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被忽视疾病”得到应有的重视

  医学, 评论

Amaranth/译)尽管这世界上有超过10亿人口受它们困扰,它们却被称为“被忽视疾病(neglected diseases)”。因为它们几乎没有吸引到公众的注意,并且缺少研究资金投入。然而,这些疾病即将在全球蔓延。因此,许多医生呼吁公众重视这些疾病。

你八成听说过疟疾、艾滋病、肺结核、埃博拉,但是你听说过鞭虫病、盘尾丝虫病、美洲锥虫病吗?恐怕没怎么听说过吧。因为它们是被忽视热带疾病(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NTDs)。这些疾病包括寄生虫、病毒,以及其他一些缺乏了解与研究的疫病。绝大多数被忽视疾病发生在热带地区,主要影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贫困人口。但是这些疾病在将来会成为世界性问题——气候变化会扩大热带的范围,因此也会扩大这些疾病的传播范围,同时人类文明之间的联系也会越来越紧密。

美洲锥虫病的昆虫病媒属于锥蝽臭虫,它携带可致病的克氏锥虫。图片来源:madmikesamerica.com

全球超过14亿人受到被忽视热带疾病的影响,其中很多患者每天的收入低于1.25美元。被忽视疾病包括一些在发展中国家最常见的感染,而且是造成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人民慢性致残的主要原因。这些疾病不仅限于贫困的热带地区,其中一些疾病也是,或曾经是,美国、欧洲南部和土耳其的流行病。

被忽视疾病很难吸引公众、企业、学术界和媒体的注意,但是它们会造成严重的健康问题和沉重的经济负担。除了每年造成数百万人死亡以外,它们还会导致失明、严重的消化问题、发育不良、贫血、认知障碍和妊娠并发症。另外,许多患者还同时患有两种或多种被忽视疾病,这使得问题更加严重。

今年早些时候,比尔盖茨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很好的阐释:“如果把所有被忽视疾病看成一种病,那它的影响就与那些严重疾病一样巨大。总体来说,人们的负担十分沉重。”

的确,这是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需要世界的关注以及细致全面的解决方案。

鲜为人知的被忽视疾病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报告,被忽视热带病有四种不同的致病病原体:病毒、原生动物(单细胞真核生物)、蠕虫(寄生虫)和细菌。WHO已把17种被忽视疾病列入优先处理名单,共有149个国家受这些疾病影响。

  • 病毒:登革热、狂犬病;
  • 原生动物:美洲锥虫病、非洲人类锥虫病(昏睡病)和利什曼病;
  • 蠕虫:绦虫病/囊虫病、麦地那龙线虫病(几内亚蠕虫病)、棘球蚴病、食源性吸虫感染、淋巴丝虫病、盘尾丝虫病(河盲症)、血吸虫病和土源性蠕虫感染;
  • 细菌:布鲁里溃疡、麻风(汉森病)、沙眼和雅司病。

其他被忽视疾病还包括:慢性化脓性中耳炎、足分枝菌病、点头综合征、象皮病、疥疮、蛇咬伤以及类圆线虫病。近期的一项被忽视疾病研究列出了以下七种最常见的被忽视热带疾病:

1. 蛔虫病

蛔虫病是最常见的土源性蠕虫感染,世界上有10亿人口受它影响。这些大型蠕虫(长度可达10cm)会肆虐人的肠道,尤其是当它们数量增加时。这会导致儿童出现严重的营养不良,从而影响处于发育关键期的儿童的学习能力。和所有的土源性蠕虫一样,蛔虫生活在被人类粪便污染的土壤中。但是,感染蛔虫的症状并不明显。

2. 钩虫病

钩虫困扰着6.5亿人口。与蛔虫不同,它可以通过皮肤传播——并不需要吃下受污染的食物,只要皮肤接触受污染的土壤上就能感染钩虫。感染钩虫的人会因为身体慢性失血而导致贫血。

3. 鞭虫病

鞭虫病也是一种土源性蠕虫感染,7亿人口受其影响。这种寄生虫的大小介于蛔虫和钩虫之间。当寄生虫损伤肠壁时会出现症状,最终导致营养不良。

蛔虫、钩虫和鞭虫这三种土源性蠕虫常常同时感染同一个人,所幸通常也可以用同一种药治疗。

热带和亚热带地区高发的鞭虫病。图片来源:ym.edu.tw

4. 血吸虫病

血吸虫病也是一种寄生虫病。感染途径是接触被带有寄生虫的钉螺污染的淡水。血吸虫在人体内和钉螺体内繁殖,会引起皮肤、肠道和膀胱的症状,全世界有大约200万人患病。血吸虫病与土源性蠕虫的生命周期、影响的人体器官略有不同,不过,它经常与土源性蠕虫被分成一类,因为它的患病率非常高,而且,这4种寄生虫感染主要原因都是当地缺少卫生间造成的易感环境。

