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手——无处不在的歧视

  数学

如果你打算买一质量合格又价格公道的iPod,于是你就上网店(比如淘宝)去淘货,试问:假如某网店页面上展示着 iPod广告图片,出现在画面中的持iPod的那双手的肤色是黑还是白会不会对你的选择造成影响呢(假定入画的只有手部或者最多到手腕部分)?再比如那双手上清晰可辨一个纹身的图案呢?

我猜测多数人会矢口否认持iPod的手的肤色会对他们的决策有丝毫影响,多数人倒是承认纹身更会使他们对此则广告的认可度大减以至于否定此家商铺。

然而作为经济学家,从不轻信人们的自说自话。我们信奉的是事实胜于雄辩。经济学家Jennifer Doleac和Luke Stein刚刚得出的一项研究结果确实比人们口头上的表态更有说服力:在过去的一年,他们把成百上千的广告贴满各个当地的在线商铺,随机地变更那双持 iPod的手:黑的,白的,还有带有纹身的白色手腕。以下是他们公布的结果:

许多组市场调查的结果都显示说黑人卖家真是有点悲催:

跟白人卖家相比,他们的顾客回应要普遍少13%,而且得到的卖方报价也要低个17%。这种影响在东北部尤其明显,甚至境况能跟“有纹身的手腕”对照组“媲美”。尽管在一些买方竞争相对激烈的市场中我们假定偏见的影响会被削弱,但是在至少收到一个报价的样本中,黑人卖方获得的报价仍然要低2-4%。

另外,与黑人交易的买主明显表现出缺乏信任:17%的人更不愿意在邮箱中透露自己的姓名,44%的人不能接受邮递这种投递方式;56%对远程支付表示不放心。在成交量相对萧条的市场中,黑人卖家的日子尤其不好过;而在竞争充分些的卖方市场,这种歧视的影响几乎就不存在了,黑人卖家也可以取得跟白人卖家一样的报价。 再深入一些,黑人卖方在种族隔离市场和高犯罪率地区市场的境况最是糟糕,一般认为这种差异可以被“统计歧视”来解释。

从这项调查中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呢?最清楚明了的是:如果你想要在线卖东西,不论你店家自己是黑人还是白人,总之你让出现在图片里的模特是白人就对了!我们的广告商们早八百年前就明白这个道理了,并且做得更万无一失:不但保证模特是个白人,最好还要是个秀色可餐的金发大美妞。

在此设定的情况下,似乎还是很难理解为什么买方会把黑人和白人卖家区别对待。

如作者所言,关于歧视有两种较主流的理论分类:敌视和统计性歧视。

“敌视”,就是针对人种本身的排斥,即使交易的结果完全一致——黑人卖家可以提供与白人卖家一样品质的商品和服务,人们还是不乐意在黑人那里买东西。而在统计性歧视中,种族往往被看作某些莫名的负面信息的代名词:比如与黑人卖家交易会给人造成一种更容易被欺诈的担忧,或者总让人感觉这个卖家住得离我很远,假如交易出了问题需要面对面交涉会很麻烦等等各种顾虑。

Doleac和Stein的报告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莫过于他们为区分这两种状况(敌视论VS统计性歧视)所做的努力。他们是怎么做的呢?其中之一就是改变广告的质量:如果广告确实质量上乘,说服力强的话,作者猜测或许可以消除统计性歧视心态,说服顾客尝试黑人卖家的商品。但是最终显示广告质量的变化并没有削弱销售结果的种族化特征,当然这也可能是质量上的改良还没有足够给力到能够对结果产生“矫正”作用。作者还特意调研了居住地的影响:比如该地区的市场集中程度,以及城市犯罪率的高低。确实,在高犯罪率的城市中的黑人卖家的集体信誉尤其低下,作者将此理解为是统计歧视在起作用的证据!

笔者对于这种研究方法颇为认同,这是经济学家所谓“田野调查”(收集原始资料和数据)的范例。因为是在实际的市场中对人进行观察研究,而且被观察的对象并未察觉自身正在参与调查,所以这种研究方法具备的真实性和随机性是一般实验室研究所难以企及的。

注:统计性歧视是将一个群体的典型特征看作该群体中每一个个体所具有的特征,并利用这个群体的典型特征作为标准而产生的歧视。

来源: freakonomics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