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十日谈:无眠

  艺术
作者:

这是一个类似《十日谈》的背景:世界末日来了,7个智慧的女科幻作者和3个英俊的男科幻作者相约到城郊的地堡里躲避末日。地堡里有花草、人工照明和美酒。他们约定轮流着每天由一个人来讲一个关于末日的故事,并约定每天商量出一句形容语,这天讲的故事必须符合这句形容语。因为他们互相都比较了解,这句形容语会对这个讲述者是一个挑战。这10个末日故事组成了这个“末日十日谈”系列。

作者简介:翊,女,作品有《您好,异星人陪聊》、《梦极》等。文字清新自然,明快舒畅。

本期形容语:比死更悲惨的末日


/gkimage/yp/c7/8n/ypc78n.png

故事仿佛是从一杯咖啡开始的,仿佛不。

末日总是来得一点创意都没有,自从年初科学家发现一颗小行星要在年末撞上地球,世界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乱了套。人们冲上街嘶吼,狂欢,发出平时不会发出的尖叫,仿佛要在极端的痛快中等待末日来临。不过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两天。两天之后,街道静极了,静得仿佛能听见十二个时区外的狂欢声。空酒瓶和垃圾间躺满了人,他们累极了,在呼呼大睡。

当第三天清晨的阳光照到身上时,人们这才懒洋洋地起来。他们看了看时间,发现充满死神气息的小行星又离他们近了一步,而他们活着的日子又少了一天——人群在这时沸腾了,他们埋怨自己,埋怨他人,怎么可以让宝贵的生命在睡眠中度过呢?

“给我兴奋剂!”有个人发出呐喊。

可是那种东西早在小行星出现的恐慌之时就被用光了。

“那么,给我咖啡!”另一个人发出呐喊。

接下来的日子所有的咖啡馆和咖啡店铺被洗劫一空,原本只有艺术家和写作者房中会经久不散的醇香布满了整个世界。在街上人们随手拿着一把褐色粉末或者豆粒,在眼睛将要闭上的时候就吞下一口,然后整夜继续蹦跳、呼喊、狂欢。这样子就好像许多年前在非洲丛林里第一次吃下咖啡的山羊。

世界上什么都是有限的,咖啡也不例外。一个月后,正好是2月14日前夜,人们吃光了最后一粒咖啡豆,而距离小行星的到来还是遥遥无期。对于睡眠的恐慌又一次在人群中蔓延,夜幕降临让不少人为之颤抖——但这一次人们胜利了。

情人节的清晨,早已关张大吉的化妆品公司和工厂废墟,在这一天终于有了人影。有人强忍着睡意在游荡,他们打算为自己或者自己的情侣选择一份最后的礼物。托这些人的福,那种新研制出,还没来得及大量投放市场的东西,才被从黑暗中挖掘出来。

那是被称为“咖啡肽引质”的最新药物,一旦服用,大脑腺体就会源源不断地为身体提供被称为咖啡肽的神经递质,让人持续兴奋,无法入眠。仅剩的几个还在工作的科学家告诉人们,这种药物原本是作为减肥药成分被开发出来的。

至于服用量多少,有什么副作用,他们也不清楚。

但再研究下去也没必要,一是没有用,二是没人会听,三是科学家们也要去狂欢了。

在行将灭亡之前,人类迎来了无眠时代。

他们躲进迄今为止所有的娱乐中,疯狂地花费着生命。他们试图逃避即将死亡带来的恐惧,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山后面是另一座山,恐惧之后竟然是漫长的空虚——再也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了,人们花完了钱,享受完世间的一切,死亡却迟迟不来。而这时,人类最后可以逃避的地方,睡眠,已经被他们扼杀在几个星期之前。

游荡代替了狂欢,沉默代替了喧闹,还活着的人们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在街上幽灵般地游荡。有些人徒劳地躺着想进入梦乡,结果他们闭了几天的眼睛依旧换来黑色的眼圈。每个人内心都充满了睡眠不足的焦躁,想吵架,想打人,可是疲惫的躯体却无法承当那么大的负荷,人们能坐的只是走,走,走,这样就不会被睡不着和痛苦折磨了。

后来男女老少都穿着脏得看不出颜色的衣服,排成一列,漫无目的地顺着道路行走。到了最后,整个世界寂静无声,只剩下一长串如同黑衣死神般的队列,贯穿各个国度。那都是困倦却又无可奈何的人们,他们在诅咒那颗该死的小行星,诅咒咖啡肽,甚至诅咒自己。再恶毒的语言也无法唤回过去,他们的无眠依旧根深蒂固。

一年后,那颗小行星终于落到了地球上。它冲过大气层的瞬间在天空划出了一道壮丽的直线。玫瑰色的天空下,它坠入海中,强大的冲击力制造出巨大的海啸,雪白而高耸的海浪向岸边冲去,而在那岸边,是一道黑色的队列。

白色的直线将黑色的直线吞噬了大部分,许多人被卷进海中失去了踪影。仅剩下的黑色队列有片刻的停顿,困倦至极的人们花了一点时间才弄明白那颗小行星已经来过了,然后又花了一点时间弄清楚自己成了幸存者。在这短短的时间过后,世界重新寂静,那条黑色的队列又继续行进起来了。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生活,他们会继续走着,继续走,直到最后一个人能永远地睡去为止,直到人类的末日。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