关于血吸虫病,还有不那么有趣的冷知识:在古埃及和20世纪之前的其他一些地区,由血吸虫导致的血尿被人们当成男性的月经。因此,血尿成了男孩长大成人的仪式。

5. 淋巴丝虫病

这是一种由线虫导致的淋巴结感染,由蚊子叮咬传播。大约120万人患有此病。该病使淋巴结和其他器官肿大,可能会导致象皮肿和终生残疾,而患者会因为这些残疾而不被社会接纳。

6. 盘尾丝虫病

盘尾丝虫病是一种由线虫导致的皮肤病,传播媒介为黑蝇。黑蝇居住在水源附近,会叮咬人类。在严重的情况下,已经死亡或者濒临死亡的幼虫会损害人类的眼睛,甚至导致失明。所以盘尾丝虫病又叫河盲症。在患有盘尾丝虫病的3700万患者中,有30万人永久性失明。与淋巴丝虫病类似,盘尾丝虫病也是由昆虫作为媒介传播的,所以防治蚊虫叮咬是预防这些疾病的关键。

盘尾丝虫感染造成的硬化性角膜炎。图片来源: Ian Murdoch & Allen Foster

7. 沙眼

沙眼是全球可预防的失明的首要致病原因。全球有8000万沙眼患者,其中120万患者完全失明,100万人部分失明。沙眼是由细菌导致的,通过接触被感染者的眼鼻分泌物传播。接触过被感染者眼鼻的苍蝇也会传播疾病。保证儿童脸部干净卫生是预防沙眼的关键。沙眼是这个列表上唯一的细菌性疾病,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更熟悉沙眼。个人卫生与环境卫生的改善非常有助于预防沙眼。因为沙眼会导致失明,所以尽管患者数量不多,却十分令人担忧。

这7种最常见的被忽视热带疾病经常出现在同一地区(红色区域)。图片来源:Hotez et al. 2009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关于为什么有些疾病被忽视,有多种解释。公众往往倾向于去关注那些最轰动、最可怕的疾病。埃博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高传染性疾病的暴光率更高,而被忽视疾病则很少引起爆发性的疫情。

不居住在热带地区的人不觉得自己会受到这些疾病的威胁。尽管这些疾病是传染性的,但它们很难传播到发达国家,因此,它们没有被当成威胁。然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这些疾病的存在;同时,这些疾病发病率很高,通常难以测量,而且死亡人数与艾滋病和疟疾相比要少,对健康的影响也不那么明显。正如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的伊其基尔·伊曼纽(Ezekiel Emanuel)指出的,被忽视疾病的“品牌效应”不好,很多被忽视疾病的名称复杂、很难发音。

今年在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其影响已经波及全世界,发达国家也开始着手治疗药物和疫苗的研发工作。图片来源:reuters.com

目前,关于哪种疾病应该被定义为被忽视疾病还有许多争论:

“究竟哪些疾病该被定义为被忽视疾病是另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2010年的被忽视疾病研讨会上提出了一系列名单,从‘7种最常见和(或)最可被治愈的疾病’到‘30种在贫困地区被忽视的疾病’。关于是否应该把登革热列为被忽视疾病有很大的争议。有些人认为登革热是一种急性发热性疾病,并非一种使人衰弱的慢性病,因此不应该加入被忽视疾病的名单里;另一些人却争辩说,登革热和其他间歇性的急性病——其中包括切昆贡亚热与日本脑炎——都会导致终生残疾,而它们确实被人们所忽视。”(Institute of Medicine, 2010)

智利发展大学工程学院研究员,计算机生物学家吉多·努涅斯-穆西卡(Guido Núñez-Mujica)在这个问题上思考了很多。他表示:“一种疾病被人们忽视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没有影响到发达国家。有些疾病,比如血吸虫病,可以被治愈而且价格也不昂贵,但是我们几乎不可能根除这种寄生虫或它的传播媒介,因为人们经常接触到它们,而且其他一些中间宿主也会感染人类,所以人们会反复得病。”而另外一些疾病,努涅斯-穆西卡认为,它们无法治愈,没有疫苗,而且没有可靠地检测方法。“被忽视疾病的产生往往是多种因素的结合。”他说,“这些生物多半难以消灭,所以没办法治愈,也没有疫苗。而且,这些疾病可通过多种媒介传播,在野外有很多人类可能会接触到宿主。”

其他原因还包括相关研究经费严重不足,以及人们对这些疾病普遍缺乏认识。“很多时候,这些疾病只影响最穷的人,这些人住在当地政府很少关注的偏僻地区。”他说,“虽然有些疾病的致死方式又夸张又可怕,但是还有很多疾病会缓慢又不易察觉地影响着患者,所以人们很难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说。

