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小分子水,治心血管病?

  医学, 谣言粉碎机

流言: 喝水能治病!我们研制的水杯能够通过磁场多次切割使普通的水变成小分子水,小分子水团簇小,易吸收,能够清理血管,治疗各种心血管疾病!喝水要喝健康水!

真相: 作为生命之源的水,近年来噱头是越来越大了。什么离子水、小分子水、π-水,种类是层出不穷啊。尤其是这个小分子水,宣传中说的是头头是道,是喝水养生治病的“集大成者”。那么我们就来对其分析一下吧。

磁化能得到小分水吗?

“小分子水”的宣传者称,利用磁场的切割等方式将水磁化,改变水分子的取向,切断部分氢键,就能够得到团簇小的小分子水。

对水进行磁化的研究在近年来不算少见,水经过静止磁场或者变化磁场的处理,其理化性质的确会发生改变,而且能在数小时内保持这种性质。然而相关的研究[1,2]表明,磁化处理水的结果是水中的氢键含量有少量的上升,会造成水的团簇变大。与“磁化得到小分子水”的说法真好相反,神马“磁场切割”,估计是对磁力线拍拍脑袋的想法。

小分子水能治病吗?

宣传者往往用一些看似很专业的词汇来吹嘘小分子水对疾病的神奇疗效,不过,对此果壳网谣言粉碎工深表怀疑(你想,热水就是小分子水嘛!加热可以破坏水的部分氢键,使水分子团簇变小),接下来就由谣言粉碎工帮您分析几条常见的“效果”。

1、“饮用后改善人体生物化学作用,升高血中的高密度脂蛋白,成为血管清道夫。”。

血浆高密度脂蛋白的确是一种与患心血管病的风险相关的蛋白,被誉为“血管清道夫”,目前医学界正在致力于从它入手解决心血管疾病的问题[3]。目前提高其浓度的方法主要是抑制降解酶,仅通过饮水不太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2、“引用后人体内酶的活性増强,血脂易分解,从而降血脂效果好”。

血脂的代谢是个涉及许多酶的复杂过程,降血脂的过程需要部分酶处于激活状态,部分酶被抑制。笼统地说“使人体内酶的活性增强”,谣言粉碎工不得不评价一句,这实在是很“民科”,提出这个说法的人似乎根本完全不懂血脂代谢的生理过程嘛。

3、“本品处理水中畗含小分子团和水的离子,水很‘分散’,渗透力与溶解力强,易进入细胞内滋养细胞,在血中容易使聚集成团的红细胞分散开,并使新生旳红细胞刚度小,变形性大,从而血液流变学指标改善,降低血液黏稠度”。

水的离子是氢离子和氢氧根离子,它们的浓度与pH和温度有关,而且相当的低(除非变成强酸强碱,那样更不能饮用了)。细胞内的水含量最重要的是平衡,通过细胞内外的渗透压控制水分的吸收,维持细胞内的离子在合适的浓度。细胞内的水并不是越多越好,更多的水进入细胞也不存在“滋养”一说;至于血液粘稠度,其原因是多方面(如胆固醇过高,生成血栓等),红细胞在受到损伤(如酗酒)后其粘结力才会增强而导致血液粘稠,但在通常情况下都不是主要原因,所以分散红细胞对降低血液粘稠度一般没多大作用。

结论:谣言破解。 无论是那些装置能否产生小分子水,还是所谓的小分子水能否治疗心血管疾病,都没有可靠的科学依据,现有的科学知识也不支持这些所谓的功效。这类的产品往往喜欢披上科学的外衣,用看似专业的词汇来忽悠不明真相的群众。认真分析起来,这些所谓的科学说辞都是站不住脚的。

【进阶阅读】小分子水的验证手段

在一些商业宣传中,有提及使用高频 17 O核磁共振(简称NMR)的结果来验证经过处理产生的水是小分子水。依据是水分子的团簇大小可以由NMR氧谱中的半峰宽来表征,半峰宽越小,水分子团簇越小。纯水的半峰宽是100Hz以上,而经过“处理”,半峰宽可以降到60Hz以下。

17 O-NMR的确是研究水缔合情况的常用方法,但是氧谱的半峰宽只是粗略的表征水分子团簇的大小。还有其他改变半峰宽的方法,例如随着水温的升高,在NMR图谱上,氧峰的半峰宽就会不断减小[4],因为加热可以破坏水的部分氢键,使水分子团簇变小。如此简单就能得到小团簇的水,如果真有什么功效的话,也不用花钱买那些所谓的磁化产品了。

此外,水中的离子也能够显著的影响半峰宽。离子浓度较小时,浓度的升高能显著降低半峰宽;但当离子浓度达到一定值以后,即使继续升高浓度半峰宽也不再变化。[5]

在一些制造小分子水的装置中,经常可以看到除了磁化以外,还有矿化的步骤(商家理由是增加微量元素含量)。显示“小分子水”的半峰宽小于纯水,很可能就是由于矿化带来的微量离子造成的,和所谓的磁化没有什么关系。

参考资料:
[1] He Jinsong, Yang Hongwei, Cai Ran, Lo Chih-Kang, Zhu Wanpeng, Hydration of β-Lactoglobulin in Magnetized Water: Effect of Magnetic Treatment on the Cluster Structure of Water and Hydration Properties of Proteins, Acta Phys. Chim. Sin. 2010, 26(2), 304-310.
[2] Chang, K. T.; Weng, C. I., The effect of an external magnetic field on the structure of liquid water using molecular dynamics simulation. J Appl Phys 2006, 100 (4).
[3] 范永臻, 王振坤, 郭志刚, 高密度脂蛋白——重要而又尚未攻克的靶点, 心血管病学进展, 2010, 31(1).
[4]. 李福志, 张晓健, 吕木坚, 用 17 O核磁共振研究液态水的团簇结构, 环境科学学报,2004, 24(1).
[5] 李睿华, 蒋展鹏, 师绍琪, 杨宏伟, 酸碱、硬度组成对水 17 O-NMR化学位移和半峰宽的影响及与水缔合作用的关系, 环境科学学报, 2003, 23(3).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