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公司拍的视频,是打算去各种电影节拿奖的|创始人说

 


和超过 10 家视频相关创业公司聊过之后,我们决定告诉你们它们各自在想什么。这是第三篇,界面的“箭厂”。

从今年 7 月开始,“界面”就一直在频繁地提起“原创视频”。

界面是上海报业旗下的新媒体项目之一, 2014 年由《经济观察报》、《第一财经周刊》的创办者何力、华威创办。两年过去,这家国资企业由刚组建时不到 20 人发展到现在 400 多人,是业内规模最大的机构新媒体之一。

它们几乎什么都做,两年来,界面的内容频道从 5 个增加到 27 个,除了新闻,界面还涉及了时尚电商、互联网金融、职场社交以及付费问答平台。

同是今年 7 月,它对外宣布获得 3 亿元 B 轮融资。7 月 9 日,界面发布了第 17 篇《致用户》。这封《致用户》 的主题关于视频:“说好在视频上投的一个亿,现在交给你来花。”这意味着,界面打算拿出融来的三分之一资金来开始这项新业务。

按照界面执行总裁华威在《致用户 16》中的说法,巨大的人力成本使界面一直无法下定决心做视频。但“越来越清晰的趋势”以及中石油旗下昆仑信托及时的 3 亿元投资,让界面分别建立了一支名为“箭厂”和“酷乐志”的团队。

“箭厂”以北京一条胡同命名,首先放出了一支号称成本 772 元的“界面广告片”。他们直言模仿了 DirecTV 《别再看有线电视了》颇为有趣的广告创意,虽然成本低,但片子制作挺精良,演技也自然,“不输八线明星”,播放量也有几十万。与箭厂同步启动的酷乐志,因为“队伍人手不够”,在 11 月底才发布第一集视频。

界面称,他们对箭厂的期待是:他们希望能填补市场上已有视频的坑,不仅仅满足好奇心,又能观赏愉悦,还能填补“新闻价值、社会价值和视觉价值”这个坑。

华威认为,箭厂是“严肃”的,不像广告片那样自娱自乐。箭厂总制片人钟伟杰称之为“新闻基因”和“态度”,他在接受《好奇心日报》时反复提及了这几个词。

“我现在就是去看有什么,我就不去拍那个。”

对界面来说,箭厂无疑是最有前景的项目之一。它是以界面下属的六大板块之一的角色出现的,也是界面视频版块的头发子弹。到目前为止,它的兄弟品牌酷乐志未激起什么水花,另一个娱乐栏目尚在孕育之中。

10 月 20 日,箭厂发布了第一支视频。按照每周一次更新的频率,现在箭厂已经出了 10 集短视频。

这些短视频以人物特写故事为主,拍的是在国内颇具争议的草根明星 MC 天佑、庞麦郎,也有所在领域令人好奇的人物,比如“华尔街的执业风水师”、 “纽约的 Gucci 男模太极大师”、“川普华人助选团长”,还有因为“张士超”和“感觉身体被掏空”而大热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他们也拍一些有趣的小片子,比如他们让 Siri 跟北京龙泉寺的一名“机器僧”贤二做了一次采访。这部片子还成为了龙泉寺每次接待外宾或领导视察时必放的视频。


箭厂的总制片人钟伟杰正在决定着这个视频产品初期的模样。

他和大部分传统媒体人转型做短视频不同,有电影制作背景和丰富制片的经验。今年 7 月到箭厂以前,钟伟杰曾当过三年 Vice 中国制片人。Vice 那集《玉林狗肉节》让他和搭档 Joshua Frank 的名字被更多人知道——目前还在 Vice 工作的 Frank 是我们下一位要采访的对象。

进箭厂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钟伟杰的个人理想:

“界面说是挖角,好听一些。但其实我是先离开想做一些长片,也在跟夫人(郭蓉菲)申请一些项目拍长片。后来我跟界面聊到这个事,我觉得他们想做的事业挺有挑战性。就参与进去。我觉得我在 Vice 挺长时间了,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吧。”