的确,对疾病缺乏认识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即使在决策的最高层也是如此。比如说2007年时,WHO呼吁在2010年之前消灭美洲锥虫病——努涅斯-穆西卡说这个目标荒谬且不切实际。“美洲锥虫病的数百万宿主栖息在感染地区的森林与丛林中。”他说,“然而,没有疫苗也没有治愈方法,WHO居然以为可以在短短三年内将其消除。”

加大力度

另一位密切关注被忽视疾病的人是德克萨斯儿童医院国家热带医学学院的彼得·霍特兹(Peter Hotez)。他也是开放获取期刊《公共科学图书馆·被忽视热带疾病》的创始人与主编。

比尔·盖茨夫妇在这个领域也很活跃。通过他们的资金与宣传,他们希望“有针对性,并有效地控制、消灭、根除被忽视疾病,从而减轻它们对贫困人口的负担。”为此,盖茨基金会会资助可以同时对抗多种疾病的研究。他们重点关注以下3个领域[1]

群体治疗:有的地区几种传染病同时流行且可以使用相同药物或类似药物治疗方案进行治疗,我们致力帮助这些地区协调群体治疗项目的各方面事宜,例如获取对药物捐赠的承诺。

公共健康监测:在抗击传染病的事业中,有效的数据至关重要——例如疾病在哪些地区流行于人类以及蚊子、苍蝇、蠕虫或其他病媒中,这些数据就非常关键。很多被忽视疾病都缺乏此类数据。我们正在寻求相应的解决方案,例如统一的样本收集和处理方法、数据合并,以及高效监测系统的设计等。

病媒控制:大多数被忽视传染病是由昆虫或蠕虫引发或传播的,这些病媒的控制费用高、控制难度大。然而,上述所有病媒的控制措施基本相同,因此加强跨疾病协作有助于提高各项病媒控制工作的效率和成效。我们支持设立跨疾病协作框架,以期提高病媒控制措施的覆盖率和影响力。”

盖茨夫妇正在努力帮助WHO实现其千年发展目标。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WHO希望在2015年之前遏制疟疾和其他主要疾病的发病率——其中包括被忽视疾病。WHO声明:“虽然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但一些被忽视热带病(例如登革热)仍然对健康造成显著影响,阻挠了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并且严重妨碍减贫和整体社会经济发展。”

2003年9月,比尔盖茨夫妇前往莫桑比克。图片来源:gatesnotes.com

可喜的是,WHO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在曾饱受麻风病困扰的122个国家里,已有119个国家消除了麻风病。麦地那龙线虫病(又叫几内亚线虫)是一种处于被消灭边缘的致残性寄生虫病。2013年时报告的病例数仅为148例。

不过,尽管已取得了这些成果,努涅斯-穆西卡依然感到悲观:“被忽视疾病还会被人们忽视很长一段时间,”他在采访中说道,“所需的资源根本没有。即使有盖茨基金会和其他一些人的帮助,几乎没什么人关心这个问题而且,它没有潜在的利益。”

他还表示,把所有的过错推给制药公司是不太公平的。“我们需要记住,研发一种新药可能要花费8亿美元。”他说,“研究资金很少,所以得按优先级别来投入资金。”他说,只要药物研发成本仍然这么贵,现实就不会改变。同时,药物研发总是遵循着同一种模式。

(编者注:根据局塔夫茨药物研发中心最近的报告,一种新药的研发投入已经增长到了25亿美元以上

“疾病有一条长尾——少数疾病影响着数亿人口,而其他多数疾病则困扰着较少的人。”他说,“如果我们不解决掉这条长尾,那么我们很难取得更大进展。而解决这条长尾,需要新的方法和大量人力。”努涅斯-穆西卡认为,提高我们的资源利用率很重要。我们需要培训当地的科学家与专家,并研发更便宜的生物研究设备与技术。上述这些,再加上开放获取的学术期刊,将会给受灾地区自救带来极大帮助。

另外,努涅斯-穆西卡表示,我们还需要加大对这些疾病的病原体与微生物的理论模型研究的力度,以发现它们可能的弱点,并积极听取疫区医生和专家的意见。除了制定尽可能减少新发病例的公共政策外,我们还需提高流行病学研究力度,在出现注入埃博拉爆发这类情况之前,就密切监测和跟踪这些新出现的疾病。(编辑:球藻怪)

参考文献:

  1. http://www.gatesfoundation.org/zh/What-We-Do/Global-Health/Neglected-Infectious-Diseases

文章题图:scidev.net

拓展阅读

埃博拉:非洲死神来袭

【论文故事】破译昏睡病传播媒介基因组

编译来源

io9,Why “Neglected Diseases” Are Becoming A Global Danger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