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还是它:性爱机器人如何影响亲密关系

  心理, 评论

(文/ Leah Reich)目前,你能从市面上买到的真正的性爱机器人只有一种,她的名字叫Roxxxy,是一个机器伴侣。她的设计十分接近真人,身高1.7米,身材苗条。她有一系列可供选择的发型和眼睛颜色。不同的型号还会有不同的功能,可以听你说话,跟你说话,或是爱抚你。

性爱机器人Roxxxy。图片来源:truecompanion.com

一枝独秀

经过近10年的研发,Roxxxy性爱机器人于2010年首次问世。Roxxxy具有不同的型号,其中RoxxxyGold这个型号的性爱机器人具有“性格”,而RoxxxySilver可以在做爱时跟你交谈。RoxxxyPillow则是最便宜的型号,她只有头和躯干部分,以及三个“输入口”:阴道、肛门和嘴。与其他完整尺寸的型号不同,RoxxxyPillow可以在不使用时收藏在隐秘的地方。

Roxxxy毫无疑问是一个机器人,但与一些女形机器人和人形机器人不同,Roxxxy不太会产生“恐怖谷”的效果(译注:“恐怖谷”是指尽管机器人与真人十分相似,但其与真人的差异会足够让人感到恶心)。Roxxxy更像是有性格的人体模型。尽管它的爱好与主人相同,但是它也会闹情绪,有时候也会犯困。

它也能够加载其他预设好的性格特征,例如“成熟的玛莎”、“年轻的洋子”或者“冷漠的法拉”等等。“洋子”刚过18岁,但她没什么经验并且愿意学习;“玛莎”经验老到,可以引导她的主人。“狂野的温迪”什么都愿意做,而“法拉”则需要多加哄劝。不过,“玛莎”也好,“洋子”什么的也罢,它们提供的可不仅仅是性体验——它们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伴侣,会与你在性爱前后交谈,或是在你没心情的时候为你代劳。它就在一边等着你来和她建立联系。

尽管Roxxxy所能提供的性格还很粗糙,但却是很有建设性的——至少让我们看到了性爱机器人的发展前景,尤其是在定制性爱机器人的技术日渐成熟的大背景下。在几十年内,性爱机器人可能会像震荡器一样普及,所以我们也可以开始考虑一下,性爱机器人对于人类文化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人形电脑天使心》中机器人的开关位置可能也蕴含了机器人与性之间关系的隐喻与思考?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从石器到机器

人类使用各种性爱玩具已经有数万年的历史,迄今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假阳具,来自距今超过两万年前,可以追溯到旧石器世代晚期。很明显,与Roxxxy不同,当时的性爱玩具是用粉砂岩做成的。

旧石器时代的性爱玩具。图片来源:assets.nydailynews.com

假阳具、震荡器、阴茎环、肛珠这些性爱玩具已经在人群中普及了颇长时间,而将遥控技术与性结合的,电脑驱动的性爱玩具则首次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它们与之前的性科技行使的功能并无二致——提供亲昵的愉悦感、私密的探索和性刺激。在某些个例中,它们也是个人身份的象征。

在震荡器被称作“性爱玩具”之前,医生们将它们用作医疗器械。助产士或理疗师会用一种被委婉地称为“盆底按摩”的自慰方法来治疗包括癔病在内的一些女性疾病。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徒手进行这种按摩的。尽管第一个震荡器于1734年就在法国问世,但直到19世纪末,蒸汽驱动和电动的震荡器相继出现,医生们才得以用机械代替徒手。虽然蒸汽驱动的机器十分笨重,使用起来也很困难,但许多医生还是心怀感激,因为手动刺激实在太过费力。

到了1902年,电器公司汉密尔顿海滩品牌(Hamilton Beach Brands)申请了一个专利,让他们可以直接将震荡器卖给消费者,打破了震荡器只用作医疗器械的局面。正因为这个专利的存在,震荡器成为紧随电动缝纫机、电风扇、电热水壶和烤面包机之后的第五种家用电器。震荡器在当时仍被宣传为保健和医疗器械,直到20世纪30年代,震荡器在性活动中的作用才通过成人电影变得更直接了。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震荡器发展出了两个主要的形状:光滑的可插入假阳具类型和外用的杖形按摩器。而由于大多数女性在不刺激阴蒂的情况下不可能达到高潮,因此在20世纪末,人们又开发出了Rabbit震荡器,它具有可插入的部分和外部的兔耳形部分——这个部分可以震动用来进行阴蒂刺激。

Rabbit震荡器的一种形式。图片来源:blog.passionparties.com

今天,可供女性和男性选择的性玩具玲琅满目。除了传统的类型和形状,遥控震荡器、可变速的定制震荡器,以及一些智能性爱玩具也纷纷面世。世界上“第一个可穿戴的智能震荡器”Vibease则由一个可在iPhone或安卓系统上运行的应用控制,伴侣的一方可以把它穿在内衣里,而另一方不管在哪,都可以对其进行远程控制……广大男性虽然也有许多性爱玩具可选,但却不像女用玩具那样能供个人和伴侣使用——多数异性恋男性的性玩具都是用来自慰的。

