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越来越自恋了吗?

  心理, 评论

几年前,Weezer乐队的一曲 “Greatest Man That Ever Lived” 让肯塔基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内森 • 迪沃(Nathan DeWall)产生了这样一个疑问:我们真的越来越自恋了吗?

Weezer乐队的这首 “Greatest Man That Ever Lived” 名字后有个注释:“Variations on a Shaker Hymn” 。Shaker是美国现存最古老的宗教社会团体,源自18世纪中叶的英国;Shaker乐(Shaker Music)是各地Shaker成员自己创作的歌曲,歌颂生活、性灵、人类之爱, 带有很浓厚的精神主义色彩。Weezer乐队的这首歌正是取调于19世纪一首颂扬爱与谦逊的Shaker乐,不过唱的内容可就不是一回事儿了,是个彻头彻尾的“变调”。

原曲中 “ ‘Tis the gift to be simple, ’tis the gift to be free,” 变成了 “I’m the meanest in the place, step up, I’ll mess with your face.” Weezer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Rivers Cuomo在曲中一遍又一遍地唱着 “I’m the greatest man that ever lived, I’m the greatest man that ever lived, I’m the greatest man that ever lived…”

这种毫不掩饰、喷薄欲出的自恋宣泄让身为心理学家的迪沃震惊,他认为Cuomo所唱的不止是歌词创作,更是一种社会现象。与其他心理学家一起,迪沃展开了调查。研究团队收集了从1980年到2007年所有[美国]流行金曲的歌词。考虑到说唱乐、嘻哈乐的后来流行,选择样本时限定了曲风。

电脑分析统计结果显示,近30年来,歌词中的自恋主义与仇恨情绪明显增多。与迪沃他们的预计相符,歌词变化趋势为多用“我”、少用“我们”,出现“我”多与愤怒有关,积极向上的内容有所减少。“现在的青少年和大学生是最自恋的一代,”迪沃说。

研究合作者之一,肯塔基大学的庞德(Richard S. Pond)指出,有研究认为,自恋人格的人容易暴怒,难以维持长期关系。调查也发现, 歌词中表示社会联系与积极正面的词,比如“爱”、“甜蜜”,越来越少,而表示愤怒与反社会行为的词,比如“恨”、“杀戮”,越来越多。

另一位参与歌词研究的心理学家,圣迭戈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的吞吉(Jean M. Twenge)表示:“80年代早期,歌词中爱情是纯洁的、简单的、美好的,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现在的歌变了,爱情就是一个人想要什么,这个人怎么遭到了背叛、有多么受伤。”

关于“现在的年轻人是否更自恋”,学界早有争论。歌词研究并不能为这场争论画上句号,但却为我们提供了看问题的新视角。研究发现,1980年代的流行歌曲的主旋律是歌颂“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像保罗 • 麦卡特尼 (Paul McCartney) 和史提夫 • 汪达 (Stevie Wonder)的 “Ebony and Ivory” 戴安娜 • 罗斯 (Diana Ross) 和莱昂内尔 • 里奇 (Lionel Richie)唱的 “two hearts that beat as one”,还有约翰 • 列侬 ( John Lennon)的 “ (Just Like) Starting Over”,唱的也是“我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从语言学角度分析, 现在的流行歌曲更多是有关“世上独一无二的个体——自己”。 2005年,碧昂斯(Beyoncé)唱了“ It’s blazin’, you watch me in amazement”,向世人宣告自己舞姿的曼妙。2006年, 贾斯汀(Justin Timberlake) 也高歌 “I’m bringing sexy back”。 与黑眼豆豆有过一曲暧昧的菲姬(Fergie)更是在专辑里唱得明明白白, “It’s personal, myself and I.”

吞吉与歌词研究的另一位合作者,坎贝尔(W. Keith Campbell)在2009年合著了《泛滥的自恋主义(The Narcissism Epidemic:Living in the Age of Entitlement)》一书。书中提出,自恋主义在年轻人中越来越普遍。——不排除中年人也存在这一现象,只是当前研究样本多取自大学生,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据坎贝尔和吞吉对“大学生自恋人格量表(Narcissism Personality Inventory)”调查数据的分析,自1980年代起,大学生的自恋程度一直处于上升状态。虽然这一结论受到其他研究者质疑, 去年, 吞吉与福斯特(Joshua D. Foster)在《社会心理与人格科学(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上联合发表论文, 再度证实了先前得出的结论,并指出现在年轻人的自恋程度比30年前有大幅增长。

当然,音乐爱好者都知道,歌词本来就是包罗万象,无所不唱。早期的音乐也并不全是惺惺惜惺惺、爱充满了人间。滚石乐队的 “Sympathy for the Devil” 就是以魔鬼为第一人称在唱。1989年,波比 • 布朗(Bobby Brown)在他的热门曲 “My Prerogative” 里傲然放声“no one can tell me what to do”。

但话又说回来,乡村音乐歌手都有顾影自怜的倾向, 可同是唱“谁背叛了谁”这样的俗套, 汉克 • 威廉姆斯 (Hank Williams)在 “Your Cheatin’ Heart” 里表现得就很有风度,不像凯莉 • 安德伍德(Carrie Underwood),把人家车都砸了:“I took a Louisville slugger to both headlights” 。

有心理学家指出,问卷调查数据显示现在的大学生更自恋,只能证明现在的大学生更愿意承认这一点,不能说明以前的学生就不(那么)自恋。吞吉认为这一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她的研究并不是完全基于调查问卷中得到的数据。同时,吞吉指出,愿意承认自己自恋(“我将来会成为伟人”、“我喜欢看镜子里的自己”),这种心态本身就是种重要的文化变革。

该研究只总结到2007年的歌词,在流行音乐界,2007年不啻一世纪以前。2007年以来,自恋主义又升降几何?这只能靠新的研究来告诉我们了。不过,2008年,Weezer乐队发表 “Greatest Man That Ever Lived”的同一年, Little Jackie 甩出一曲“The World Should Revolve Around Me”,大受欢迎。且不管歌手是否“唱”所欲言,自恋主义深得人心自是不言而明。

文章来源: 《纽约时报》网站 4月26日
导读者: 闻菲
原文: 请看这里
图片来源: 《纽约时报》网站

(果壳环球科技观光团微博 http://t.sina.com.cn/guokrdigest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