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菌显示屏手机,你有必要来一个么?

  前沿, 工程

(文\Betsy Morais)只听“扑通”一声,又一台手机掉进马桶。昔日流光溢彩,如今污秽满身。“前几天,我18个月大的宝宝刚把我的iPhone掉到马桶里”——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生物化学家迈克尔·菲施巴赫(Michael Fischbach)如是说道。但他可不会轻易被马桶里的细菌吓倒。“我伸手把手机掏出来,它居然还能用!于是我把它拎到水池里冲洗一番,然后就继续干活去了。”他大笑说道,“可能我不像别人那么害怕细菌。”

抗菌显示屏 赶走手机细菌

但真要害怕起来,那可就不得了。现在“细菌恐惧者”们终于等到了福音:在刚刚举办的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 CES)上,玻璃制造商康宁公司(Corning)发布了一款全新设计——“康宁猩牌抗菌保护玻璃”(Antimicrobial Corning Gorilla Glass)。康宁的强化玻璃系列品牌“猩牌玻璃”,已被智能手机广泛采用。现在康宁又给强化玻璃加上了抗菌剂,开发出手机抗菌新科技——这等于是给我们的高质量生活,又加上一层防护罩。新产品刚一推出,就受到“疑病”人士(他们常怀疑自己患上了某种其实并不存在的疾病——译者注)的热烈欢迎。有人在博客上赞道:“康宁发明的这款玻璃,真的能杀死感染你智能手机的细菌!”

康宁抗菌玻璃的奥秘,在于其中添加的银离子。早在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就注意到银的抗菌能力,因此他大力倡导用银来治疗伤口。负责研发抗菌玻璃的首席科学家和项目主任乔伊迪普格·拉希里(Joydeep Lahiri)说,银离子“和一般的抗菌剂不同,它会和细菌发生多种不同反应。”正因为银离子可能发生的反应多种多样,所以“细菌很难演化出完全抗银性。”但也正因为如此,科学家很难确定,在灭菌上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究竟是何种机制。“银离子似乎能干扰细菌细胞的氧气代谢,”菲施巴赫介绍说,“这些细菌细胞和我们人类一样,也要靠氧气生存。但在某些化学作用下,氧气也可能变成毒气。银似乎就能起到这样的作用。”拉希里说,康宁公司研究人员在测试中发现,若给玻璃加入银离子,可以减少其表面99.9%的细菌——99.9%!这个数字自己就是最好的宣传语。(银离子在外用时虽然有杀菌的作用,但是内服是无效而且危险的,请看:胶银:不是万能灵药,让你吃成“蓝精灵”倒是可能)

非要赶尽杀绝?

但是乔纳森·艾森(Jonathan Eisen)说,就算人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大规模杀灭细菌,其后果实难预料。艾森教授任职于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专门研究微生物群落。他认为,把手机表面的细菌都清除干净,可能会对生活在我们体内、体表和周围环境的微生物群,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艾森说:“我们大力颂扬某种化学或物理方法的灭菌功效。但其实我们真的要把细菌赶尽杀绝吗?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告诉我,在一部绝对安全的手机上,可能有哪几种细菌,数量又是多少。“但现在我们不分青红皂白,把手机上的细菌一概抹杀。就像那句老话说的,‘老虎吃人啦,我们去把所有动物都杀掉!’”

但是拉希里向我保证,抗菌玻璃不会给微生物生态环境带来毁灭性的的打击。“减少手机细菌数量当然是件好事。”他说,“这没什么不对的。而且我们的产品跟抗菌肥皂或抗菌洗衣机又不一样,我们不会把抗菌材料弄得到处都是。”很多人担心,抗菌肥皂和抗菌洗衣机之类的产品会破坏生态系统。“至于抗菌显示屏,人们大可不必担心。”

康宁公司在新产品的推广材料中写道:“在我们的移动设备表面,生活着成千上万的细菌。”——这真是太可怕了!只要想想你每天有多少时间是和手机一起度过的就够了。无论你是在夜店吧台边小酌,还是在公园长椅上小憩,每当你掏出手机,你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象:那无数可怕的入侵者,正慢慢攀上你的手指,爬进你的耳朵。(而且就算有了抗菌显示屏,手机背后怎么办呢?那里可没有杀菌玻璃的保护!)其实,大部分生活在你手机上的细菌都是纯良无害的。艾森教授和环境微生物学家杰克·吉尔伯特(Jack Gilbert)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喜欢附着在手机上的细菌,其实都是人类皮肤上常见细菌的变种。研究者还从鞋子里提取了细菌样本。研究组成员格鲁吉亚·巴吉尔(Geórgia Barguil)在报告中写道:“虽然我们在鞋子和手机上发现的许多细菌都拥有致病性,但人们也无需惊惶。因为就算你天天接触这些细菌,也不意味着你会生病。”

预防疾病新方法?

在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会现场,拉希里亲自实验,展示新显示屏的功效。他用棉签从现场参观者的智能手机上提取样本。“我们测量了手机的受污染程度,发现有些手机受到的污染相当严重。但如果你有了抗菌手机,知道手机细菌数量比以前大幅减少,你一定倍感安心。”

特别是对于那些必须经常接触各种病原体的人来说,带上这样一部手机,似乎是不错的疾病预防策略,就像我们努力预防感冒一样。一项发表在《医院传染杂志》(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的研究称,在医院内科病房,随着医护人员使用移动设备的频率逐渐增加,他们因此受到病菌感染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但也许我们不应拿医院的卫生标准,来衡量我们的日常生活。比如说,我们在医院当然会使用抗菌导尿管。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不会因为碰到触摸屏而纷纷死掉”(菲施巴赫语)。

尽管如此,灭菌显示屏仍然不失为一项为洁癖者量身打造的伟大发明。它是如此光彩夺目,以致于其他一切疑虑,都淹没在它的耀眼光芒之下。菲施巴赫说:“我认为,抗菌玻璃会是一个相当成功的产品,不管它是真的解决了我们的实际问题,还只是迎合了我们的臆想。”

颤抖吧,细菌。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本文编译自New Yorker Elements:A KILLER PHONE

果壳相关小组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