从这些产品开始,性爱玩具开始具备了类似性爱机器人的开发,例如FriXion,它利用传感器和机器人配件来辅助遥控性交。这些机器性器使用触觉技术,可以让使用者通过触感而非语言控制,远程抓握或插入他们的伴侣。此外,还有可以通过回应暗示来模仿人类对话的机器人,它们会问你喜不喜欢大胸,还会告诉你“我感觉有点下流哟。”

FriXion等交互式性爱玩具已经开始具备性爱机器人的一些特质,但其产品需求仍在于增进情侣间的联系。图片来源:pcauthority.com

然而,除了Roxxxy以外,目前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真正意义上的性爱机器人了。仿真机器人倒是有——尤其是日本的。日本的人形机器人中可能以Project Aiko最为人所知。这些机器人被用来充当心中理想女朋友或是完美秘书的形象,它们会说话,也会对人类的触碰做出反应。其中的一些甚至在胸部和私处内置了传感器,用来进行性应答,但它们不是专门用来作为性爱玩具的,至少现在还不是。

日本著名的人形机器人“爱子”(Aiko)图片来源:projectaiko.com

“我们目前正处在性爱机器人意义的转折点,”来自美国加州的世界性技术专家凯恩·马彻里斯(Kyle Machulis)说,“追溯‘性爱机器人’这个词的历史会把你带到一个分岔路口,一边是用于性交的机器人(最好的例子就是裘德·洛在电影《人工智能》扮演的机器人乔),另一边则是痴迷于扮成机器人的人们(钟表构件等等)。在恋机器癖时期,这两种人有过交集,但是据我观察,越来越少的人迷恋‘机器人’这种媒介,或者说这种美学;而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真正与机器人性交。”

在电影《人工智能》中,裘德·洛饰演性爱机器人乔。图片来源:hecklerspray.com

机器,还是“人”?

一些新奇的性科技与传统性爱玩具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前者基于分享和联系。作为个人的工具,震荡器虽然也可以被情侣分享,然而一些新型的性科技则在被发明时的本意就在于分享。总的来说,遥控阳具和性爱机器人的客户群都是情侣或男性,基本没有产品是专门针对女性市场的,也就是说我们在创造和观察性科技时站在了异性恋男性的视角。

性科技中的许多新兴潮流都是着重男性的。最初创造Roxxxy的本意是重造一个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中丧生的朋友,但她发展成了一个用来取悦主人的性爱机器人。有些人认为这种奴役方式并不惹人讨厌,因为人工智能本来就与真人还相差很远。

但如果我们将性科技和性爱机器人看成是“被共享的经历”的一部分,又会怎么样呢?假如我们在给这些性爱机器人编程的时候,能让它们不仅仅是受控制或如牲口一般被交来换去的对象,而使之成为与人们分享亲密关系的存在,又会怎么样呢?

性爱玩具是在女性癔症、性功能障碍和羞耻的阴影下诞生的,那么性爱机器人是不是也不得不带着它们本身的污名问世?

关于与机器人的亲密关系最著名的作品也许来自英国作家、国际象棋大师、Intelligent Toys有限公司CEO大卫·李维(David Levy)。关于机器人性爱的道德问题的大部分讨论都集中在他2001年出的书《机器人伦理学》中一篇名为《机器娼妓伦理学》的文章里。他在文中根据性爱机器人的复杂程度将它们分为不同类型。

李维认为,只要性爱机器人还是没有“人造意识”的制品,那么与性爱机器人发生关系或是用它们来进行性交易,都不涉及道德问题。然而李维指出,一旦性爱机器人获得了人工意识,就会有法律和道德两方面的问题了。而且这些问题不但涉及人类,更涉及那些性爱机器人本身。

然而,即使性爱机器人目前是没有意识的,它们的确具有人类的外部特征,并且人们为它们编程时都尽量使之与真人相似。实际上,人们在制造她们时脑海里都有一个模板:一类可以让异性恋男性拥有并控制的女性。

《我的女友是机器人》剧照。当性爱机器人成为新的性别角色,异性恋男性的“女友”是否会从“她”变成“它”?图片来源:simontay78.com

如果女性是大多数性爱机器人的原型,那么我们便是在冒险重塑已经根深蒂固的性别角色,特别是在性方面的角色。真那样的话,就不免太糟糕了。不管是对于男性还是女性来说,性科技有着缓解在人类中长期存在的问题的潜力,它可以帮助我们应对性功能障碍和深入骨髓的孤独感。但如果我们创造出来的只是一群新的二等公民、一群供人占有的性生物,那我们便会又一次使彼此更加疏远。(编辑:Calo)

编译自:Leah Reich. Sexbot slaves. Aeon

图片来源:news.xinhuanet.com

 

拓展阅读

“杀死”一个机器人,会有什么问题?

恐怖谷:人形机器人看上去很灵异?

果壳网相关小组

下载知性APP 你可以做得更好

更多相关讨论,点我访问知性社区(原果壳性情)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