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梅花”为何爽约?

  热点, 自然

刚刚过去的台风“梅花”在长达12天的生命中,从台湾到东北,沿途各地一路拉响警报。上海、江苏、山东、辽宁各地均被告知有被台风直击的危险。而就在大家绷紧神经严阵以待的时候,它偏偏就跟陆地保持距离,缓慢北行,并没有在我国登陆。台风“梅花”让东部沿海地区人民一场虚惊,更让气象部门备受诟病。

/gkimage/3v/po/sh/3vposh.png

【中央气象台在8月9日7时发布的台风实况数据,在我国沿海地区虚晃一枪后,“梅花”在8日晚上登陆朝鲜西海岸。】

 

事实上,人们对台风预报水平的批评和质疑往往在异常台风出现之后达到高潮。所谓的异常台风,可以理解为历史记录中较为罕见,或者起初跟众多台风发展类似后面却发生突变的个例。异常台风的存在除了源于大气活动的随机性,还在于台风预报目前仍依赖历史统计和主观预报,数值预报技术仍需提高。

在台风模式出现之前,台风预报主要靠历史统计。这类方法假设天气形势的重复性强,不会脱离长期统计出的范围,即使天气变化的具体原因未知,我们仍然能够参照过去来预估未来。一旦有台风在活动,预报员就从历史记录中找出与其路径趋势和天气条件类似的所有台风个例,以此来预计正在进行的台风的未来路径。这类方法对常见台风能很好地预测未来路径,但对统计异常的台风往往束手无策。

后来,数值天气预报模式不断发展,人们可以通过大型计算机直接计算出未来大气环流的变化。预报员根据实时监测数据和数值预报结果,再结合历史个例,对台风路径做出预报,被称为主观预报。近年来,世界各大气象机构推出台风数值模式,能够直接计算台风的未来路径,又称客观预报。不过数值模式也存在大大小小的误差,为了减少单个模式误差对预报的影响,人们发展出集合预报技术,将多个模式多种可能性都计算出来。最终对结果的集合统计分析,得出一个未来72小时路径概率分布。整体上看,台风预报随着数值天气预报的发展在逐步提高,例如2009年中央气象台发布的台风路径预报24小时和48小时平均误差分别为115.8和217.5千米,比20世纪90年代初减少了50%。但目前数值模式水平有限,一遇到数值模式无法准确预报的天气形势,依靠预报员讨论以及寻求历史个例等主观手段,准确度反而更高。只是这些主观统计表现不稳定,台风预报最终还得靠客观预报技术的完善。

比如2005年台风“麦莎”在华东登陆以后,天气形势出现调整。世界各大气象机构的数值模式结果分歧很大,有的认为会偏西北上袭击北京,有的认为会转向出海远离北京。这时气象部门综合各种结果,参考1994年某类似台风的路径,得出“麦莎”将严重影响北京地区,带来十年一遇强暴雨的预报结论。结果“麦莎”比预报路径偏东200千米,而强暴雨主要集中在台风东部,位于“麦莎”西北部的北京市区仅下了些小雨。另一个预报失败案例是2008年台风“风神”。由于对大气环流形势的预估出现集体失误,世界各个气象机构全都坚持“风神”路径北上然后偏向东北,结果“风神”一路奔向西北,跟预报路径偏差200千米。

/gkimage/ae/se/vh/aesevh.png

【8月5日11时各大机构对“梅花”路径的预测图,包括中国、美国、日本以及香港、台湾的预报台均将台风登陆点指向上海或周边地区。但3个小时后,“梅花”路径出现明显变动,各机构又纷纷修正原来的预测路径。】

 

说到底,从主观预报到客观预报,再到集合预报,台风预报取决于数值天气模式的预报能力。只有当数值模式能准确计算出72小时到96小时的大气环流形势,台风路径预报才不易出错。很多事后研究证实,过去台风模式预报失败的个例,只要大气环流预报改进,台风模式就能模拟出更真实的台风路径。也就是说,当人们感觉到日常天气预报随时都很准确的时候,台风路径预报也就会更加准确了。在此之前,大家会有不少向台风预报业务“拍砖”的机会,而预报部门仍有一段“鼻青脸肿”的路要走。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