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葡萄酒减肥?还是算了吧

  生活, 谣言粉碎机

流言:

喝葡萄酒可以减肥。美国最新研究发现,葡萄酒可以抑制脂肪细胞的形成,因此有助于减肥[1]

真相:

这里提到的研究的确存在,但是从中能够得出的结论离“葡萄酒减肥”还有相当的距离。为了减肥而喝酒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葡萄酒减肥”是对原研究的误读

这里提到的研究是由俄勒冈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完成的,研究人员从圆叶葡萄(muscadine grape)中提取了四种天然化合物,并且在实验室中利用人类肝细胞和脂肪细胞进行了体外研究。结果发现,在这些提取物中,有一种名为鞣花酸(Ellagic acid)的化合物可以减缓脂肪细胞的生长并抑制脂肪细胞的新生,同时它也可以增强肝脏细胞的脂肪酸代谢。研究者同时也以小鼠为对象进行了试验,分析了其机体的脂肪组织,结果发现鞣花酸可以抑制肝脏中脂肪细胞的生成。因此,研究者推测,鞣花酸可能有利于抑制脂肪代谢,这项研究发表在《营养生物化学期刊》(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上[2]

从论文内容可以看出,研究者只是发现一种葡萄提取物(鞣花酸)有抑制脂肪代谢的作用,进而推测它可能有助于减肥。这项研究只进行了体外细胞实验和动物实验,距离人体应用还差得很远。而且,葡萄酒中的鞣花酸含量也不高,即使最后证明鞣花酸确实有减肥作用,也不代表喝葡萄酒能让人摄入足够产生效果的鞣花酸。

喝酒减肥不可靠

喝酒有没有可能对控制体重产生正面的影响呢?这方面确实有一些研究,不过它们的结论也还很有争议。

最早有研究发现,少量喝酒的女性肥胖率更低。一项从1976年开始的研究对女性膳食和体重进行综合分析,结果发现,少量饮酒与女性的体重呈现显著负相关[3]。1991年他们又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发现,少量饮酒的女性体重指数(BMI)比不喝酒的人要低15%[4]。2010年,有研究对健康体重的女性进行了长达12年的跟踪调查,结果发现与不喝酒的人相比,少量喝酒(每天不超过30克酒精,大约一两50度白酒)的女性,她们的体重增加更少,肥胖的发生率也更低[5]。但是,这项研究中调查的对象都是正常体重的人,没有对本身就超重的人群进行调查,所以研究结果也遭到了质疑。而且,虽然在女性人群中发现了少量饮酒与体重的关系,但在男性人群中却没有发现这样的结果。上述1991年的研究以及2003年对7600多名男性进行的调查都显示,少量喝酒与男性的体重并不存在相关性[6]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虽然少数研究发现少量喝酒的女性肥胖发生率更低,但是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喝酒能帮助人们减肥。

喝酒可能反而让人长胖

值得注意的是,“喝酒减肥”不仅证据不足,而且很有可能适得其反。 很多研究发现,大量喝酒的人体重往往更重,肥胖的发生率也会变得更高。比如,上面提到的2003年的研究发现,每天喝酒超过30克的男性,他们的体重增加最多,BMI最高。2013年,一项荟萃分析对过去的研究进行综合分析认为,大量饮酒(每天超过30克酒精,或者饮酒超过3份)会增加体重,促进长胖[7]

喝酒对体重的负面影响与以下几个因素有关:

首先,酒类也是含有能量的。酒中的乙醇可以转化为乙酸,并进入三羧酸循环转化为细胞可用的能量——ATP(更多阅读:酒的热量很高吗?)。虽然酒精在人体内转化为能量的效率并不高,但毕竟积少成多,也不容忽视。

其次,酒精可以减弱人体的脂肪代谢。我们的身体可以储存很多营养物质,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但是不能储存酒精,酒后酒精会很快代谢消耗掉。研究发现,人在喝酒后体内消耗脂肪的速度明显下降,这也不难理解,因为人体首先要将酒精的能量代谢掉。就像你手头本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消耗脂肪),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给你一件紧急事情必须尽快处理(喝酒),你就只能先把急事处理完才能处理手头的其他事情。有研究发现,喝两杯伏特加后体内脂肪的代谢率就会降低70%[8]。该消耗的脂肪没有消耗,就会增添体内的脂肪存储量[9]

