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数学考试延长 15 分钟,对提高女生成绩没啥帮助

 


更像是无奈之举。

英国精英大学提高女生数理成绩的努力正走向迷思。

2017 年夏天,牛津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考生发现自己多出了 15 分钟考试时间。校方声称,这一举措是为了适应学术需要,并促进性别平等——“女生更易受到时间压力的不利影响”。

校方肯定了微调效果:女生的总体成绩较上年确有提升。但《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表达了质疑。尽管获得二等一学位(upper second-class degree)的女生有所增加,获得一等学位(first-class degree)荣誉的比例在男女生中仍有显著差距,分别为 47% 和 39%。

牛津大学的“性别平权”一直面临“逆向歧视”的争议。2017 年上半年,历史系推出的“带回家写”考试方案就曾招致包括历史学教授在内的猛烈抨击。这些举措的共同背景是校方推动的 2013-18 战略计划以及覆盖多所高校的 Athena SWAN 宪章。在这些文件中,校方承诺:为女生在科学、工程与数学等领域的发展提供更多机会。

提升女生的数理成绩甚至成了一项国家任务。英国教育部在 2014 年提供了 430 万英镑的资金,用于支持 A-level 物理学教育——尤其面向女生。

在二战时期负责破解德军密码的布莱切利庄园,女性员工多达四分之三。图片来源:Wikipedia

现实如何?

英国高等教育的性别现实确实不容乐观。矛盾集中于三个方面:过少的女性精英、男生过低的入学率和专业选择上的巨大差异。

《好奇心日报》查询了校方公开的档案。2016 年数据表明,男生在 26 个课程项目中更可能获得一等学位,女生则只在 9 个项目中表现更好(不包括未公开数据的项目)。从专业分支上看,两性在医学和社科领域成绩相近,但在人文与理科(数学、物理与生物科学)两大领域,男生优势明显,获得一等学位的比例较女生分别高出 9 和 11 个百分点。

而公开至 2013 年的专业入学率则显示,在培养英国政经精英的 PPE(政治、经济、哲学)项目上,男女生人数各为 149 和 83,翻转了女生在文科人数上的总体优势。

尽管在顶尖学生和精英专业中的人数占优,男生在整体大学入读率和中学全科考试 GCSE 上的表现却居于全面下风。在 GCSE 测试中,男生的落后幅度从 1991 年到 2010 年不断拉大。大学入读率的调查结果则被政策研究者 Nick Hillman 称为“国家丑闻”:《卫报》(The Guardian)2017 年的统计分析显示,18 岁女生进入大学的可能性比同龄男生多出 36%。在底层家庭,这一差距还将进一步拉大。

如果追溯至 A-level 阶段,两性在专业选择上的差异则将凸显。A-level 的考查科目由学生自由选择,其结果将直接影响大学的录取资格。2015 年,女生在选测计算机、物理、高级数学的考生中仅占 8.5%、21% 和 28%,在社会学、艺术与设计、英语考生中的比例则高达 77%、76% 和 72%。

这六个学科的考生性别比例严重失衡。数据来源:Joint council for qualifications,2015。

至此,我们大致勾勒了一个复杂图景:在英国,两性之间的教育不平衡并非绝对倾向于某一方,而是受不同变量影响、在不同指标上呈现区分。两性在专业选择上的巨大差异,在顶尖大学得到了一定补偿;女生在中学成绩、升学人数上的优势,并未转化为顶尖大学专业精英人数的优势,甚至在部分领域被逆转;与此同时,每年有数万名适龄男生尤其是底层子弟,就此消失在大学教育的统计图表中。

能做什么?

很难。

与复杂现状相对应的,是复杂的成因。英国政府在 2014 年的报告中承认,关于女生学术表现的提升尚无深度研究。学者普遍同意,两性的受教育差异并非生理差异的结果,但就如何改善影响单一性别发挥的社会条件尚未达成共识。

从这个角度看,牛津大学的尝试也不是没有道理。学者们发现,女生在持续性测验和课程作业中表现更好,而男生更擅长期末考试的一锤子买卖。在去年的 A-level 测验中,男生十七年来第一次拿到了更多高分,而这一年采用的恰恰是期末单次考试制。这似乎印证了三位学者 2000 年对牛津大学期末考试结果的分析:性别差异更可能与学术评价系统的性质相关,而与个体的品性无关。

更多学者要求反思家庭和基础教育。

长期以来,男女各有所长被视为理所当然。而一旦家庭和基础教育者接受了“女生更喜欢洋娃娃,男生更喜欢变形金刚”这种刻板印象,必然在教育资源的投入与分配上作出反应,由此影响学童的后续发展。学童也可能在干预下改变自我认知,以及对特定学科或教育模式的态度。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女孩可能早在 6 岁就形成了偏见:聪明是一种男性特征。

这意味着,作为叠加因素的接受者,大学能做的可能相当有限。

教育研究者 Laura McInerney 则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为什么人们总是关心女生数理不行,却不关心男生英语太差?”在她看来,鼓励男生培养更多元的兴趣,向更多学科分散,同样会促进大学教育的性别平衡。

题图来自 giphy.com

 

24 Comments

  1. 不待了 2018年2月21日 at 下午7:44

    专门给女生延长时间才算是歧视

     
  2. 电波发射哔哔哔 2018年1月30日 at 下午12:02

    等这波政治正确大潮过去,回头看看当初人们做的这些幼稚事情,你会笑尿

     
  3. Drunkpianoforever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11:57

    感觉我身边数理化好的女生学理工科的女生 很多啊= =

     
  4. 苒苒时光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9:28

    女生如何把数学学好?真的很想知道!

