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侦探——有关法医昆虫学家的故事

  社会, 评论

当警察和普通病理学家面对面目全非的尸体束手无策的时候,苍蝇和蝇蛆可能会帮大忙。伦敦自然史博物馆的法医昆虫学家们会告诉你更多有趣的故事。

著名的Ruxton蝇蛆

在伦敦自然史博物馆昆虫所(Natural History Museum’s Department of Entomology)的实验室,首席研究员Martin Hall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对着荧光来回晃动进行观察,瓶子里的褐色条状小虫在透明的溶液中不停地翻滚。

“这就是著名的Ruxton蝇蛆。”他说。

如果不是这些蝇蛆,Buck Ruxton的案子可能早被遗忘了。这件案子在1936年的英国可谓是名噪一时。

Buck Ruxton出生在孟买,后来在英国兰卡斯特城(Lancaster)开了家诊所,做起了全科医生。他医术高超,受人称赞,只是疑心太重,总是怀疑他的女友Isabella有外遇(至今仍未发现任何证据)。终于,强烈的嫉妒心使他失去了理智,他掐死了Isabella,接着又杀害了他们的女仆,以免走漏风声。

Buck Ruxton不愧为一个专业的医生——他肢解了尸体,并且移除了上面所有的特征标记,比如痣和伤疤。尸体被分成了70多块,包在几份旧报纸里。然后Ruxton开着车,将这堆可怕的东西扔到了百里之外苏格兰边境的一条溪流中。

可是他犯了两个致命错误。用来包裹尸体的旧报纸有一份是专刊,仅在兰卡斯特和摩坎比(Morecambe)两个地区发行。另外,他驾车回来时撞倒了一个骑车的人,被警察记下了牌照。

不过,对案件的侦破起关键作用的是一个叫AG Mearns的昆虫学家。通过研究爬满尸体的青蝇幼虫,他确定这些蝇蛆的年龄是12-14天,从而推知尸体被扔到水里的具体时间。铁证如山,最终Ruxton被判处了绞刑。

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利用蝇蛆来破案。现在由于《犯罪现场调查》和《识骨寻踪》等电视剧以及《沉默的羔羊》等电影的风行,法医昆虫学家(forensic entomologist)对人们而言不再陌生。他们主要工作是研究尸体上的蝇蛆,确定具体死亡时间。

Martin Hall是自然史博物馆300多名幕后科学家之一。他看起来彬彬有礼,身手敏捷,平易近人,一点也不像电视上所展示的昆虫学家的形象。当我们走进泛着恶臭的蝇蛆培养室时,他幽默地说:“这里的味道很奇怪。不过稍微有点甜味,是吧?”这里蝇蛆以腐烂的肝脏和狗粮为食。

感知死亡的苍蝇

许多种类的苍蝇在其幼虫即蝇蛆时期,以腐肉为食。其中最吸引Hall的是丽蝇科,包括英国最常见的绿蝇和青蝇。即使在十里之外,它们也能感知到死亡的气息,首先找到尸体,因此它们成为了法医昆虫学家的首要研究材料。

在这里有必要简述苍蝇的发育过程。它的一生要经过卵、幼虫(蛆)、蛹、成虫四个时期。卵期的发育时间一般少于24小时。苍蝇的幼虫俗称蝇蛆,以腐肉等腐败发酵有机物为食,该期可持续五天或更多,可细分为三个龄期。蛹期一般持续一个星期。最后由蛹羽化为成虫。

许多因素影响这一发育过程,比如环境温度、尸体大小、在室内还是室外,以及尸体是裸露还是着装的。法医昆虫学家的工作就是收集尸体上的蝇蛆,考虑可能的影响因素,推算出第一只苍蝇找到尸体的时间。“三天后,普通的病理学家就很难推断死亡时间了。”Hall说,“蝇蛆则可以告诉我们更准确的信息。一般在蝇蛆发育的第一个星期内,我们的推断误差不超过一天。即使尸体被焚烧了,利用蝇蛆也是可以推断的,而这对普通的病理学家而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法医昆虫学

法医昆虫学家向警察提供的死亡时间数据被称为最小死后间隔时间(postmortem interval,或 PMI)。死后间隔时间指发现、检查尸体时距死亡发生时的时间间隔。而最小死后间隔时间不包括从死亡到苍蝇找到尸体这段时间。Hall说:“我们能确定的是苍蝇什么时候找到尸体。在夏天或室外,从死亡到苍蝇发现尸体可能只需一小时,而在冬天或室内则要久一些。”不过,最小死后间隔时间就足够为案件提供关键的证据了。

尸体上蝇蛆的种类也很重要。“如果我们在乡下发现了一具尸体,按常理上面的蝇蛆应该是各种种类都有,但如果我们只找到了一种,比如说,在城市更常见的蝇蛆,那么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地说,这具尸体是从别的地方运过来的。”Hall说。

Hall的工具箱包括一个用于捕获苍蝇的可折叠网兜,一个放大镜,一个数字温度计,一个可定期记录环境温度的数字记录器,以及飞机上常用的塑料咖啡勺。Hall解释说,用这个勺子舀蝇蛆很方便。有的虫子在现场用沸水杀死,保存在乙醇中用于将来分析;另一些则被送到培养室,在合适的温度下进行培养。“它们可以提供更多的信息。比如,如果我知道这类蝇蛆变成成虫需要二十天,而培养十天后它们就变成了苍蝇,这样我就知道拿到虫子的时候它们的年龄是十天。”Hall说。

最近美国在考虑使用附满蝇蛆的腐肉的气味作为PMI的主要指标。Hall等正致力于利用热成像技术研究蝇蛆,蝇蛆的温度越高,它们的年龄越老。对于法医昆虫学家来说,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古生物领域里的法医昆虫学

Heather Bonney的办公室在Hall的楼下,门上标着“古生物学”。她常打交道的是那些年代久远的尸体。“这个人大概是公元前7000年死掉的,他现在已经9000岁啦。”她一边说一边熟练地拿起一个已经石化的头盖骨。Heather Bonney是自然史博物馆的法医人类学家,和Hall一样,她看起来活泼愉快,且实事求是。除了忙于自己的研究,有时候她也会帮助警察完成一些调查工作。

和Hall不一样的是,她的研究关注的不是死亡时间,而是确定尸体身份。她所参与的工作都很引人瞩目。“这些尸骸不是被焚烧了,就是被肢解了,腐烂得面目全非,我的工作就是帮助确定这些人的身份。”Bonney说。

“一般我都会去现场进行检查。尸骸在什么地方被发现和尸骸本身一样重要,尤其是在找不到多少组织残骸的情况下。我们到那里会尽力复原所有能复原的东西,包括一块小小的骨头。”Bonney说。

法医人类学可以确定到底是人类还是动物的残骸,并推算它在那里呆了多长时间了。骨头分解腐烂的速度比肉慢很多,并且受很多因素影响,比如湿度、氧气浓度和泥土成分。

通过观察头骨和盆骨Bonney可以判断出尸骸的性别,而牙齿和关节则可以透露有关年龄的信息。接着对头骨进行详细测量,检索数据库以确定其种族血缘。进一步对臂骨和腿骨进行测量,将数据进行计算拟合。这样就基本完成尸骸鉴定的工作了。有时候她的分析结果会提供有关以往疾病和创伤的信息,这对进一步分析非常重要。

早在800多年前的宋朝,就有利用苍蝇“追腐逐臭”的特性提供线索侦破命案的故事。现代的法医昆虫学也证明,小蝇蛆也能做大事情。真是啥都不能貌相啊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