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的小红点是如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互联网


人们在抵制科技巨头的过程中很难达成意见一致,在面对小红点问题时同样莫衷一是。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批评科技界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也越来越难弄清这些人到底有哪些共同之处。虽然批评人士隶属于各种各样的政治派别,但他们都认为 Facebook、Twitter 和 Google 对全国性话题的影响过大。由此还引发了另一个普遍存在的担忧:我们作为科技产品的用户,与手机以及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发展出了一种不健康的关系。

虽然人们能在宏观的笼统问题上达成一致,一旦涉及科技公司带来的具体隐患时,所有人又开始众说纷纭。

不少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士都对科技发展持怀疑观点,堪称“变节者”。作为一个突然出现的新兴群体,他们的存在只是让当下的讨论变得更加复杂混乱而已。

去年晚些时候,Facebook 点赞功能的联合开发者贾斯汀·罗森斯坦(Justin Rosenstein)便宣称,该功能带来的是一种“虚伪的愉悦”。今年一月,担任苹果股东的 Jana Partners 投资公司在给苹果公司的信中警告称,苹果的产品“或许会在无意之中产生负面影响”。

除了像在白沙导弹靶场(White Sands,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在这里爆炸——编注)的奥本海默(Oppenheimer,他于 1945 年主导团队制造出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被誉为“原子弹之父”——编注)一样对科技发展充满担忧之外,批评人士还对科技公司展开了猛烈抨击。他们警告称,科技行业令人上瘾的设计花招和一切围绕利润运行的系统体系都在侵蚀着人性。

但是,我们很难从他们分歧严重的观点中找到一致的地方:我们应该改变的究竟是科技产品的设计问题、科技行业自身还是资本主义体系?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批评人士不是理论家,而是改革者。他们相信科技巨头应该承担更多责任,而用户也必须对自己更加负责。但除了极少数特例外,这些改革者都没有切中问题的要害:利润驱动型的产业体系让所有人都只关心金钱,我们是否能够对其进行改良?而在利润驱动型的科技行业中,公司能否在不让用户上瘾的情况下取得成功?

也许这不公平,不过改革者的确在努力尝试。所有人都在期待改革者们能达成一致或者制定出改革计划。

在我看来,改变应该从一个红色的小圆点开始。有时候,这个小红点之中还标有数字。通常情况下,小红点出现在应用图标的角上,科技行业称其为“标记”(badge)。如今,小红点已经以流行传染病一般的速度迅猛发展,占据了曾经一度平静安宁的各种人机交互界面。它的存在提醒我们系统内有待办事项、未读信息、新的活动、可更新的软件升级、系统推送和其他各种待处理的问题。随着小红点的迅速发展,它渐渐成为各类电子产品身上极其罕见的共有特征。面对这个问题,我们和懊悔不已的技术专家都感到忧心不已。就算不是罪魁祸首,小红点至少也是大部分令人上瘾的应用设计“犯罪”的帮凶。

一旦软件平台和应用服务发现用户因为社交活动不足或工作轻松而有大把闲置时间,或者出于企业利润持续增长的需要,他们便会在设计中加入小红点:无论是程序内部之中还是应用图标之上,软件公司的目的就是让用户在一切可能的地方看到小红点的存在。我曾经见过仅仅是为了提醒我其他程序出现小红点、新提醒和大部分没有任何意义提醒存在的小红点。Instagram 上的小红点又会指引我发现应用内的另一个红点,提醒我 Facebook 上新动态:最近,一个我不怎么熟悉的人发布了更新。小红点无处不在,让我们在不同的应用和功能之间来回徘徊,永远找不到尽头。所以,也许我们从它的身上学到些什么。

将近 20 年前,苹果发布了第一代 Mac OS 操作系统。随着 Mac OS X 的普及,典型的现代化圆点——和停车标志牌一样的红色背景、标有数字、圆形设计、令人发狂——也开始出现在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身上。小圆点最为常见的使用场所是苹果的邮件应用,出现在蓝色信封图案应用图标的右上角。如今,几乎所有的应用都采用了小红点的设计。小红点中的数字代表了未读信息的数量。2007 年苹果发布首部 iPhone 手机。从那之后,小红点就由简单的提醒功能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它原本应该是一种解决方案,最终竟变成了我们需要应对的问题本身。

