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微影合并?在线票务三国杀还能撑多久

 

2016年堪称中国电影行业关键节点的一年,票房冲顶,资本蜂拥,各种概念开花。然而在突飞猛进、大干快上的行业繁荣之上,当年的电影票房却在600亿的呼声中以457亿惨淡收场。根据艺恩网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的总票房为135.7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近9亿元,5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随着电影行业的拐点到来,2017年的在线票务格局也随之变化。糯米从票补大战中抽身,背后是百度弱化O2O的策略淡出,市场份额立刻跌到个位数,剩下猫眼、娱票儿、淘票票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新格局。

今天有媒体爆料称,猫眼和娱票儿有可能合并,虽然微影时代CEO林宁立即否认了这一消息,还调侃猫眼是“自作多情”,但在线票务市场确实也在向腾讯和阿里PK的终局演进,这背后则是猫眼、微影时代、淘票票一场虐心的三国杀。

 

微影时代:投资巨亏 转型未成

这场在线票务的三国杀中,娱票儿的母公司微影时代风险最大,甚至可谓内外交困。

微影很早就意识到靠票补不是长久之计,尝试向产业上下游延伸,以互联网票务平台为基础,横向从电影票拓展到演出、体育赛事,纵向与每一个行业绑定,向上下游延伸。

                                             

20169月底,微影时代宣布成立娱跃影业和娱跃发行两家子公司,并将“微票儿”更名为“娱票儿”。更名的微票儿很明显想“去微信化”,然而其对微信依赖太深,新品牌塑造全面失败,至今都没给人留下多少印象。

在电影发行上,微影时代采取了激进的保底发行模式,但2016年的《致青春2》、《盗墓笔记》、《铁道飞虎》,票房均未达到预期。参与投资的派拉蒙大制作影片《攻壳机动队》和《变形金刚5》也在2017年遭遇票房扑街,微影损失惨重。可以说,微影融到的钱除了烧到了票补上,几乎都在发行上交了学费,这直接影响了原有股东的信心。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微影时代投入10亿做微影资本,两年投资了40多家公司。

作为一家成立三年的创业公司,微影时代已经烧掉了50多亿人民币,进入了D轮融资阶段。从融资节奏上来看,每隔半年左右时间就会进行新一轮融资的微影在20164C+轮后还没有融资动作。从2016年底开始,一部分微影时代的老股东在股权交易平台,以C轮融资估值出让股权,寻求退出。

 

根据某媒体获得的腾讯与微影内部合作协议,20146月,腾讯曾与微影签订过《微影“电影票”服务提供协议》,当时腾讯约定微信——我的钱包业务入口独家给微影,协议期限为三年。

 

但实际上,大众点评也获得了微信钱包的入口,而点评的电影票是由猫眼提供,独家入口的概念就不存在了。更关键的是,按照合同,微影和腾讯的三年合同已经到期,微影随时可能丢掉微信、QQ这两大其用户占比超过90%的入口渠道。

 

眼看就要被腾讯弃子,再不去求抱下大腿,微影时代很可能会越来越惨。因此,才有评论称,微影不如听腾讯爸爸的话,跟猫眼合并,彻底在线票务这一战场交给后者来打。

猫眼电影:从市场头名落到保守求全

猫眼电影前身是早在2012年就成立的美团电影,是最早祭出“互联网票补”这一打法的互联网公司,也因为先发优势,曾一度占据在线售票行业70%以上的市场分额。2015年,BAT纷纷以在线售票作为突破口进入电影行业,猫眼电影作为美团旗下单独的一个业务部门,在流量、资金方面很难与其他三家抗衡,市场份额逐渐被抢占。

20165月猫眼电影从美团分拆,被光线并购,光线控股和光线传媒一同持有猫眼57.4%的股权,然而这笔交易并没能让猫眼市场份额下滑的趋势停止。

20167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6中国在线票务平台大数据报告》显示,猫眼电影以33%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第二名淘票票占21%,紧随其后的微票儿占18%,百度糯米电影占14%。到了2017年春节档(大年初一至初七),虽然各家排名变化不大,但份额已经大变:猫眼电影以33%仍保持第一,淘票票逐渐接近30%,微票儿小幅下滑至16%,百度糯米电影跌至6%左右。电影行业的四大档期是各家决战的关键时期,眼看再过一个暑期档,猫眼电影市场第一地位岌岌可危。

猫眼丧失的领先优势有很多,但一个主要原因是,作为票务平台,猫眼不仅未能与光线这一内容、发行都不错的影业新贵形成1+1>2的效果,正相反,站队光线让其它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对猫眼有所忌惮:光线密集有自己主投主控的片子上映,猫眼不可避免会有资源倾斜,难以扮演一个独立的在线票务平台及社区的角色,这直接导致猫眼拿不到与非光线主导影片的主要票补,丧失了在线票务平台最重要的价格优势,让淘票票和娱票儿坐收渔利。

对于光线来说,又有多大的能力和意愿为猫眼输血?若拼不过淘票票,猫眼作为票务平台对于光线的价值又将体现在何处?

