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回环

  科技
作者: Will Arthur
译者: Raeka

迈克推门进来,从背后小心地关上,外面很冷。

“晚上好,乔。”他说。

酒吧快空了,除了声音微弱的广播里一对播音员在转播曲棍球比赛外,四周一片安静。迈克瞥了一眼比分,稀稀拉拉的老顾客故意回避着他的目光。

迈克坐了一会儿,他很累,厌倦了跟在别人屁股后打扫,厌倦了帮他们解开各种各样的纠缠,厌倦了做时间守卫。

他朝乔点点头,乔扮个鬼脸,倒了一小杯威士忌,从吧台另一边把玻璃杯滑过来。布什米尔
[注1] ——这是好东西。

一次就够了,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吧台飘来一阵烟,刺着他的眼睛,迈克眨眨眼睛,把配枪放回枪套里,用手拍了拍。

他靠回椅子里,又伸手去摸枪,目光越过吧台,看着他要找的人。

“好吧,”那人开口了,“我想就是这样了吧。”

“时间守卫总能找到他想找的人。”

“我猜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杀了你。这太糟了——你让我想到了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说。”

“只有一个人有枪。”迈克指着自己的配枪。

“的确。那么,你准备动手了吗?”那人扬了扬眉毛。

“还没。至少目前是这样。”迈克皱着眉,“这儿的时间太混乱,都能绕好几个圈了,也许还朝着不同方向。”

“是啊,”那人说,“回环时间是个麻烦,陷在里面可不太妙,除了事情在独立发生,感觉就像在往回走,就好像是被推过一个——”

“该死的,又来了。”

回环障碍,真见鬼。他已经能想象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在迈克成为时间守卫后见过的所有时间障碍(递归、横向、字谜)之中,回环是最糟糕的,太他妈的混乱了,很多时候,出去的唯一办法是干掉导致这一切混乱的家伙。迈克有专业执照,但这仍让他觉得不爽——那些自诩时间旅行者的家伙都是笨蛋,他为他们感到遗憾。他们总是企图扭转什么悲剧,却从来没意识到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无谓的尝试只会让时间障碍变得更错综复杂。迈克叹了口气,突然脖子后汗毛直竖,他感觉到了。

“该死的,”那个人说,“又来了。”

“是啊,”迈克说,“回环时间是个麻烦,陷在里面可不太妙,除了事情在独立发生,感觉就像在往回走,就好像是被推过一个——”

“死结
[注2] 。至少目前是这样。”那个人皱着眉,“这儿的时间太混乱,都能绕好几个圈了,也许还朝着不同方向。”

“的确。那么,你准备行动了吗?”迈克扬了扬眉毛。

“只有一个人有枪。”那人指着迈克的配枪。

“我猜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杀了你。这太糟了——你让我想到了自己,从某种程度上说。”

“时间守卫总能找到他想找的人。”

“好吧,”迈克开口了,“我想就是这样了吧。”

他靠回椅子里,又伸手去摸枪,目光越过吧台,看着他要找的人。

一次就够了,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吧台飘来一阵烟,刺着他的眼睛,迈克眨眨眼睛,把配枪放回枪套里,用手拍了拍。

他朝乔点点头,乔扮个鬼脸,倒了一小杯威士忌,从吧台另一边把玻璃杯滑过来。布什米尔——这是好东西。

迈克坐了一会儿,他很累,厌倦了跟在别人屁股后打扫,厌倦了帮他们解开各种各样的纠缠,厌倦了做时间守卫。

酒吧快空了,除了声音微弱的广播里一对播音员在转播曲棍球比赛外,四周一片安静。迈克瞥了一眼比分,稀稀拉拉的老顾客故意回避着他的目光。

“晚上好,乔。”他说。

迈克推门进来,从背后小心地关上,外面很冷。

[注1] 布什米尔:Bushmills,一种爱尔兰威士忌。
[注2] 这里的“死结”(knot)与之前的“还没”(not)同音。

编辑:文章原名为Palindrome,即“回文”的意思。这个故事在内容和结构上都呈现出一种巧妙的“回环”。可怜的时间守卫正是陷入了一个自我指涉的莫比乌斯时间环。

原文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