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海冰融化只是全球变暖的结果吗?

  自然

当我们在埋怨这些年的夏天愈发炎热时,北极的海冰含量已于2012年跌到了1500年来的最低点。在上一期的《科学》上,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系教授埃里克·珀斯特(Eric Post)和同事指出,海冰缩减并不仅仅是全球变暖的结果,还会成为全球进一步变暖的原因。

在过去的20年间,北极变暖的速度是地球其他地区的两倍。珀斯特和他的团队致力于探明因海冰缩减而引起的“多米诺效应”,对北极的藻类、浮游生物、海象、北极狐等极地生物的生态关系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海冰的缩减会对整个极地生态环境产生深远影响。

第一块倒下的骨牌是海冰本身。北极海冰融化的速度之快,超过了大多数气候模型的预测。海冰消融速率的加快可能与反照率的降低有关——随着海冰的消融,能够反射阳光的冰面面积减少,导致接收的太阳辐射增多,从而加剧了海冰的消融。长此以往,高反照率的海冰将被反照率低得多的无冰水面所代替,气候变暖因而加速。

除了能够反射阳光,北极海冰还是生产者的重要栖息地。每年,北冰洋生物总生产量的57%来自海冰中的藻类和冰下的浮游植物,海冰的减少会直接干扰这些生物的季节性增长。生活在冰层的藻类的脂肪含量降低,以之为食的海洋生物能从中获得的营养也因此减少,影响波及整个北极海洋食物网。

此外,海冰缩减还将间接影响到动物的活动、种群混合乃至病原体传播:海冰减少导致极地动物横跨冰面或岛屿间的迁移减少,这可能加剧极地狼群和北极狐的基因隔绝,而促进北极熊与灰熊的基因交流。再者,海象等动物的栖息地也会从冰上转移到海岸地区,这种变化也许会促进病原体传播。

最后,海冰的缩减、冰层变薄以及无冰季节的延长,可能使北极航道延伸到之前无法企及的地区,这些航运活动势必加速北极地区的矿产和石油开发,从而对陆地及海洋动物造成影响。

研究者强调,我们必须意识到海冰减少并不只是全球变暖的一个信号,其本身也在使整个生态系统发生改变。

相关阅读
 “雪上雨”如何影响极地生物群落?

相关的果壳网小组

 

信息来源:EurekAlert!
文章小图:Shutterstock 友情提供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