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工程是否有继续的必要?

  自然, 评论

(文/Brandon Keim)过去的几年,行星尺度上人工操控地球气候从一个边缘的想法变成了受到主流科学家广泛讨论的可行性话题。这一话题令人担心,而就在上周,193个国家非正式地颁布了相关实验的禁令。

该禁令的颁布是在国际公约生物多样性条约的威慑下,不过它至少在未来几年不具有法律效力。如果这项禁令生效,美国仍不会受到约束,即便美国也签署了这项尚未获得批准的条约,因为它还允许小规模,在高度控制下的研究。

http://www.guokr.com/gkimage/ir/5r/wi/ir5rwi.png

虽然这项禁令是非正式的,却也具有相当大的威力。它会让任何想要尝试地球工程的人变成国际性贱民,例如用铁质补剂喂养吞噬二氧化碳的海洋浮游生物,在大气层内打入阻挡阳光的喷雾剂,在地下岩石矿床中储存二氧化碳。即使这些研究在技术层面已是小菜时,它们也会被监管机构所灭。

这项禁令相当有争议,这一点毫不奇怪。随着每次俄罗斯热浪和南亚洪水的发生,都会引发关于二氧化碳含量上升引起周期性气候不稳的说辞,这样,修补气候的需要也会变得越来越迫切。由于人们对化石燃料的深度依赖和一时难以改变这一现状,地球工程似乎是避免灾难发生的最后一颗稻草了,或至少为生存争取点儿时间。如果没有任何限制,地球工程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更多有关天气情况的知识。

然而,禁令的支持者认为气候和天气过于复杂,不可能控制。任何干预手段都会产生赢家和输家,正如有些对中国好的事情,对印度来说可能就不那么奏效,反之亦然。地球工程可能使情况变得更糟,也可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为艰难、切实的能源改革压力提供帮助。

你的看法呢?

原文看这里

博主介绍:
Brandon Keim出生在Maine,现住布鲁克林,这是个让他感到大自然蓬勃生机的地方,它们会在任何想象不到的地方生长。作为文化和科学的自由作家,他感兴趣的领域十分广泛,如科学,文化,历史和人性。他的作品遍布各个角落,如Wired.com,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USA Today, ABC News, Seed, Psychology Today 和 Nature Medicine。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