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冲动是魔鬼

  心理

大多数人看来,性冲动乃为人生中一大幸事,是一个人的性能力的体现方式之一。可问题是,当你已经力尽精疲,想跟冲动说“明天见”的时候,它却非要跟你“天天见”,“时时见”,甚至可能在某些不当场合随时“造访”你,这样的冲动,真的就是魔鬼了。

2001年,美国新泽西罗伯特•伍德•约翰森医学院性与性关系健康中心主任桑德拉•雷拉姆(Sandra Leiblum)首先发表了有关持续性生殖器唤起紊乱(PGAD,Persistent Genital Arousal Disorder)[1]的文章,他对这一症状的定义为“没有任何性欲望的强烈的生殖器充血感觉”[2]。

PGAD症的冲动不同于一般的性冲动,因为这种冲动并非由欲望所致,没有任何身心上的愉悦感,更要命的是,它甚至根本不受思想的控制,而且发作频率极高,持续时间可能是几分钟,也可能是几小时甚至几天,总之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由于长时间没有得到人们的关注,持续性生殖器唤起紊乱有各种称呼,比如持续性性唤起症(Persistent Sexual Arousal Syndrome),生殖器不安症(Restless Genital Syndrome)等等。据说,在美国即将于2012年公布的新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将会收录持续性生殖器唤起紊乱,对同一症状的不同名称也可能会有所统一。PGAD这一名字消除了人们长期以为这一症状是性病表现的误解。[3]

PGAD可能发生在各个年龄段。一篇于2006年发表的文章称,自从2001年PGAD这一症状报告出现以来,大约有400名女性被确诊患有这一疾病[4]。而事实上,也许很难统计具体的患者人数,因为很多人可能感到难以启齿。

没完没了的冲动,无影无踪的高潮

PGAD可能完全摧毁一个人的生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性患者这样描述了自己的情况:当她在中学的时候,本来好好地坐在座位上,突然就“激动”了,高三时候,她在一天内能感觉到100-200次的冲动,以至于她不得不在课间休息的时候在洗手间DIY来释放冲动的压力。

大学之后,这一问题影响到了她的学业和日常生活,以至于她大学延期毕业,甚至在看电影时都不得不出去释放两次……由于受够了性冲动的折磨,她只希望享受被男朋友拥抱的感觉,而并不想做爱。[3]

PGAD可能严重的影响家庭关系。患者珍妮•艾伦(Jeannie Allen)是最早报告这一症状的患者之一,艾伦不想让丈夫感到压力,于是欺骗丈夫说她过得不高兴,两人就这样离婚了[5]。

另一位患者海泽•戴尔曼(Heather Dearmon)则确确实实让丈夫汗颜,丈夫曾经尽力满足她的性冲动,但是最终“败下阵来”。对她来说,自慰没有什么性快感,只是为了释放百爪挠心般的痛苦。戴尔曼甚至无法进行正常的社交活动,因为她不得不随时准备应对突如其来的“状况”。[5]

让患者闹心的还有社会的误解以及医生的无能为力。戴尔曼在看了一连串妇科医生以及精神医生之后,觉得自己的情况反而更糟了。心理学家认为她可能是性心理受到了过多的压抑,甚至建议她换换口味,验证一下自己是不是喜欢同性……而她的护士竟然说,我倒真希望跟你一样天天有自慰的冲动。可见,人们对这种病的患者有多么不理解。患者南希•布朗(Nancy Brown)的精力难以集中,自己陷入了严重的抑郁中,在持续的失眠之后,怀着对家人的极度愧疚,她甚至想过自杀[4]。

在2002-2006的5年中,美国费城公众与性健康研究院(Public and Sexual Health Institute of Philadelphia)性内科主任苏珊•克劳格(Susan Kellogg)诊断出5位患有此症的患者,这些患者保持着稳定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关系,所有患者都承受着巨大的肉体和心灵的折磨,没有任何的性渴望或者性幻想。[4]

治疗手段五花八门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够的医学研究证实到底是什么方面的问题引发了这一疾病。自从2001年以来,雷拉姆一直在收集相关的材料,但还没有足够多、可以做医学研究的患者数量,患者只能都被作为个例进行治疗。虽然性行为可能是最直接的缓解冲动的方法,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根据雷拉姆的研究,通过性行为获得短暂的缓解之后,冲动的感觉反而可能有所加强。

不了解疾病的原因,治疗起来就格外纠结,比如上文提到的南希,就尝试了几乎所有可能有所成效的治疗方法,包括药物,神经减压手术以及42次电击治疗,现在这些治疗的负面效应(比如健忘、失忆)已经开始显现,但是持续性的性唤起却没有丝毫缓解的迹象。[4]

对于前边提到过的戴尔曼,抗抑郁药物帕罗西汀(Paxil,这一药物同时可能降低性欲)减轻了这一症状对她产生的影响[4]。她自慰的次数也从2天自慰1次减少到7-10天1次。也有病人称服用了稳定情绪的药物双丙戊酸钠(Depakote)之后,症状有所缓解[5]。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系(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San Diego)乔安娜•柯尔达(Joanna B. Korda)的研究中,化学药物瓦伦尼可林(Varenicline)可能能够降低发病频率[6]。

然而,一种药物可能并不适合于所有PGAD的患者。在雷拉姆的研究中,一些患者甚至认为服用抗抑郁药物成为了他们发病的诱因[5]。

女性性健康基金会(The Women’s Sexual Health Foundation)的执行理事丽莎•马丁内斯(Lisa Martinez)直言,现在还没有确定治疗此症的有效药物,她特别提醒有此种困扰的女性朋友谨慎采用诸如电击疗法等在内的特殊疗法[5]。

男人就能高枕无忧吗?

从2001年起,研究者们报告的都是女性患病案例,不过男人们可别得意,后来马塞尔•瓦丁格(Marcel D. Waldinger)等人首次报告了男性发病的案例,情况也是相当的闹心。其中一个案例是这样的,患者从34岁开始出现无意识自发射精的情况,射精可能出现在工作中,开车回家的时候,甚至体育锻炼的过程中!

在这些时候,患者都会感到射精的冲动非常强烈,但是只能射出很少量的精液。而且关键问题在于,射精时患者并没有感到性高潮,也没有勃起。这情况每天可能会发生1-3次,伴随着阴茎躁动不安的感觉。在射精之后的1个半小时左右,他又会感到射精的冲动。(要整天这么整,难不成要精尽而亡?)[7]所以,爷们们也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编辑的话:PGAD这事,充分地证明了“过犹不及”这话的意义啊……

了解更多:

[1] Persistent genital arousal disorder

[2] Taylor & Francis Online Persistent Sexual Arousal Syndrome A Newly Discovered Pattern of Female Sexuality –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 Volume 27, Issue 4

[3] The woman who can’t stop orgasming

[4] Unrelenting Arousal — Rare Sexual Disorder Plagues Women

[5] Never Satisfied: The Curse of Persistent Sexual Arousal Syndrome

[6] Persistent Genital Arousal Disorder: A Case Report in a Woman with Lifelong PGAD Where Serendipitous Administration of Varenicline Tartrate Resulted in Symptomatic Improvement

[7] Stronger Evidence for Small Fiber Sensory Neuropathy in Restless Genital Syndrome: Two Case Reports in Males

了解更多:

患者珍妮•艾伦为PGAD开设的网站

下载知性APP 你可以做得更好

更多相关讨论,点我访问知性社区(原果壳性情)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