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捍卫诚恳的科学白痴

  教育, 速读

(文/Mike)周末tweets上说,仅有18%的美国人可以正确给出分子的定义,少于三分之一的人能够定义DNA,而这些均属开放性问题。看完整个报告,最先映入脑海的想法便是所有开放性问题都比给出多种选项问题的正确率低(插一句,二十年来有关DNA的回答一直在更新)。对于几十年都没认真考虑过的问题,给出多项选择似乎回答起来容易得多,这不过是由于记忆模糊的原因。另外一个想法是这些知识在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中并不常见(稍后我会回到这个话题)。感谢Jennifer Rohn给出了更优美地阐释:

“有时候我怀疑专家是否能设身处地的体会一个外行的感受,特别是涉及到表达。如果你是某个特定行业的老手,那么就会得到几十年的教育与训练,而且行业所需的词汇也会进入你的日常用语。
初中和高中所学的内容早已在记忆中僵化。我也曾在三角函数、代数和微积分考试中拿到A,可是如果现在做一道带有正弦、余弦和正切的数学题,或者解微分方程,我会无从下手。并且我确信许多家长在挣扎着辅导孩子家庭作业的时候也遇到过相似的记忆屏障。
我认为问题出在‘学到’这个词上,童年的最初掌握与一生中日复一日的使用不是同一回事。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并且我进入了另一个专业领域,那么还会对分子一词这么熟悉吗?我不能确定。”

为了避免我们科学家太过自大,我也来问几个开放性问题:

什么是按揭?

什么是票据?

什么是抵押信托?(这个有点难)

由最近的一些事件来看了解房地产金融业还是挺重要的。我要追加几个问题:如果你不能正确回答以上的问题,你会为一所房子做按揭贷款吗?怎么会有人在无知的情况下办理按揭呢?从某个角度看,按揭作为长期投资是经济过度杠杆化的既定形式。如果你打算继续这个投资,难道不该知道一点基础知识吗?

我没有为科学白痴辩护,但残酷的事实表明大多数人在日常生活中并不需要知道这些,对开放性问题的抽样调查不正是反映了这个事实吗?

原文看这里

博主介绍:
Mike虽身为生物学家,不过对人类学更感兴趣。在他的博客里,我们总能看到他的平和、宽容与睿智。Mike总是强调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想法,而获得这种生活的最好途径就是不去和别人交谈(貌似有点极端)。他甚至认为他的博客没有存在的必要(事实证明还是很有必要的!),只是针对现在的一些事有些话他不得不说。(好纠结的一个人,可能智者大多如此)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