,这意味着今后在美国销售转基因食品可以继续不用强制标识。

金钱收买了民意?

像其他反对转基因的声音遭到驳斥时一样,强制标示转基因的 37号提案在加州被否决后,互联网上充满了对“金钱强奸民意” 或“利益集团收买科学”的指责。

但如前所述,支持与赞成 37号提案的双方都代表了特定的经济利益。没有理由认为花钱多的一方就一定比钱少的一方理亏,何况,钱多的一方背后还站着 FDA 与 AAAS 等权威监管机构与科学组织。

而认为支持转基因、反对强制标示的一方钱多就 “强奸了民意”,这种看法更是完全低估了普通消费者或选民的智商。假如加州的选民认可转基因是不安全的,仅仅是因为怕多花标示造成的额外支出而选择反对 37号提案,那不就等于说,加州百姓明确承认自己命贱,为了节约一点钱而甘愿让自己吃下转基因 “毒食” 么?

实际情况是,加州百姓的智商没有那么低。他们大多数人选择投票反对标示转基因,是因为像在美国其他地方一样,普通百姓相信政府和科学界对转基因安全性的权威结论。因为转基因是安全的,何必一定要标示,何况标示还要多花钱?

二、用理性与常识判断转基因的争论

关注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人们,对法国卡昂大学(University of Caen)的教授塞拉利尼(Gilles-Eric Séralini [1] )不会陌生,因为他过去就有多项针对转基因安全性的研究,这些研究每次都会成为热点——既是一些环保组织怀疑转基因的证据,也是大多数科学家质疑的焦点。

这一次,塞教授引发广泛关注和辩论的研究——大鼠长期服用抗草甘膦的转基因农达玉米会致癌——也是引用率的“明星”。(继续阅读

作者简介:

贾鹤鹏,著名科学评论者,中科院《科学新闻》杂志前任总编辑,现为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科技政策专业在读博士。

内容注释:
[1] (1, 2) Séralini, G.-E., et al. (2012a) Long term toxicity of a Roundup herbicide and a Roundup-toler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Food Chem. Toxicol.
[2] 投票结果网址
[3] AAAS (2012) Statement by the AAAS Board of Directors On Labeling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文章图片: IRRI Images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