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感受世界,不止闭上眼这么简单

  心理, 评论

经验说:视觉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盲人没有视觉,其他感觉变得更加敏锐了。

实验说:生而为盲,不同的大脑结构带来了更发达的触觉感受。

“嘿!猜猜我是谁?”

嗯,摸摸挡住眼睛的这双手。骨骼纤细,皮肤紧绷,是年轻女性;右手中指第一关节小厚茧,写了多少字的右利手哇;指甲边有好几处小裂痕,这个爱扯倒刺的家伙———0.618!

No,No,这并不是福尔摩斯的内心独白。突然用手指代替眼睛来感受事物的时候,我们每个人似乎都能发现更多平时没有注意的小细节:Ta的关节是大是小?汗毛茂密如灌木丛还是一马平川?礼花般喷薄而出的信息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不由得令人遐想;如果真的能像黄金圣斗士沙加 那样封闭视感,是不是就能爆发更强大的小宇宙,领悟华丽丽的第七感呢?

将自己的视感关灯一样“啪”的关掉,就能打通武林绝技的脉门,恐怕人间只应动画有。那么确实丧失了视感的人与一般的普通人相比有没有什么独门绝技呢?神经心理学家 Daniel Goldreich 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他分别找来两组被试:一组是视力正常的普通人,另一组的视力则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所有参与者在完成分辨食指尖受到的触摸的类型(轻微的碰触,还是略使力的叩击)时,表现都很出色,一般人和盲人不相上下。就好比被蒙上双眼去摸那只著名的叫做“盲人摸”的象,恐怕也没有人会说象腿是蒲扇,尾巴是墙。但是,如果在长时用力的摇晃参与者的手 之后,再轻轻的碰触被试,那些从未见过世界的人反应比其他人要好得多。研究者又改变了摇晃和轻触两种动作间隔的时间长短,测试参与者们分辨二者所花的时间。这一次,先天的盲人再次拔得头筹。

所谓世界拉上了你的窗帘,就一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也许正是他们在分辨不同触觉上的杰出反应能力,这些从未用眼睛“阅读”这个世界的人更能用自己的指尖体会阅读的美妙。在读盲文(点字法)方面,他们的速度是最快的。如果其他人想要达到他们的水准,研究者指出,当然也是有可能的,只要你肯投入一生的时间。

为什么会这样呢?可能的解释是,我们的大脑在婴儿时期有着高度的可塑性。婴儿比成年人有着更多的神经元和神经连结。同时他们是“用进废退”原则的最佳实施者:那些最常被刺激的神经环路会被保存下来,而常常排不上用场的神经元则放弃突触,以便将来弥补大脑损伤或为开发新的技能添砖加瓦(Huttenlocher,1994)。试验中那些在“突触修剪阶段”前就丧失了视感的被试,也许他们原本用于视觉的神经元被分配到触觉感受区发挥功用,从而在用手感受触碰方面有着更优秀的表现。

知道了这一点,盲人画家完成了阿尔塔米拉洞穴壁画的推测还那么难以置信吗?至于他们是如何知晓应该用耀眼的红色表达公牛的杀气,也许透过小说《盲音乐家》中的描述,我们可以略知一二。盲童小彼得的老师透过节日喧闹的钟鸣这样为他描述红色,“当我望着一大片红色的时候,它给我眼睛产生的印象,正是这样不安定的,好像有一种东西在波动起伏着, 红色仿佛是有变化的;它在底子上留下较为深沉黑暗的背景,而在某几处地方显出一些较为明亮的,迅速起伏的波浪”。

下面就是盲人画家
george mendoza
的作品。

http://www.guokr.com/gkimage/k3/bc/4v/k3bc4v.png

了解更多:

Blind People Sense Touch Faster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