     
  5. iGeneral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6:16

    男女平等就是个伪命题。

     
  6. 弘扬eru仁波切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3:30

    女生们啊,自信是最好的学习习惯,希望你们有最强的自信和勇气,我们可以甩着膀子迈着大步上窜下跳虎虎生威,对恶作剧吧,以此为乐,滚一身泥吧,超级畅快,打篮球踢足球玩摇滚吧,我们是人类的明星,打csgo吧,玩玩欧陆风云全面战争吧,为我们的狡猾果断得意自豪,当然你也可以bulingbuling着扎着蝴蝶结做所有的事情,你什么都可以,甚至可以站着撒尿,让那些该死的角色们一边呆着去吧。

     
  7. 弘扬eru仁波切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3:19

    先从劝说女性抛弃化妆抛弃女性装弱举止抛弃在乎他人眼光抛弃性别刻板历史形象抛弃婚姻期待抛弃男性武力畏惧抛弃一切束缚你的东西,我们再来看看,是的重大喜讯,维京精子银行以及女女生育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姐妹们还等什么!

     
  8. fang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2:57

    跟「女性專用停車位」異曲同工~

     
  9. 喵呜汪嗷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2:15

    额,通常我在擅长的数理化上完全感受不到时间压力,很咸,但是在语文英语上感受到的时间压力超大。。。但是我觉得这是个需要克服的东西呀,越给台阶下岂不是越糟糕~

     
  10. 豆豆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1:07

    比赛队伍成員全是女生的就給額外加分( ー̀εー́ )

     
  11. . 2018年1月29日 at 下午12:20

    干预更应该从底层做起,改变基础教育和家庭教育,后续的干预反而已经承认思想上的不平等,就比如这次延长考试,我们是否可以认为女性更有耐心呢?我们是否应该为了让男生更有耐心做出其它努力呢?

     
  12. 星球冰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11:55

    就我个人而言啊,兴趣确实是最好的老师,数学老师如果没意思,我就很难听进课,也不擅长死记硬背,也看不到数学的美,所以就越学越差了,就算给我三小时考试成绩也不会提高的

     
  13. TreoChan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11:03

    延长考试时间只是表像,没有解决根源问题。根源在于基础教育和家庭教育。

     
  14. 小豆豆fabulous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10:53

    作为一名女生数理一家我完全反对,我数学很好,物理很差,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啥会这样

     
  15. 多大点事儿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10:29

    提高女生的理科应该从教学方式,教育启迪方式,教材编写等方式,想办法找到根源,提高时间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这种方法根本无法解决根源问题,男同胞见解

     
  16. 睡不醒的猫er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10:20

    女生,反对。

     
  17. 神灯。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10:14

    政治正确太严重,恐怖

     
  18. 捞月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9:48

    我觉得最好搞一个男校或者女校,这样子比较好一点

     
  19. 追枫随岚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9:44

    一天到晚平权,平个鬼,生理差异就是生理差异,生理差异必然带来各种当年男女不同的优劣。不知道是不是平到后面,是不是也要男性每个月也来个月经才满意

     
  20. 王四毛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9:35

    生理差异,平权这个事挺深奥的,显而易见的平权最容易,稍微深一点就很麻烦。看投票目前的走势不支持的多,程序公平很重要呀。

     
  21. 黄歌海Hunmeo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8:58

    长期以来,男女各有所长被视为理所当然。而一旦家庭和基础教育者接受了“女生更喜欢洋娃娃,男生更喜欢变形金刚”这种刻板印象,必然在教育资源的投入与分配上作出反应,由此影响学童的后续发展。学童也可能在干预下改变自我认知,以及对特定学科或教育模式的态度。美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女孩可能早在 6 岁就形成了偏见:聪明是一种男性特征。

     
  22. 黄歌海Hunmeo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8:56

    变现增加歧视罢了,到时候男同胞们认为是女性天生不行才需要这种不公平的制度保护不就增加冲突。

     
  23. 小雨云舒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8:33

    多方博弈之下的结果,令人啼笑皆非。

     
  24. 2018年1月29日 at 上午8:01

    践踏程序公平,没什么好说的。改善女生数理考试成绩应该从教学环节做起。延长考试时间挺可笑的,女生成绩是提高了,但是数理水平真的提高了吗?自欺欺人而已。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