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学会期刊:让我们像黑猩猩那样思考

  生物, 评论
 
刊物: 《史密斯学会期刊》9月刊
导读者: 一个人的黎明
原文: 请看这里
 

从1977以来,松泽哲郎一直在研究一只叫做“爱(Ai,日文和中文一样)”的黑猩猩。

不久之前,我(原文作者Jon Cohen) 来到位于日本爱知县(Aichi-ken,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 )犬山市(Inuyama-shi)的灵长动物研究院,想要了解一些这里的院长松泽哲郎(Tetruro Matrsuzawa)正在进行的工作。

/gkimage/ot/hd/cl/othdcl.png

这个研究所对黑猩猩的认知能力最为关注,简单地说,认知能力就是学习的能力。其中一个实验利用了 “斯特鲁普效应(Stroop effect)”,这是一个心理学上的感念,简单地说,当人们看到一个用蓝色写出来的“红”这个字,他说出这是蓝色的速度就会变慢一些。初步实验证明,那些被人们用符号语言训练过的黑猩猩身上似乎确实有这个效应,也就是说,黑猩猩们确实可以学会并理解一些单词。但是其他一些动物,比如海豚同样也可以做到这点,而且单词并不就等于语言。松泽强调说:“我不会说黑猩猩有语言,他们只是有一些类似语言的能力罢了。”

自从五十年前,珍·古道尔第一次发现黑猩猩会使用工具以来,人们一直试图解答他们如何学会使用工具的,他们是否会教下一代使用工具这样的问题。每年,松泽的研究团队都要在非洲几内亚波叟(Bossou)的一个野外工作站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观察黑猩猩们用石头砸开坚果,但是似乎没有迹象表明黑猩猩们会教授他们的孩子这种技巧。黑猩猩们看起来似乎仅仅是通过观察和尝试学会这种活动的。

松泽在几年之前发展出了一套用以解释黑猩猩和人类在语言能力上的不同的理论。他发现黑猩猩的母子关系和人类有诸多不同之处,比如黑猩猩的婴儿可以自己抓住母亲而不会掉下来,而且他们无法像人类的婴儿那样可以自如的以仰卧的姿势躺在地上。这些细微之处造成了一个现象,那就是黑猩猩母亲几乎从来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孩子,而人类的母亲却经常会不在自己孩子身边,因此人类的孩子经常会利用哭泣来引起母亲的注意。而哭泣恰恰是一种原始状态的语言能力。

松泽的研究工作不断地冲击着把我们和黑猩猩区分开来的那些东西,揭示出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我们。松泽说,他寻找的是人类思想的进化基础。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