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之子,被狗“驱使”的连环杀手

  社会

1976年7月29日凌晨,纽约布朗克斯区(Bronx),18岁的多娜•劳里亚(Donna Lauria)一家和多娜的密友,19岁的乔迪•瓦伦蒂(Jody Valenti),刚从一家餐厅驾车回来。在劳里亚夫妇进入家门后,仍旧留在车里交谈的两人遭到了一名陌生男子的枪击,男子向车中连开五枪,多娜颈部中弹当场死亡,乔迪被击中股部幸存。对于大城市纽约来说,这只是一起枪杀案,但事实却没有那么简单……

纽约.44噩梦

同年10月23日凌晨,纽约皇后区,年轻情侣卡尔•德纳若(Carl Denaro)和罗斯玛丽•凯南(Rosemary Keenan)在车中遭到了类似的袭击,德纳若的一片颅骨被击碎,凯南轻微擦伤,幸运的是两人都没有生命危险。一个月以后的11月26日深夜,两名少女在纽约皇后区被一名男子枪击,子弹只是擦伤了其中一名姑娘的表皮,却击碎了另一人的脊椎,致其终身瘫痪。由于这三起案件中,凶手使用的全部是.44口径的“斗牛犬”(Bulldog)左轮手枪,因此警方最初怀疑,这有可能是一系列黑帮案件。

凶手使用的左轮手枪。(图:Nytimes)

凶手使用的左轮手枪。(图:Nytimes)

在沉寂了两个月后,1977年1月30日凌晨,凶手的枪口指向了一对年轻情侣克里斯蒂娜•弗伦德(Christine Freund)和约翰•迪尔(John Diel),两人在去皇后区一家舞厅的路上遭到袭击,约翰被子弹擦伤,而克里斯蒂娜则被两颗子弹击中要害,数小时后死于医院。.44口径子弹的再次出现终于让警方明白,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3月8日傍晚,一名年轻女学生再次遭到枪杀。面对手枪,她绝望中举起了手中的书试图保护自己,子弹穿过书击中了她的头部,使她当场死亡。

4月17日,噩梦又降临在另外一对情侣身上。凌晨3时,在布朗克斯区距离首起袭击案件现场不远的地方,一男一女遭到枪击,其中一人当场死亡,另一人不久后死于医院。现场的子弹仍然是.44口径。不过这次,警方终于有了一点线索:警方在现场附近找到了一封来自凶手的信。在信中,凶手自称“山姆之子”(Son of Sam),并称自己的父亲“山姆”是一个嗜血的怪物,他从小受到父亲的监禁与虐待。现在,老山姆已经老了,所以自己是受到他的指使,为他收集血液。

山姆之子的第二封信件。(图:Nytimes)

山姆之子的第二封信件。(图:Nytimes)

5月30日,纽约日报的一位专栏作家再次收到了山姆之子的信件。在信中,山姆之子称,在“山姆”收获足够多的血液之前,自己不会停止屠杀。并在信件最后对警方做出了挑衅:“你在7月29那天会做点什么?”而去年的7月29日,正是他开始行凶的那一天

这样的恐吓立刻让纽约陷入恐惧,警方也在第一起案件现场附近布防,试图阻止惨剧发生。不过29日当天虽然安全,但31日,惨剧在布鲁克林区发生,一对情侣在车中遭到.44手枪枪击,子弹击中两人头部,其中一人之后抢救无效死亡,另一人失去了一只左眼和右眼80%的视力。自此以后,山姆之子再未犯案。

被恶魔附身的山姆之子

在调查初期,由于犯罪现场不同,警方并没将不同的案件联系到一起。 在凶手首度犯案后,警方一度认为凶手如果不是多娜的追求者,就一定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此外,一位幸存者曾指出凶手使用了特殊的射击姿势,使警方联想到凶手有可能受过专业训练,甚至是警方内部人士所为。

不过直到侦探乔伊•科菲(Joey Coffey)对某一案件中现场保存的弹头进行检测,才确认其来自于.44大口径手枪,并以此确定,凶手是连环作案。根据不同案件中目击证人以及幸存者的描述,凶手的体貌特征为:25-30岁,身高170厘米到175厘米,主要目标是年轻情侣。在最初几起案件发生后,警方并不知道凶手的动机,直到“山姆之子”的信件曝光:警方认为凶手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并认为自己已经被恶魔附身。

警方公布的通缉令。(图:Nydaily)

警方公布的通缉令。(图:Nydaily)