2007 年,我们从站在 MacWorld 舞台上的史蒂夫·乔布斯手中第一次看到了 iPhone 的主屏幕。演示时,乔布斯给我们展示了三个小红点:一条未读短信、五个未接电话和语音信箱留言、一封新邮件。乔布斯炫耀着应用程序的强大:他一个个打开屏幕上的应用,然后应用图标上的小圆点便自动消失。iPhone 最终开始向外部应用开发者开放设计后,小红点的出现频率便越来越高。智能手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普及,电脑系统、网站设计和手机操作系统也采用同一类型的视觉隐喻。于是,小红点变得无处不在。

在 Windows 电脑操作系统中,起到提醒作用的是出现在图标右下角的小蓝点;在黑莓手机的操作系统中,起到提醒作用的是中间带有白色星号的小红点;在社交媒体、手机应用和网站上,提醒“标记”的设计更具创意:看起来就像是小的对话气泡或是对话框。无论是来自 Facebook 还是 Google 的产品,“标记”都无处不在。命运多舛的 Google Plus 社交网络中的“标记”可能最为臭名昭著:块状的“标记”中写有令人难以理解的数字,意味着用户囤积了大量的未读提醒(令人可恨的是,自那之后,新建网站和评论区也开始采用同样的策略)。Android 系统默认不在应用上标记提醒,但是下一代名为 Oreo 的 Android 系统将会把小红点标记作为系统默认设定。这使小红点真正侵入到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用户只有打开程序才知道图标上的小红点到底意味着什么:影响事业前途的邮件、促销即将结束的提醒、比赛时间、约会安排、“我们需要谈一谈”的短信……而这也正是小红点的威力所在。同样都是小红点,它可能意味着祖母因病入院,也可能意味着你需要注意自己从未购买过的家庭安保系统出现紧急提醒,还可能意味着一天中第 51 次看到某个人在群聊中发表情包。


从最抽象的意义上来看,各种新社交模式的诞生和流行都会减少小红点的出现频率,也会降低小红点带给我们的欢乐和焦虑情绪。小红点是一种充满迷惑性的阴险设计:它无处不在却又随时可以消失,它代表的提醒内容可能对生活产生影响。但是无论如何,小红点都给我们灌输着紧急的情绪,提醒我们静态应用图标右上角的数字背后隐藏着未解决的问题。它提醒和引导我们的举动,但却没有纠正我们的行为:你现在盯着屏幕,但你其实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到解决问题身上。小红点就像一块有待修剪的草坪、亟待处理的疖子,或是需要我们狠狠挠一挠的痒痒。小红点是电子产品外面的泡沫包装,你只有撤掉它才能彻底享受数码产品带来的乐趣。

值得称赞的是,科技巨头似乎意识到了小红点的问题——至少,他们开始在用户体验上下功夫了。在 Google 的开发者指南中,他们温和地建议人们不要使用毫无意义的小红点设计:“不要给所有提醒推送都设计标记,因为有时候标记的存在根本没有意义。”而在苹果公司的开发者指南里,他们似乎表达着对小红点的厌烦:“尽量减少标记的出现,不要用过量标记压垮用户,也不要给那些经常出现变化的大量推送信息添加标记设计。我们的建议是,利用标记向用户展示简洁且关键的信息,以及那些比较特别、用户极有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变化。”

这些公司比任何人都清楚小红点的危害,但他们也知道小红点能发挥巨大作用。去年晚些时候,一个红色的标记出现在数千万 iPhone 用户“通用”应用的图标之上。它看似是在提醒用户有新的系统升级出现,实际却是在传达出苹果公司的请求:请完成为 Apple Pay 绑定信用卡的操作。如果你拒绝绑定,小红点就会一直存在。苹果公司的这一举动就像是在直白地对用户说:交出你的信用卡号,否则我们会一直烦死你。

人们在抵制科技巨头的过程中很难达成意见一致,在面对小红点问题时同样莫衷一是。毕竟,小红点具备最危险的复杂性:它既代表我们需要的东西,也代表科技巨头灌输下我们以为自己需要的东西;它既代表软件对我们的意义,也代表我们对软件的作用;它还代表完成某件事情后的满足和畅快。通过非正当手段,小红点让我们对科技产品产生关注,进而将这份关注转化成看似合理的参与和互动。对于这个问题,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公司似乎都持肯定态度。也许我们自封为救世主的“领导者”也会认同。

翻译:糖醋冰红茶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Jon Han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18 thoughts on - 手机上的小红点是如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