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十日谈:新年灵魂趴

  艺术
作者: 糖匪

这是一个类似《十日谈》的背景:世界末日来了,7个智慧的女科幻作者和3个英俊的男科幻作者相约到城郊的地堡里躲避末日。地堡里有花草、人工照明和美酒。他们约定轮流着每天由一个人来讲一个关于末日的故事,还约定每天商量出一句形容语,这天讲的故事必须符合这句形容语。因为他们互相都比较了解,这句形容语会对这个讲述者是一个挑战。这10个末日故事组成了这个“末日十日谈”系列。

作者简介:糖匪,女,幻想小说作者,“思兔”品牌策划人,主持人。作品有《八月风灯》、《镜像》等。文字舒缓内秀,细腻铺陈。

本期形容语: 信息爆炸的末日


/gkimage/12/f3/i5/12f3i5.png

一旦有人开始作弊,就意味着游戏规则被重新书写。比如你衣着光鲜坐在一群和你一样人模狗样的杂种中间玩着轮盘赌,然后有人在桌子底下使了点小手段。她成功了或者没成功,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很快其他人也想到能让小球停在他的幸运凹槽上的办法——古代中国人怎么说来着,“虾有虾路?”然后看起来是轮盘赌的游戏很快变成像是轮盘赌的玩意。是的,你也不甘落后,你努力跟上别人,甚至比他们走得更快,但最后你猜怎么着,你发现你自己已经站在大街上和瘪三们一起把手指插进黏糊糊的球,比着谁的球击倒的啤酒瓶更多。

你赢了,你输了。

游戏已经不是原来的游戏。赢了,也一无所获。

所有的人都是输家。

运动员有兴奋剂,政客们说谎,演员们深谙大众心理学,军人为敌国研发生产有毒奶粉,我们——“说客”,老套的说法叫媒体人,则靠着信储器获得赖以为生的点击率。

当然,作为第一个作弊的人,显然是不会想到那么远的。就像第一只使用工具的猴子不会料想到人类社会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抽象语言才是人类出现的标志。”喷嚏纠正我。“这很好理解。简单模仿只能使劳动能力和技术呈加法增长,而抽象语言的产生使社会生产力能呈乘法增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其他灵长类动物进化时间相同而我们成为人类的重要原因。”

“别碰我的潜意识。”我翻了个白眼,继续埋头编写化身程序。再过两小时“新年灵魂趴”就要开始。现在通往“客厅”的通道里一定挤满了各种没被邀请的化身,最新升级的警卫程序严格把守入口。部分随机邀请的平民宾客可能已经早早到了,他们那只有视听感觉功能的三维动态图像化身正伸长脖子贪婪地汲取每一个数据,作为在场者。所有人都在等着我们入场。我们,垃圾,废物,盗名欺世的作弊者。

“嗨,集中精神!”喷嚏叫道。

“见鬼,你这个偷窥狂!”我跳起来大骂。“再读我的潜意识我就把你给关了。”

“不需要我服务了吗?”

手中的VINTAGE仿塑料键盘横飞出去,摔成两半。这是我的回答。

“仿的太棒了,真像塑料!”喷嚏兴奋地拍打两只粉红色前爪。

看,这就是所谓的高级订制信储器。

“根据你本人的性格和喜好订制,完全一样,完全的同心同德!”这就是销售当时的原话。他还说什么来着?“本公司将保证你们相处愉快,最重要的是,本公司精算设计大师制造的信储器不仅拥有令人震撼的宇宙数量级的存储能力,还能——随时提取大众反馈数据结合你的个人品味提取出你需要知道的信息。额,简单地说就是,你还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就已经给了你。”

这番话说得我喉咙发干。我吞下口唾沫,开口问了价钱。

天价。但可以分期付款,而且,据他所知(他用了个挤眉弄眼的颜文字)另一位知名说客正准备订制信储器。

最后那句话杀伤力太大。他本不必这样。

那时候我的境况不怎么妙。做说客做得越来越力不从心。每小时每分钟每秒都有新的流行语,新的科学发现,新的宗教纲领,新的社会形态。世界本身就已经光怪陆离,再加上各种嫁接,胡编乱造,好吧,说客本身就是制造混乱。

怎么能在一篇专栏里看似无意地甩出一句话让读者震得内啡肽猛增胜过嗑药,怎么能在每年一度的虚拟空间聚会造型闪到人折腰、狗瞎眼?怎么能造出一个有一年寿命的流行语,就好像去年明姐把年度虚拟空间聚会叫做新年灵魂趴那样?

要新奇要高深要屌得很讨人喜欢。

我的脑容量不够,记不住那么多事,更别提把他们翻出来得瑟。

再继续下去,很快就会失去足够点击率来混饭吃,更别说什么“年度灵魂趴”的邀请函。

听说有的说客犯禁改造了神经系统,我也去试了一把。大脑信息储存没有问题,超负荷运作却不可能,神经外科医生称这属于心理层面问题,人的灵魂无法承受那么多信息。

靠,灵魂?!