不过警方手中的线索并不多,他们甚至对纽约全部56名.44手枪的合法持有者以及纽约的精神病患者的行踪进行了排查,不过没有任何收获。由于凶手的目标可能是年轻男女恋人,警方还派出了多名警察在接近案发现场的区域伪装情侣,期望凶手能够上钩。曾有目击者声称,一辆大众汽车从现场飞速驶离,于是警方对纽约超过900辆大众汽车进行了全面的排查。有限的线索带来的是无限的可能性,凶手有晚上出没的习惯?凶手对美貌女性有着特殊的恨意?警方需要对每一个假设进行大规模排查,然而这些调查最终均一无所获。毫无疑问,这是一系列让警方纠结不已的连环犯罪。

恶魔猎犬

1977年6月10日,住在纽约杨克斯(Yonkers)区的杰克•卡萨拉(Jack Cassara)收到一封奇怪的慰问信,署名是卡尔夫妇(Sam and Francis Carr),信中对杰克从屋顶上摔下来的事表示了慰问,并附了一张德国牧羊犬的照片。莫名其妙的杰克找到了从未见过的卡尔夫妇问个究竟,因为他自己并没有从屋顶摔下来过。

结果卡尔夫妇表示更奇怪,因为他们没有寄出过这一信件。不过狗的照片让他们想起了在4月发生的一起怪事:卡尔夫妇收到前后两封匿名恐吓信抱怨他们家的一只拉布拉多太吵,而之后,这只名叫哈维的狗被陌生人用子弹击伤。照片上的德国牧羊犬则是邻居家同时中弹的狗。

卡尔夫妇的儿子,19岁的斯蒂芬,想起了一年前租住家里一间屋子的大卫•伯考维兹(David Berkowitz)曾抱怨过狗的叫声。警方一开始并没拿他当回事,不过此后有人报告称,伯考维兹曾经在凶杀现场出现。因为被看到从车上揭罚单,警方也就由这张罚单,开始对伯考维兹进行调查。这时,他们惊讶的发现他符合山姆之子的体貌特征。而伯考维兹在皇后区一家保安公司的工作经历也让他能够熟练地使用武器。警方将瓦伦蒂娜案中信件的笔迹与卡尔夫妇收到的匿名信进行了比较,发现两者极其相似。种种线索指向,伯考维兹就是山姆之子,连环杀人案的始作俑者。

1977年8月10日晚,在一次精心策划的抓捕行动中,伯考维兹被成功抓获。当时,伯考维兹还对警方说:“怎么花了这么久才找到我?”。令人意外的是,伯考维兹并没有一位“嗜血”的父亲,所谓的“山姆”就是上面提到的房东山姆•卡尔。而他声称,自己所有犯罪则是那只拉布拉多的“命令”,因为这只狗原本属于一个古代的恶魔。向狗射击的行为则是他对被恶魔操纵的反抗,但由于“超自然的力量”,他的反抗失败了。

这样的解释显然不能骗过陪审团,1978年6月12日,大卫由于多起二级谋杀共计被判处365年徒刑。

希望之子

在入狱后,纽约的媒体和出版人都纷纷找到伯考维兹,想用大量金钱从他口中套到谋杀的细节,并出书赚钱。这不得不让政府紧急推出了“山姆之子法案”,规定版商不得为罪犯提供大量金钱以获得犯罪相关出版物,除非这一类的出版物在出版之后五年的所得将会用于补偿犯罪中的受害者。

新闻周刊的报道。(图:Nydaily)

新闻周刊的报道。(图:Nydaily)

1979年,伯考维兹在狱中遭遇了一次谋杀,他虽然幸运地存活了下来,但拒绝指认袭击他的人。1987年,他皈依基督教,并告诉别人他不再是山姆之子,而是“希望之子”(Son of Hope),借此表示他脱离了邪恶的超自然力量的控制。从2002年以后,他开始拒绝出席假释聆讯,认为自己必须接受足够的惩罚才能洗刷罪恶。

2005年,伯考维兹与自己的律师胡戈•哈玛兹(Hugo Harmatz)达成协议,将自己的信件和其他个人物品交于后者用于出版一部关于他的书,条件是将部分出版所得用于帮助纽约州犯罪中的受害者。2012年,伯考维兹拒绝了自己的第六次假释聆讯,他计划写一部回忆录,同样,书中的所得将会交予纽约犯罪受害者基金会。

山姆之子在被捕后曾宣称,自己参加了一个邪教团体,而其中的一些杀人案,是邪教成员所为。不过,警方并没有发现这所谓的“邪教”。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