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宅的法庭“历险记”

  热点, 社会

最近微博上有一条很热门的段子: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的物理研究员授迪米特里•克里科夫(Dmitri Krioukov)因为没有在“STOP”标记下按规定停车,被交警逮到,并处以400美元的罚款。不过迪老师可能觉得自己冤枉,于是写了一篇4页的论文,最终证明自己无罪。在高呼“物理宅拯救世界”的同时,你知道为什么这几页纸可以在法庭上推翻警察的罚单吗?

交通违章归轻罪庭处理

虽然我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旁听过美国法庭审判,但一定看过类似的美剧。律师口若悬河,法官不发表事实性的意见(只是个主持人),律师和检察官都在向陪审团游说当事人是多么的善良无辜或者罪大恶极。

但电视上一般不会说的是,其实在美国的各类案件中,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会进入开庭诉讼的程序,庭外非诉讼程序和认罪协商制度解决了绝大部分的纠纷,也节约了不少的司法资源。

文章开头的故事属于刑事案件中的“轻罪案件”,由轻罪法庭(Traffic and Misdemeanor Court)负责审理。轻罪庭是法院内部的一个部门(Division),它并不是一个法院,而是一个法庭。它处理违章停车(Minor Parking)、交通违规(Traffic Violations)等轻微犯罪违法行为(Petty Misdemeanor Offenses);同时也处理醉酒驾车(Driving while Intoxicated)、盗窃(Theft)和票据诈骗(Worthless Check Violations)等轻罪犯罪行为(Misdemeanor Offenses)。2005年,仅仅明尼苏达州的轻罪庭就共审理了74,000件新轻罪案件。

与中国不同的是,只要当事人行为触犯法律需要被处罚时,便自然进入了诉讼程序。也就是说,克里科夫在被开罚单后,不是去交管局交钱,而是需要进入轻罪庭的程序。

轻罪庭的3步程序

在轻罪庭的程序中,首先进行的程序是听证(Hearings),又称作轻罪案的第一次传讯或聆讯(Arraignments for Petty Misdemeanor & Misdemeanor Cases)。接下来为预审,又称轻罪案审前听证(Pre-trial Hearing for Misdemeanor Case)。最终是审理(Trial)。其中又包括法官审理( Court Trial)和陪审团审理(Jury Trial)。过程如下图所示,如果被告在任意一个阶段认罪,那么程序即宣告终止。

/gkimage/5h/68/00/5h6800.png

听证,是指要求被控诉的人第一次在法庭露面。由地方检察官(The City Attorney)代表控诉方主持控诉。主要讨论承认指控和不承认指控的问题,如若被控诉的人承认指控成立,就是认罪了,这样就免去了后面的审理程序。地方检察官会鼓励被控诉的人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方式为缴纳罚款,如果被控诉的人没有支付能力,将被指派参加公益劳动。如若被控诉的人申辩无罪,本程序便结束。

下一步将转入第二个程序“预审”,即是被控诉人第二次露面。这一次听证是由法官主持的,属于真正的审理了。如果在第一次露面时申辩无罪,被控诉人就必须出庭参加此程序。与其说预审,不如说是调解,它是一个非正式的双方会晤,目的是创设一个机会,促使双方当事人和解。

如果没有达成和解方案,则由嫌疑人选择进行法官审理或者进行陪审团审理。法官审理由一名法官和一名陪审员组成,快捷专业;如果选择的是陪审团审理,则由一个6人(标准配置是12人)的陪审团负责判断嫌疑人是否有罪。陪审团成员不能有医生、律师、公务员、法官等专业人士,因为美国人认为这些人很容易有某种精英才有的偏见,对嫌疑人不利。而为了避免陪审员可能做出不公正判断,法院还需剔除一些由于环境、经历及其它原因所造成的有心理倾向的候选人成为陪审团成员。在陪审团候选人确定后,法院会采取措施防止他们通过法庭开庭以外的任何方式了解案情。

在双方法庭辩论结束后,由陪审团投票确认被告有罪或无罪。如果陪审团一致认为被告有罪(guilty),那么检方的指控将会成立,法官则会根据法律规定判定一个比认罪协商高的罚金或刑期。但如果陪审团可以对检方提供的事实提出合理的怀疑,那么他们则不能确定被指控的犯罪成立(not guilty)。

如何证明自己无罪?

在本案的庭审过程中,检察官必须要出示警方的证据,证明克里科夫先生是在何时何地没有在STOP标志前停车。在本案中,应该就是警察的笔录以及手持记录仪等工具。而克里科夫的律师(作为和Sheldon一样的物理宅,他可能就没有请律师)则要证明检方律师提供的证据不靠谱。要注意的是,因为美国宪法规定任何人都没有自证其罪的义务,所以克里科夫不需要证明“自己没有违章”,而只需要证明“检方的证据不能说明自己违章”。

克里科夫提出的证据,就是那4页的论文。在论文中,他指出警察观察的只是自己的角速度,而非线速度。此外,他认为自己当时由于速度较快,所以停车和启动的加速度很快,这也导致自己的小型车(丰田雅力士)在停车的一瞬间被外侧车道的一辆越野车(斯巴鲁傲虎)挡住,这也就是为什么警察没有看到自己停车的那一瞬间。(具体请看 @死理性派的详细解答

警察的视线可能受到了另外一辆车的阻挡而没有观察到Dmitri停车的过程

警察的视线可能受到了另外一辆车的阻挡而没有观察到Dmitri停车的过程

法官和律师们并不是物理学家,他们精通的仅仅是法律和法律程序而已,因此对于这种涉及到专业领域的事实认定,必须需要第三方的专家证人证明那个线速度角速度的理论能够成立。同理,检方也可以找他们的专家证人,说明这个理论的荒谬之处在哪里。这样的专家证人,在医疗纠纷、产品质量纠纷等专业性比较强的诉讼中非常普遍。

而最后呢,则由那些洗碗工、保姆、司机等普通美国人组成的陪审团在双方法庭辩论结束后投票确认被告有罪或无罪。在本案的新闻报道中,我们无法得知克里科夫采用的是法官审理还是陪审团审理,不过如果是陪审团审理的话,那么克里科夫的理论说服了陪审团。

在《生活大爆炸》中,Sheldon因为无法向“正常人”解释自己的理论而败诉,看来克里科夫老师肯定不是一般的物理宅,他用通俗的语言证明了检方的证据不靠谱。不过,如果地方检察官能够让一位拥有同样资质的物理学家出庭反驳克里科夫的理论,那结果可能就没有这么乐观了……

了解更多:

[1] 简介美国Traffic and Misdemeanor Court,黄秩和
[2] Dmitri Krioukov, The Proof of Innocence, arXiv:1204.0162
[3] PhysicsCentral, Physicist Uses Math to Beat Traffic Ticket
[4] Traffic and Misdemeanor Court-Minnesota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