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一堆地标建筑的伦佐·皮亚诺,谈了谈建筑学以及什么是美 | TED2018 现场报道

  互联网


建筑学就像一场冒险,美则是人类共通的语言。

“建筑确实令人惊奇,当然。”

这是建筑师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站上 TED 演讲台的第一句话,这句开场白是为了呼应本次 TED 大会的主题:惊奇年代(Amazing Times)。“建筑学令人惊奇,因为那是一种艺术,它并不由科学的进展驱动,而是被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所驱动,被我们身处的社会所驱动。”

而建筑师的生活同样令人惊奇,你首先得成为一名人本主义者,接着,你要成为一名建设者,因为:“建筑学就是一门关于为人类遮风挡雨、为社群建造居所(shelter)的艺术。而这并不容易。”

而每一个社会都不一样,这个世界一直在变化,大多人对此毫无察觉。

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1971年-1977年,他与理查德·罗杰斯共事,期间最著名的作品为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1998 年,他获得了第二十届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Prize)。2012 年完工的伦敦碎片大厦(The Shard),则是他近年来最为人所熟知的作品。

而伟大的建筑都是为了更好的世界而生,不属于任何流派。”他说。皮亚诺设计了大量开放的公共空间,让使用者可以在其中待更长时间。同时,他也是运用光与影的大师,大面积的透光玻璃与自然采光,是其作品的特色之一。

《纽约时报》总部大楼

建筑学并不仅仅是回答社会的需求,同时也要回答这个社会的渴望,为之激发灵感,它提供的远比一个屋顶更多,它还讲述着居住在这件艺术作品之下的人类的故事。

以伦敦碎片大厦为例,当时的伦敦市长希望在公共交通枢纽地区建设高密度建筑,但不希望增加交通的负担,皮亚诺设计了那座 300 多米高的建筑,那就像一座垂直的城市,以一个高耸的金字塔形状伫立在火车站旁,最终消失在天际线里。

伦敦碎片大厦(The Shard)

“美就像是一只小鸟,如果你试着去抓住它,它就飞走了,因为你的胳膊不够长,在每一种语言里,‘beauty’都不仅仅是美的意思,也意味着‘好’。”在演讲的最后,皮亚诺解释了对“美”的定义,因为建筑学的最终要义,是成为“美”之所栖。

这一段关于城市的探讨发人深省,他说:“真正的美,是让‘看不见的部分’加入‘看得见的部分’之中,这需要科学、好奇心的帮助才能达成,为这样的‘美’设计建筑,我们才会有更好的城市,有了更好的城市,我们也才会有更好的城市居民。”

皮亚诺今年 80 岁,当主持人克里斯安德森问起他年轻时怎么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他说:“你年轻的时候你并不知道自己年轻,发现自己是年轻人其实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美是人类共同的信仰,我很难说美一定会拯救世界,但是美是一种宇宙通用的语言。”皮亚诺在最后补充道。

文内图来自 Architectural Digest

4 thoughts on - 设计一堆地标建筑的伦佐·皮亚诺,谈了谈建筑学以及什么是美 | TED2018 现场报道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