除了钟伟杰和曾经获得学生奥斯卡银奖的郭蓉菲,其他几位制片人——按照钟伟杰的话说——他们都还很新。

这些人并不需要管怎么投入产出和商业化的事。钟伟杰认为,箭厂团队就像记者或是内容创作者。一般情况下,内容生产者需要思考的事情很简单:在现有条件下,生产出最好的内容就好。

最多再加上一个:究竟怎样的视频才能“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这句话是界面的宣传语。钟伟杰说,他反复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箭厂是在界面的框架下运行的。

不过,最直接的是,你能在箭厂的作品中看到钟伟杰老东家 Vice 的影子,比如它讲故事的态度和方式。另一名制片人郭蓉菲也曾经与 Vice 合作拍摄过“仙女王守英”的纪录片。

已经 20 多岁的 Vice 依旧被视作“反叛”“地下”的亚文化代表。他们通常的话题是朋克、滑板、死飞这些硬核玩意儿。最近他们的得意之作是一个关于亚洲转性别者的长纪录片。两年前,因为一部特写陈冠希“嘻哈生意“的纪录片,这家媒体在中国有了更大的影响力。

Vice 杂志封面

但钟伟杰解释说,箭厂绝对不是第二个 Vice。“我不是要赢他们…你不能去傻抄,因为你抄他们的话,都不止是第二了,已经排到第四第五了。做一个第四第五的抄袭者其实没什么意义。”

箭厂的做法是,他们不太像 Vice 拍摄边缘文化挑战主流文化的题材,但你可以在箭厂的视频中看到两股甚至多股矛盾力量的对话,哪怕是一部三分钟的小片子:

中央美院壁画系学生受村委会邀请,在北京怀柔的大水峪村利用墙绘对村庄进行形象改造。尽管看起来简单,但农民和学生陡然因为政府干涉“狭路相逢”的故事核心让这支本就紧凑的视频有了戏剧冲突。


回想一下那些“生活美学”短视频,它们中的大多数故事核心在于“一个人安静地在喧嚣世界中做点什么”。箭厂的内容就显得很不一样。

“中国好点的寿司师傅都被拉去拍视频了,一碗红烧肉被拍了一百遍”。钟伟杰说,“大家都在做所谓的短视频,我们的出发点不太一样,他们在用很营运的方式去做……能做得快是因为他们的格式。我的立场是不希望一开始就套用一个格式。”

箭厂选题的方法简单粗暴,听起来有点儿 Vice:“我现在就是去看有什么,我就不去拍那个。”

选题的确让箭厂的片子获得了不少关注。在腾讯视频上,每部片子的平均播放量有 10 多万。如果不考虑界面平台的影响力,和其他团队的片子作对比,成绩不错。最受欢迎的片子是他们的首发视频,一支关于 MC 天佑的纪录片,在腾讯视频和秒拍的播放总量将近 100 万。


天佑是 2016 年,中国的网络直播平台野蛮生长最具代表性的主播之一,他在 YY 和快手这些直播平台上,因为“接地气的喊麦”以及“狂傲的姿态”而获得一大批自称“佑家军”的拥趸。

有网友认为 MC 天佑“太 low”,但人们喜欢看这类有争议的草根明星的报道,尤其是放在一个被认为偏“精英”的平台上。此前 GQ 关于他的报道《追踪三个月,看 MC 天佑如何统治直播江湖》,在微信上阅读量早已超过 10 万 +,围绕着他的故事折射出整个行业的发展。

如果说 GQ 的报道是关于天佑如何统治线上直播,箭厂关于天佑的视频则像是一篇续写:线上爆火的 MC 天佑希望摆脱对直播平台的依赖,开始寻找线下成名之路。

这支视频投放的其中一个渠道“开眼”中,赞同数最高的一条评价来自“伯纳乌网瘾少年”:“本来挺反感,看了这期之后觉得文化的多元正是来自包容。不可能所有人都在豆瓣知乎里逛,也不可能所有人都知道知网,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的存在是合情合理的,只是不必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总得有人考虑成本支出和回报的问题

华威曾经豪气地说,要在视频上投资一亿元。它们的去向是哪?

