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亿!天津大学博导涉嫌诈骗投资,校企合作该注意哪些法律问题?

  文艺
摘要:詹春丽(i律师副主编)最近,一条“商人投资2.6亿元被骗:天津大学技术团队学术造假”的消息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到底怎么回事? 王增良原是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2年,

詹春丽(i律师副主编)

最近,一条“商人投资2.6亿元被骗:天津大学技术团队学术造假”的消息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到底怎么回事?

 

王增良原是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2年,公司准备转型,寻找项目时听说天津大学教授张卫江有一项硼稳定同位素分离技术。多年来,天津大学化工学科综合排名在全国名列前茅,张卫江学术地位也不容小觑。于是,他出钱、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出技术,合作生产硼同位素产品,为此,王增良先后投入2.6亿元。

 

然而,在2015年8月时,天津一家名为锟桥创业投资的公司起诉天津大学违反约定,向山东重山集团、中邯硼业转让10B同位素量产技术。王增良如梦方醒,发现天津大学该项目不仅违规涉嫌骗取多家企业投资,且技术尚不成熟,根本不具备成果产业化的充分条件。于是,卡布尔提起与天津大学有关方面合同纠纷仲裁的申请,但至今没有得到张卫江教授方的有效回复。而南新区经济发展局却限其3个月内按合同约定实现达产达效,否则一切法律后果自负。王增良欲哭无泪,说:“政府可以强制我履约,我却没能力让天津大学有关方面履约。”

 

校企合作,本是应社会需要,与市场接轨,将实践与理论完美对接,是学校与企业资源、信息共享的“双赢”模式,但是如今却演变成一场倾家荡产的骗局,着实引人深思。细细分析王增良与天津大学化工学院的整个合作过程,其实有很多细节都值得推敲,并涉嫌违法。

 

1、甲乙双方前后不一致,合同无效

 

 

2012年7月31日,卡布尔与天津大学有关方面签订了《技术转让合作意向书》,双方约定:天津大学有关方面负责提供25吨/年硼同位素工业化生产和50吨/年硼同位素产业化设计及工业化生产技术,卡布尔负责建成该项目的产业化装置。

 

2013年4月28日,中邯硼业、天津大学(化学工程研究所)签订《技术开发合同》,约定双方共同参与“中子防护功能材料的研发及产业化设计”项目,同样是中邯硼业出资金,天津大学有关方面出技术。

 

同一天,中邯硼业、天津大学有关方面签订《补充协议》,双方商定,中邯硼业与天津大学有关方面签订了《中子防护功能材料的研发及产业化设计》,为更好地履行上述协议,废止原由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杨建华)与天津大学有关方面签订的《2.5吨/年硼同位素产业化设计》意向书及合同。然而,这是一份没有法律效力的合同。

 

根据《合同法》第61条,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但是,既为补充协议,那么必须是原协议的当事人各方签订补充协议才行。

 

与天津大学方签订《2.5吨/年硼同位素产业化设计》意向书及合同是河北卡布尔碳素制品销售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为杨建华,与天津大学方签订《补充协议》废止《2.5吨/年硼同位素产业化设计》意向书及合同的是中邯硼业,其法人代表为张永朝,显然两份合同的甲乙双方不同,后者的废止协议自然无效。

2、技术合作需鉴定,没有专利就没有保障

 

 

天津一中院开庭审理天津锟桥创业投资公司提起的诉讼时,张卫江向法庭坦承,结项报告中3项专利的实际发明人是梁璐,几个专利与这个项目结项没有关系,其团队在关键问题上进行了作假,而评定专家根据其作假内容作出了从认为技术尚不成熟到“中试”成功的认定。

 

根据《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行为人张卫江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其欺诈行为使王增良等产生错误认识,涉嫌构成诈骗罪。

 

在此郑重提醒与高校进行技术合作的企业,在购买专利或者签订协议前,必须谨慎判定。根据《合同法》第324条,技术合同涉及专利的,应当注明发明创造的名称、专利申请人和专利权人、申请日期、申请号、专利号以及专利权的有效期限。所以,各企业对合作的技术一定要进行细致的评估和鉴定,对转让的专利一定要在国家和组织的专利管理机构官方网站进行专利检索。避免技术不成熟带来的风险,以及已经支付了转让费用但是最后却没有拿到专利证书的情况,力求将风险最小化。

 


3、信任是合作的基础,但法律是最终保障

 

 

在与天津大学技术项目的合作过程中,王增良对异样并非毫无察觉。合作前疑惑中试既已成功,为何还要搞一个中试基地的落成典礼?技术转让合同签订一年后,张卫江的技术中试乃失败的消息不断传来……但是这些疑虑最终都被信任化解,他了解到,多年来天津大学化工学科综合排名在全国名列前茅,张卫江学术地位也不容小觑,况且每一份合同上都有天津大学的盖章。“技术团队挣钱,企业才能跟着挣钱,我信任学校”

 

就是这样没有原则的信任,让王增良忽略了考察、验证等校企合作该有的法律流程,最终身陷困境。信任的确是合作的基础,但是法律才是合作最重要的保障。

 

一般来说,完成中试试验后,基本就可以量产了。但是依然会存在失败的风险,合作方应该继续研究这里面可能存在的问题,然后再考虑如何扩大到大生产,更何况此案例里的“中试成功”还有待认定。

 

目前,我国高校绝大多数科技成果并未真正地转化成生产力,而企业又需先进的生产技术以便更好地发展。因此,校企合作将高校的科技成果与市场需求对接,能有效地促进科技资源整合,提升科技创新水平,实现双赢,成为诸多高校和企业创新发展的不二选择。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合作双方更要时刻绷紧法律这根底线的弦,明确双方责任,签订合法协议,流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要谨慎,莫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