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科学界:脱欧令人“十分痛心”

  包罗万象, 热点

(玛雅蓝/编译)2016年6月24日,英国举行的是否要脱离欧盟的公投中,“脱欧派”以52%的比例获胜。英国科学媒介中心为此采访了数位科学家,得到了如下回复。

温奇·拉马克里斯南(Venki Ramakrishnan)教授,英国皇家学会主席:

“欧盟一直在为英国科学研究提供良好的资金支持,这是英国研究经费的一个至关重要的补充来源。科学研究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因此在未来的脱欧谈判中,我们要确保科研不被负面影响,确保政府能够将整体科研经费维持在原有水平。

 “长期以来,英国科研的一大优势就在于其国际性。我们需要持续吸收国外研究人员和留学生,任何损害英国和国际社会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和学术交流的行为都有可能对英国科学界造成重创。

 “最后,许多国际问题都只能靠各国合作共同解决,并且在各国政策和法律法规保持一致的情况下,问题会更容易。在英国与欧盟协调新型关系的过程,我们必须避免设置不必要的障碍以致影响合作。”

彼得·考格里夫(Peter Cotgreave)博士,微生物学会首席执行官:

 “这一结果令英国科学界担忧。英国从欧盟获得了大量的科研经费,随着脱欧谈判的展开,英国政府必须考虑如何弥补脱欧所造成的经费缺口。英国科学家的资金来源需要得到保障,并且他们还需要了解脱欧将如何影响他们在欧盟的协作者的签证状态。

 “科学是一项建筑在合作之上的事业。要想让英国科研继续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就需要保证我们能够持续吸引最好的科学家,无论他们来自哪里,并尽力避免让官僚主义阻碍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合作。”

西蒙·韦斯里(Simon Wessely)教授,英国医学科学院成员,英国皇家精神科医学院院长、精神药物系主任,伦敦国王学院精神病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研究院副院长:

 “一张去苏黎世的单程机票谢谢。”

西蒙·韦斯里教授的后续补充回复:

 “我无法掩饰我的沮丧和失落感。虽然我想在那些支持脱欧的人心中,科学和卫生并不是他们最关心的议题,但我担心如果现在不采取坚决、果断的行动,这两个领域在下一年就会受到重创。我希望能够找到解决方案,帮助来自英国以外的欧盟国家的研究人员和医疗行业从业者留在这里,让他们的未来得到保障。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要确保英国能够吸引人才,来推动医学研究和英国国民保健署的发展。”

罗伯特·莱柯勒(Robert Lechler)教授,英国医学科学院主席:

 “对于医学来说,这一结果令人非常失望。现在脱离欧盟的方向已定,政府必须提出明确的计划,保障英国科研的发展前景。

 “为了确保在脱欧之后英国科研仍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我们需要设法维持与欧洲同行的密切合作。科学界需要释放明确的信号,表明我们仍然愿意开放合作。

 “为此,我们需要找到新的研究经费来源,以填充脱欧可能造成的资金缺口,还要制定明确计划,继续引进欧洲研究人才,保障科研合作机制。

 “英国医学科学院已经准备好和政府官员合作,为英国医学科学的未来制定合理的可持续发展规划。”

安妮·格洛弗(Anne Glover)教授,阿伯丁大学外务副校长兼欧洲部主任:

 “个人而言,我对这个结果感到十分痛心,并且对英国科学、工程和技术的未来充满忧虑。我们在研究方面的成就和影响力十分依赖于对欧盟事务的积极参与,难以想象在脱欧之后我们如何保持这样的成绩。我尤其同情那些18-24岁的年轻人,这一人群中大多数人主张留在欧盟,也许是因为他们的受教育经历使得他们对欧洲的认识比老一辈更加深刻。”

保罗·纳斯(Sir Paul Nurse)爵士,弗兰西斯·克里克研究所主任:

 “这个结果对英国科学界来说是糟糕的,因而也对英国是糟糕的。科学的发展离不开人才交流和学术交流,科学的繁荣离不开一个致力于共享知识、消除障碍、自由交流、开放合作的环境。脱欧之后,英国科学家们需要更加努力,才能抵消孤立主义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维持现在的发展势头。”

史蒂夫·贝茨(Steve Bates),英国感染协会(BIA)首席执行官:

 “这不是BIA所愿意看到的结果,但我们接受英国人民的选择。生命科学领域是一个稳定的社群,我们不怕面对挑战,并且有着优秀的管理团队,习惯于在全球化环境下工作。英国的生物科学领域有扎实的基础。就目前正在研发的新型疗法而言,英国目前还处在欧洲的领先地位。但现在,有几个关键问题面临了变数。

 “我们所面临的关键问题包括药物管理、知识产权,以及如何进入欧洲单一市场、如何吸引人才,还有英国和欧洲未来关系的具体性质,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仔细思考,平心静气地解决。在未来一段时间,BIA将发挥自身及其成员的专业性,协助政府和相关机构解决这些复杂议题。

 “BIA仍将继续努力,协助英国成为全球第三大生命科学产业集群。我们将与政府和相关机构紧密合作,探讨在新的政治环境中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夏奇勋爵(Lord Sharkey),医疗研究慈善协会主席:

 “英国卫生和医学研究团体与欧盟及其成员国紧密合作,以推进我们对健康的认识。随着英国脱欧的影响逐渐体现出来,我们强烈要求政府与医学研究慈善协会展开建设性对话,探讨如何应对欧盟对英国研究资金支持的变化,共同制定将对医学研究环境造成影响的法律法规。

 “长远看来,我们希望英国政府能够高效、妥善处理退出欧盟对医学研究造成的经费缺口,保证相关法律法规调整的顺利过渡,让英国医学研究持续繁荣发展。”(编辑:Ent)

编译来源

Science Media Centre, Expert reaction to the UK voting to leave the European Union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