至少,我们能够确定的是,这笔钱不会一次性投入视频,箭厂也不是唯一能花这笔钱的地方——除了箭厂,参与花大钱项目的还有生活方式栏目“酷乐志”,以及即将推出的娱乐类内容。

看起来,这一亿元更像是吸引英雄入毂的保票,或是界面向投资人及外界传达“我要在这方面费大功夫”的讯息。

我们先来简单算一笔账。

在视频行业中,视频制作本身的花费并不会太高。钟伟杰说,算上差旅和外聘人员,箭厂每部片的平均成本大概在 3-5 万——在短视频行业中算是相对高的水平。

整个制作过程中,设备、人员才是漫长的投入。

设备的购置上,界面已经花掉 100 万。考虑到一年半到两年半的更新频率,但五年内,界面花在添置设备或更新上的钱顶多在 300-400 万左右。

人员成本是大头。他们在与一些外部人员合作,川普华人助选团那支视频就是箭厂与外聘人员合作的片子。与梨视频或是财新“世界说”的拍客不同,箭厂的合作人员以及故事本身还需要经过钟伟杰的考量:

“拍摄川普那个片子的团队在纽约。制片人我以前就认识了,比较相信他的能力。他给我一个故事,我们讨论出来就知道这个人可以拍。我看重的是不同人关注的东西。比如他的想法,他想要拍这个,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都尽量放手给不同人去拍。”


按照目前的规模,全职员工与外聘人员加起来,每个月会花费 30-50 万元。即便明年团队扩充计划会让人员扩大一倍的话,花费数字也在 100 万元左右。

一年满打满算花掉 2000 万,如果实际的投入和声称的 1 亿元没有相距甚远,那这笔钱够界面几个团队烧上 5 年。如果加快投入,也许时间会更短。

界面要拿什么来收回这些成本呢?

钟伟杰认为老东家 Vice 的做法依然值得借鉴。与其他短视频团队或公司想要通过视频打造电商产业链或是给品牌商拍广告赚制作费不同,Vice 的收入依靠赞助商内容。

“他们的客户都是 sponsor,内容不会像一个广告,可能有一点点露出,但会是比较自然的状态,不是为了做一个广告而拍广告。这种商业合作是我们比较接受的。”钟伟杰说。

不过,目前箭厂依旧处在烧钱阶段,另一个盈利方式看起来更加“肉眼可见”的酷乐志则仍未激起太大的水花:除了一支讲精酿啤酒的首发视频阅读量近万以外,其微信公众号上的阅读量只有几百上千。

要稳定出片,也要把视频送去电影节

除了在全渠道投放视频以外,箭厂还在拿自己的作品投向各个电影节和影展。箭厂最近一期视频“盲人足球队”已经入选美国 Slamdance 电影节,将于明年在美国的两个城市影展中放映。

钟伟杰称箭厂的视频为“作品”,而不是像其他团队那样,只是一个产业链条上的“产品”。他觉得,不少在 Buzzfeed 上的片子已经不算是视频了,更像是动态的 PPT,他们追求量产,走的是资本运作路线。

因为不希望在一开始就固定格式,箭厂还无法将视频当成一个产品量化生产。从 7 月开始组建团队到 10 月发布首支视频这段时间,箭厂拍了 5 部片子,平均产出一个视频的时间是 2-3 周。

要快速出片最直接的办法是扩大团队。箭厂也在招更多人。《致用户》宣布完成 B 轮融资的同时,提到了将组建一个超过五十人的拍摄团队。这里就会产生一个矛盾:扩大团队的办法可能更适用于那些使用固定格式的内容制作团队,他们也更容易把一部分的工作外包出去,或者搭建一个庞大的流水线。

箭厂目前提高产量的做法是,在那种“特稿式”视频中,掺杂一些比较简单短小的视频。从视频的长短看,箭厂有 3-5 分钟以内的短片,也有像 MC 天佑或是川普华人助选团那样 10 分钟左右的片子。

钟伟杰正要求箭厂团队内的成员“尽快变成一个专业制片人”,尽管他没有给出具体的培养计划。

关于“箭厂”的一些其他细节

Q:Qdaily

A:钟伟杰

Q:箭厂播放量最大的渠道是?