王长田在电影行业是出了名的用钱谨慎的老板,猫眼到他手上持续烧钱是几乎不可能的,而且国内上市又要求盈利。在427日光线投资者交流活动中,王长田说到猫眼的近况:猫眼一季度收入超过六亿,前三个月的平均月利润超过5千万,单月最低利润超过4千万。

然而光线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是不容易隐藏秘密的,仔细研究光线公告发现,今年6月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拟作价1.3亿人民币,向天津猫眼转让其持有的捷通无限68.55%的股权,捷通无限是电影票务网站网票网的企业主体。扒开来看则会发现,光线传媒的关联公司里,至少有3家可以被称为“猫眼”的公司:天津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北京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天津猫眼电影发行有限公司。其中,天津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本次交易的受让方,也是猫眼电影的运营方。

公告披露了天津猫眼2016年的财务数据,收入10.53亿,亏损5.11亿。今年一季度,猫眼电影宣布盈利,但并没有说明盈利原因。一季度国内电影票房负增长,猫眼电影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没有重大变化,扭亏为盈极有可能是几家关联公司之间采取了新的财务手段。此外,市场还有传闻说猫眼有挪用片方营销费用作为猫眼费用的嫌疑。

近日有传闻称,猫眼创始人徐梧离职创业,背后是团队对猫眼能否独立上市的担忧。花了这么大力气又难保第一,上市作价不能保障的话,王长田需要尽快将猫眼推给腾讯和阿里,要么与微票抱团取暖,要么与淘票票强强联合。

淘票票:高投入考验上市公司耐心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的高峰论坛上,阿里大文娱版块负责人,也是阿里影业新任CEO俞永福提出阿里影业的新战略:未来将减少主投主控的内容投入,聚焦用户触达、商业化和内容产业化三大“新基础设施”。

作为用户触达主渠道的淘票票重要性再次被凸显,俞永福甚至明确指出,“阿里影业账上的储备资金还有百亿元的规模,因此对淘票票的投入会坚决做下去,不会设定上限。”

此前,阿里影业曾多次表示要持续加大对淘票票的战略性投入,以强化其进攻队形。在母公司的大力投入支持下,淘票票今年上半年表现出更强、更坚决的进攻态势,其App的日活跃度已经实现对猫眼电影App的超越,成为业内最活跃的电影票购票App。此前提及的第三方数据也显示,今年二季度在线售票平台中,只有淘票票的份额仍处于成长状态,不断逼近猫眼行业第一的位置。

除了资金投入,阿里还给了淘票票很多支持,包括技术、人才以及非常重要的入口矩阵。基于阿里巴巴大文娱的生态优势,淘票票先后接入了高德地图、优酷视频、UC头条等移动端App,进一步丰富用户场景,打造一个覆盖支付、社交、资讯、视频、地图等应用场景的全方位购票平台。

此外,与微影和猫眼纷纷走上泛娱乐化布局不同,俞永福明确了淘票票未来的产品方向,那就是通过内容化和数据化,把淘票票加速成为一个电影领域的(媒体)平台,能够通过大数据帮助更多的内容方通过这样的平台进行营销。目前阿里影业已经在精准数字营销、IP衍生授权等方面有了成功可复制的案例,比如把《一条狗的使命》卖出了超过北美一倍的票房。

虽然何时盈利同样不可预期,但背靠阿里的生态大树,淘票票在未来的业务拓展上远比为了微影和猫眼为了造概念融资强行实施的泛娱乐靠谱。

但是,无论是争夺在线票务市场的第一,还是转型内容营销平台,都需要大量资金持续投入,虽然阿里的投入意愿强烈,但阿里影业毕竟是一家上市公司,不像微影和猫眼还是创业公司状态,能够在战略性亏损的情况下,持续融资。在阿里影业2016年财报中,全年归属股东的净亏损为9.59亿元,其中亏损的主要原因就是淘票票的巨额投入。在巨亏的形势下,靠做平台盈利的预期尚不明朗,股东们能有多少耐心,就要靠高管们的斡旋了

在线票务平台打到现在,在面向用户的售票端,仍然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以应对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而且电影票的购买不够高频,不足以形成app粘性,因此票务平台必须依靠强势入口矩阵,否则必死无疑。因此在线票务平台独立发展必然巨亏,需要依靠生态转型其他盈利模式。

回到今天猫眼和微影合并的传言,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查看今天三个平台的电影票价,淘票票仍票价上还有较大幅度的优惠,娱票儿已经完全停了票补,而猫眼相比娱票儿则只便宜了一块钱,这是否可能是后两者合并前的默契呢?

最后,铁哥还要提醒有趣的一点。光线旗下的猫眼与淘票票打得凶,王长田也豪不客气在上影节怼俞永福说“我们以后还是会竞争”。但实际上阿里是光线第二大股东,间接持有猫眼一部分股权。从这个角度看,在线票务市场的终局,很可能又是那个AT对垒,而这一幕,在支付、打车和今年最火的共享单车领域都已经出现过。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