此外,喝酒还会增加食欲,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吃下更多“下酒”食物。喝过酒的人应该都有体会,酒喝得越high,食欲也会越强。比如,喝酒的时候,你就会很喜欢吃点花生米、烧烤,很多人说这是因为这种小菜好“下酒”,其实就是喝酒后食欲增加了[10]。研究发现,人在吃东西的时候,如果喝酒,往往会吃更多[11],而且,这些“下酒”食物往往也比平常的饭菜更不健康。这样也会进一步增加能量摄入,促进长胖。

综合来看,“喝酒减肥”没有什么可靠的效果,而且很有可能反过来促进长胖,还是不要用“减肥”的借口来喝酒了。

少量饮酒也有健康风险

饮酒对健康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在一些研究中,少量饮酒似乎显示出了一些益处,但必须强调的是,即使是少量饮酒也会带来健康风险,并不建议人们为了某种“益处”而刻意饮酒。

大量研究发现,即使少量喝酒也会增加口腔癌、咽癌、食道癌、喉癌、乳腺癌等癌症的风险。如果饮酒更多的话,这些疾病的风险还会继续增加。比如,如果每天摄入50克酒精(大致相当于2两50度的白酒),口腔癌和咽癌的风险将增加2.1倍,食道癌、喉癌和原发性高血压的风险会增加一倍左右,乳腺癌增加55%,肝硬化增加6.1倍,慢性胰腺炎增加78%,出血性中风增加82%,肝癌增加40%。

而且,在实际操作中,所谓“适量饮酒”的“量”实际也很难把握。饮酒量并不容易准确估计,一不小心就容易喝多。鉴于这种情况,也不应该把喝酒作为减肥或是“保健”的方法。

结论:

“喝葡萄酒减肥”是对研究结果的过度解读,无论是对葡萄酒还是其他酒类,都没有确切证据表明它们可以帮助减肥。相反,饮酒可能会让人变得更胖,还会带来其他健康风险。(编辑:窗敲雨)

参考资料:

  1. http://www.zaobao.com/news/world/story20150211-445600#0-tsina-1-69134-397232819ff9a47a7b7e80a40613cfe1
  2. Meshail Okla, Inhae Kang, Da Mi Kim, Vishnupriya Gourineni, Neil Shay, Liwei Gu, Soonkyu Chung. Ellagic acid modulates lipid accumulation in primary human adipocytes and human hepatoma Huh7 cells via discrete mechanisms.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 2015; 26 (1): 82-90.
  3. G A Colditz, W C Willett, M J Stampfer, et al. Patterns of weight change and their relation to diet in a cohort of healthy women. Am J Clin Nutr June 1990 vol. 51 no. 6 1100-1105.
  4. G A Colditz, E Giovannucci, E B Rimm, et al. Alcohol intake in relation to diet and obesity in women and men. Am J Clin Nutr July 1991 vol. 54 no. 1 49-55
  5. Lu Wang, I-Min Lee, JoAnn E. Manson, et al. Alcohol Consumption, Weight Gain, and Risk of Becoming Overweight in Middle-aged and Older Women. Arch Intern Med. 2010;170(5):453-461.
  6. S Goya Wannamethee and A Gerald Shaper. Alcohol, body weight, and weight gain in middle-aged men. Am J Clin Nutr May 2003 vol. 77 no. 5 1312-1317
  7. Sasiwarang Goya Wannamethee. Alcohol, Overweight and Obesity. Alcohol, Nutrition, and Health Consequences.Nutrition and Health 2013, pp 371-381
  8. Siler SQ, Neese RA, Hellerstein MK. (1999). De novo lipogenesis, lipid kinetics, and whole-body lipid balances in humans after acute alcohol consump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70, 928-936
  9. Sonko BJ, Prentice AM, Murgatroyd PR, Goldberg GR, van de Ven ML, Coward WA. (1994). Effect of alcohol on postmeal fat storag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59, 619-625
  10. Tremblay A, St-Pierre S. (1996). The hyperphagic effect of a high-fat diet and alcohol intake persists after control for energy density.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63, 479-482
  11. Buemann B, Toubro S, Astrup A. (2002).The effect of wine or beer versus a carbonated soft drink, served at a meal, on ad libitum energy intak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and Related Metabolic Disorders, 26, 1367-1372.

拓展阅读

适量饮酒真的有益健康吗?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