A:暂时比较稳定的是微博上的平台,秒拍。现在每期基本上有很稳定的观看量。其他是看个别题材。

很有趣,在不同 app 或平台有不同的观众群。像龙泉寺那个小片,在开眼上成绩就非常好,很贴近他们人群的感觉,就有点可爱、有点知识性,制作水准也高,看了也很有趣。

Q:最受欢迎的片子是?

A:最受欢迎的片子是天佑。不过那个片子是因为天佑本身有很大的粉丝群。包括川普华人助选团和龙泉寺的片子也得到很多关注,这几个我觉得都差不多。

跟预期挺接近的。比如说拍天佑,我肯定知道他粉丝多,心里有个底在。剩下的就看其他观众怎么看这个东西,所以我对这个是更有兴趣的。

我们还拍了一个小片,壁画村。你在播放前,也会知道它不是那一种比较能爆发的,也不是能引发激烈讨论的东西。但是它也是好的。

我其实更喜欢看评论。天佑那个很多粉丝吵来吵去,川普那个就很有趣,分为好几种人对这件事的看法。

他们在微博下面会聊起来,但最终聊着聊着很难避免吵架。我做的过程里面发现,现在很难得的是有一个,观众能发表自己看法并讨论的题材,这样的视频一直以来都不多。因为我们中国观众的习惯吧,中国网民比较喜欢骂,很少理性地讨论。但这部片我觉得激起了一点。

Q:怎么看待短视频的先行者?把箭厂放在怎样一个位置?

A:他们很成功,像一条二更他们的水准其实都很高,拍一些小物。但是虽然大家都在做所谓的短视频,我们的出发点不太一样,他们在用很营运的方式去做。

包括梨视频,他们是在做整套的产业链的方式的想法去做。但我们说白了有点像记者,内容创作者。

Q:你们现在保持周更新,未来会加快节奏吗?

A:“一条”他们能做得快是因为他们有格式。

我的立场是不希望一开始就套用一个格式。因为我们是初期,我希望那些创作者来到这边后,他有很大的空间去想象这部片怎么拍。如果是这样做的话,就很难量产。

我们现在的目标也不是量产,是每一部的精致度,能显示我们的思考,不想做太格式的东西,不想先套住制片人,发挥他们的想法和创意。我只会抓大方向,制片人创作的时候非常自由。

题图来自:pixabay

 

10 Comments

  1. CDeysDad 2016年12月20日 at 上午3:07

    vice出来的人做选题还是很敢的……一定要有人出来做比“生活”更大、更多元、更复杂的“文化”命题的

     
  2. zclyang 2016年12月18日 at 下午10:46

    一直在用界面

     
  3. 城与别 2016年12月17日 at 下午12:50

    知了青年 打错了

     
  4. 城与别 2016年12月17日 at 下午12:50

    箭厂视频感觉无论从摄影还是深度都不够,个人觉得国内视频厉害是 一条 和了不起青年

     
  5. 25℃ 2016年12月16日 at 下午10:07

    视频真是个烧钱的玩意儿

     
  6. 颂黎 2016年12月16日 at 下午7:48

    感觉有点理想化

     
  7. 半田奈瑠 2016年12月16日 at 下午7:31

    刚在微博看完再南京的日本人,确实拍的不错挺有感触的,转发量惊人

     
  8. momogogo 2016年12月16日 at 下午7:13

    这不就是业余拍摄人士试错资金吗?

     
  9. 燃烧吧哈塞 2016年12月16日 at 下午6:51

    厉害了 不过我好像看到了什么应该打**码的东西

     
  10. 海枫 2016年12月16日 at 下午5:07

    感觉比前两家短视频公司靠谱一些,至少内容选题上有看头。前面两家主打的还是生活方式和相关人物,但生活方式、人物短视频领域一条、二更已经处于领先状态下,再去做如何能做得比他们更好呢?至少模仿是很难超过他们的。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