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光辉:科技在科幻中的正面形象

  艺术, 评论

科幻中难得见到科技的正面形象

最近上映的《超验骇客》有点儿特别,特别之处在于它对于科技的态度。威尔变成网络超级威尔之后,并没有像一般科幻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变成妄图统治世界的大魔王,实际上他成为了科技的化身,展现了科技在科幻中难得的正面形象。之所以说难得是因为,在科幻电影中,科技大多是以负面形象出现的。这个现象可以追溯到科幻诞生之时。

 

反思科技是科幻的天然职责

1816年,正处于工业革命前夕,敏锐之士已经能够感受到科技即将改变世界的冲力。雪莱夫人本来是想写一部吓人的哥特小说,却把自己平时对于科技的观察与思考写了进去。在小说里,弗兰肯斯坦借助科技(而不是魔法),复活了一个由尸体碎块缝合而成的怪物,这怪物与世界格格不入,最终,失控的怪物杀死了它的创造者。因此,《弗兰肯斯坦》成为了世界上第一部以描写想象中的科技产物为主要对象的小说,而且,一开始就是以反思科技的面目出现。

来自电影《科学怪人》  (1931)。

从经典意义的科幻诞生伊始,反思科技的隐忧就成了科幻的天然职责。经过近两百年的发展,在反思科技方面,科幻已经形成了诸多经典套路:

1、邪恶科学家制造出超级武器,妄图统一地球/毁灭世界/重建秩序,最后被好人打败。此种叙事下,科技是纯粹的恶。

2、出于善意的目的,科学家做出某种发明(不是武器),因为天灾/人祸,发明失去控制,变得危险。通常情况下,发明最后会被毁灭。此种叙事下,科技是恶的,即使初心是好的,终归也是要失去控制的,变成恶的。

3、科学家制造出超级武器,被恶人操纵,用于统一地球/毁灭世界/重建秩序,最后被好人打败,超级武器被摧毁。此种叙事下,科技是中性的,看掌握在谁手里。在好人手里,科技是好的;在坏人手里,科技是坏的。

4、科学家做出某种发明,给人们带来诸多好处,人们欢呼万岁;但不久,该发明的弊端显露出来,人们诅咒该发明以及发明家。但最终,人们接受了这项发明的利与弊。此种叙事下,科技是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

然而,套路的出现,一方面成就了科幻,一方面又束缚了科幻。相对科幻本身的博大与浩渺,仅仅将科幻用于反思科技,完全是忽略了科幻的另一面。

 

技术光辉

雪莱夫人之后,凡尔纳意识到科幻也有另一面——展现科技之美和科技的积极意义。在他笔下,科技的产物是实现人类梦想的最佳工具。从《海底两万里》里的鹦鹉螺号潜艇,到《大炮俱乐部》里的哥伦比亚炮,从《机器岛》里的巨型海上浮城,到《征服者罗比尔》里的三栖飞行器,莫不如此。

后世也有诸多作家继承了凡尔纳的写法,以表现科技的光辉为己任。虽然数量上要比《弗兰肯斯坦》那种少得多,但是它们组成了科幻迎风向前的旗帜,是我们之所以走向未来的动力。

这里仅举几例。

——完成任务

007系列不是标准的科幻,但是里面Q博士各种新式发明,不但帮助007在泡妞的同时顺便拯救了世界,而且还让观众获得了极美妙的观影体验。你看,没有这些奇妙的高科技道具,007以及类似的间谍/特工/警察,肯定是无法完成任务的。

来自电影《007:大破天幕杀机》,给007提供技术支援的Q博士。

——成为超级英雄

托尼·斯塔克本是亿万富豪、发明家兼花花公子,穿上微型核反应堆驱动的钢铁战衣,就成为无往不胜的钢铁侠;布鲁斯·韦恩白天是风度翩翩的绅士,晚上穿好一身高科技装备,就成了行侠仗义的蝙蝠侠;蜘蛛侠是被辐射变异的蜘蛛咬出来的,绿巨人是被致命的伽马射线照出来的,美国队长是被超级血清催出来的,虽然不可重复,也确实没有什么科学根据,可作者好歹愿意说:这是科技的力量。好吧,没有科技(还有运气),你肯定成不了超级英雄。

——求解未知

物理学家费米问道,要是外星人存在,那“他们都在哪儿呢?”电影《星际迷航》给出答案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发明曲速引擎,还不能进行超光速飞行,而用曲速引擎进行超光速飞行是能够加入宇宙俱乐部的前提条件。你看,找不到外星人,不能怨别的,就是因为咱们科技水平低嘛。

——拯救世界

电影《世界末日》中,一颗佛罗里达半岛那么大的小行星向地球袭来,人类危在旦夕。关键时刻,一艘宇宙飞船载着一队宇航员和一队石油钻井工人,克服了千难万险,降落到小行星上。为什么要送石油钻井工人去小行星呢?原来是要他们在小行星上打个很深的洞,再把核弹塞进去,引爆小行星。结果,他们成功了。你看,要是没有宇航技术、钻井技术以及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致命的发明——核弹,我们就会像恐龙那样全部死翘翘了。

 

包含了思考、谨慎与理性的乐观才是真正的乐观

同样是一支玫瑰,有人看到的是花里有刺,有人看到的是刺里有花。科技就是这样一朵玫瑰。科技的成果有目共睹,但科技带来的弊端也是真实存在、不容否定的。正是这种两面的视角,才让科技的乐观面走得更稳、更远。

应该说,包含了思考、谨慎与理性的乐观才是真正的乐观。

何况,虽说人类科技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成就,但离我们的梦想还差得很远。

且不说人类不过在家门口留下了几个脚印,也不说抵达海底最深处的人不过十来个,也不说癌症还是不治之症,霍乱和疟疾还在很多地区肆虐,也不说意识和智慧的本质没有搞清楚,更不说寻找宇宙、生命及一切的答案,单是每天都需要充电的手机电池就足够让你明白:科技还在路上。

海伦·凯勒说过一句话:“破解群星的奥秘,发现新大陆的存在,打开人文精神的新思路,都不曾是悲观主义者的功劳。”未来学家马特·里德雷认为:“进步依赖于创新,而创新需要乐观主义。乐观主义盛行的地方,创新也会盛行。”

理性的乐观主义是科幻中难得却不可缺少的美,表现科技之美和科技的积极意义的科幻作品,并没有太多,还可以更多。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