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社员们

  艺术
作者: [日]北野勇作
译者: Suna Kai
插画: 阮飞行

差不多已经有半年了吧,和残留下来的同事们一起挖掘因遭受敌人攻击而深陷地底的公司。然而我们寻找的失业保险却迟迟不见踪影,眼看着家里的存款就要见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的缘故,每天一回到家里,妻子就不厌其烦地追问今天怎么样啦,又有什么情况啦之类的。

唔,快了,今天挖了两台电脑出来呢,而且还是秘书室的,所以要挖掘出社长办公室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没错没错,再加把劲,我一边用衣架挂起西装外套一边回答。

不过这也太过分了啊,现在公司就这样陷下去了,钱也不给我们,保险什么的果然都是坑人的。

我听着妻子的抱怨,一边换上了鼠灰色的室内运动服,啊啊累死了,说完就躺倒在榻榻米上。

不过还好,工作似乎进行得都挺顺利的,喂,只要能发现社长,事情多少会有点起色吧?

啊啊也许吧,我懒懒地念着,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最近新产生的问题该不该现在就跟她说呢?我犹豫着。妻子从冰箱里给我拿了啤酒,不管怎么说,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还是等到喝完啤酒后再考虑好了。

但是为什么就不能提前先批了呢,你不觉得他们真的很过分吗?首先,是不是遭受到敌人的攻击这种事情,就算不调查一眼也能看出来的呀,是吧?

这种事情都是上头官老爷子们的问题。下个决定需要时间嘛。据说遇上这事的又不是只有我们公司,能够调配的调查人员也人手不足的样子。

冰凉的啤酒灌进喉咙里,咕噜咕噜咕噜。

反正机关就是对这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啰里啰唆的,屁大一点儿事情也要什么文件齐全。不过这样一来社长的电脑就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我们也写了材料,说明了社长也一起陷下去了,而且也说明了没办法准备那些文件我们也很头疼的。但是,唉,话说回来,要是我们社员能加把劲把社长挖出来,今后的事情也会好办许多。

那么,公司的重建也……?

这个嘛当然是看社长的意思咯。无论如何,现在社长没挖出来,我们这些社员说三道四的也没啥用。

是吗?

是啊。不过要说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麻烦死了啊,真的。从客户那里回来的时候居然公司就没了,地面就跟被一群大象踏平了似的。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哎。不,我没半点夸张,或许真的有象群来过,听人说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来着,敌人终于开发出了操纵大象的技术什么的。所以说不定真有这样的武器。真的,我回到公司的时候,除了地面什么都没有,新楼旧楼搬运场之类的全都没有了,只有一块平平的地面,吓死我了。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觉得自己在外跑业务真好,真的打从心底这么觉得。

/gkimage/99/yz/yi/99yzyi.png

真的是呢。运气太好了。

真的是呢,运气太好了啊。要是那个时候呆在公司里的话,不要说像现在这样天天挖土,现在估计只能躺在土里等着被别人挖出来吧,我可绝对受不了的。

我笑了。

绝对受不了呢。

妻子也笑了。

哎,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儿,所以只要能发现社长应该就能有所改善。假如说,当然只是假如说挖出来的社长的状态不太好,但不管有多糟糕社长终归是社长,官老爷子们就不会再吹毛求疵啦,也不能啦,因为这不有社长了嘛。最坏的情况下,社长的状态实在太糟糕,然后公司又破产了,不,我是说最糟糕的情况下,如果真的变成这样了,我们也能够开出证明来,就能拿到失业保险,在找到新工作之前就有保障了。

那么就可以放心了。

嗯,放心放心。

好不容易才让妻子放心下来,那么那件事情今天就暂时不提了,说了也不过就是让她更担心而已。

不管怎么说要尽早挖出社长来,现在只有这件事最重要,比什么都更重要。

怎么了,妻子问。

不,没什么。

虽然时间还有点早,不过我们决定上床睡觉。当然也不是说就因为如此,反正我和妻子久违地进行了性交。一边性交,我一边想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和同事们一起挖掘陷入地底的公司时,一群其他公司的社员来了。然后他们声称陷在这块地下的是他们的公司。

怎么可能,这里是我们的公司。

不会的,不可能的。这里绝对是我们公司。不管怎么说你们得让我们挖。

喂,等一下,明明是后来的居然这么嚣张。

可笑,挖掘自己公司难道还有先来后到之理?

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想打架?!

想打架?!

眼看就要发生大规模群殴事件之际,哎呀哎呀既然他们这么坚持就让他们挖好啦,反正只要挖出了社长大家就都知道这里是我们公司了,相反一起挖的人数增加了,对于我们来说不也是件好事嘛,营销部长对大家说,于是场面又冷却了下来。

但是事实上究竟是怎样的呢?

他们说得那么有自信反而让这边觉得不安起来了。就算真的挖出了社长,要是那个挖出来的社长不承认我们是公司的社员,那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

其他人就没有这种不安吗?

虽然一直都认为只要能够挖出社长来事情就一定能有所进展,但是也许什么都不会改变也说不定啊。我们,不,这么微不足道的我,社长是不是真的认识也很难说啊。

要是可能的话,我想有一个能够凭记忆说出所有社员名字的、关爱社员的社长。其实社员的心愿也不过就这种程度而已。然而这个微小的愿望能够实现的日子真的会到来吗?

我一边想着那个只见过照片的社长,一边射精了。

(原文刊登于《NOVA1》)


小编:这是一篇神吐槽文,道出了上班族的渺小,麻木,无存在感。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