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销售找上我,说了上述一番话。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买了喷嚏,当时他还不叫喷嚏,然后和他做了超声波关联,设置了基本设定,定期维修升级,虽然费用昂贵但物有所值。我拿到了今年“灵魂趴”VIP邀请卡。

“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你凭什么把我弄成这样?”

喷嚏始终对他的长相耿耿于怀。这事我有责任。当时没怎么上心,对方设计师问我有什么要求,我随随便便回答说圆圆的毛绒绒的会比较招女孩子喜欢。结果喷嚏就被做成圆脑袋圆身体,身体前面还有个大兜的奇怪样子。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快给今年的化身设计一个牛造型。”

“好的,牛造型。”喷嚏从大口袋里拿出一张奶牛的照片。

喷嚏太像我了,尤其是欠抽这点上。最早我还可以威胁喷嚏不给他升级,但没多久这招就失效了。我太依赖喷嚏,升级对我而言更需要。我知道这点。喷嚏也知道。

如果人人都在作弊,那你只能让你的方法变得更猛。好在我得了先机,最早使用信储器,最早获得关注积累财富,用财富给喷嚏安装更先进的补丁,然后用他积累更多的财富。

“喷嚏,你听好了。快从资料库里调出最古怪最复古的造型。我要是在‘新年灵魂趴’上出丑,就别指望以后的点击率,就没有钱给你装补丁,即使我想让你升级!”我大吼道。

沉默了一秒,只一秒。“新鲜的桔色成为时尚关注的焦点,与深绿蓝同时选择,配合水晶璀璨金杏橙唇彩、含有珠光的橙色腮红,会令妆容轻快柔和,辉煌灿烂。”

“这是什么?”我问。

“地上文明的GAY妆。”

不错。我手指飞快敲打键盘编入相应程序。其实有化身套装,也有形象转化器,不必用那么原始的方法。不过今年流行费劲的操作。虽然效果看不出有什么差别,但差别一定是有的。

“继续,喷嚏。”

“树蛙把卵下在树叶背后。”喷嚏顿了一下。“哦,不对,是烫金喇叭裤。”

还不够炫,肯定会有人想到猫王造型。LADY GAGA或者剑齿虎怎么样?穿烫金喇叭裤的剑齿虎……

“裸体人物成为普遍存在的载体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裸体是动机的团结的统一和用于认知这一动机的机制的最为卓越的完美例证。”喷嚏说。

“所以你的建议是?”我停下手里的工作转身看喷嚏。他背后皮肤的颜色有些深。

喷嚏少有地沉默下来。圆乎乎的面孔上出现了近乎阴沉的表情。

“你是说让我上裸体虚拟形象。如果表现不出皮肤的质感,就会显得很粗糙很伪劣。”我顺着他的方向说下去。

“马道猬盯上一只新鲜多汁的蠕虫。”喷嚏拖长声音说着,突然整个身体震了一下。“对不起,我其实想说的是生殖行为在宗教仪式中普遍盛行,被展示为所有文明的确切形式。”

可怕!喷嚏居然在道歉。事态严重。我曾经在廉价专栏上看到机器人革命杀害主人的故事。必须先安抚喷嚏的情绪。据说百分之九十七的凶杀案都是因为情绪激动。“喷嚏,时间不多了。你必须帮我赶上灵魂趴。这对我和你生死攸关。”我软绵绵地说道。

喷嚏抬起头。与此同时在他体内无数个声音汇成可怕的嗡嗡声。我慌忙要切断他的电源,才想起信储器一旦开启就无法关闭。就在我束手无策准备被喷嚏的噪音折磨至死的时候,他恢复了理性。

“生气了?”他问我。“生病了。人类和动物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优势的关系。”

“比如圣乔治杀死龙。是的,我很生气。”

“但在埃及动物就是神。”

“别忘了我有古代中国人的血统,我的祖先善于分解所有动物。”

“亚述崇拜动物因为他们有力量。我真的病了。”

我有些担心地摸摸喷嚏。“如果我不生气你会觉得病吗?”

“信息在爆炸式增长,利用——词汇随机组合,还有故事模型,增长速度太快,我有些跟不上。吃竹子的动物很可爱。所有信储器都会死。”

“是谁?”我还想到了曾在古欧洲大陆肆虐的黑死病。但我把这个想法咽了下去。可能因为和喷嚏同步关联,我觉得各种念头也正在脑子里几何增长。

到底是谁干的!

“一个落魄说客。他把信息,正确的,荒谬的,真实的,谎言——正确制作高蛋白晚餐的关键是——随机组合,这不是病毒,所以杀毒软件辨识不出来。”

摧毁别人的信储机,就等于为自己赢得机会。好吧,无论是谁,他创造了新的游戏规则。某种意义来说,他创造了一个公平竞争到底的环境。也许是这样。

但是,等等。“振作点,喷嚏,刚才,你想说什么来着,那可怕的合声?”

“地核核爆装置——启动。地球卫队被某一条信息误导。可能是。或者这条信息本身就是谎言。不对,是彗星撞地球,哦,不,是银河系全息化。总之——

“末日来了。你喜欢参加趴体吗?”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