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人生目标逼成了自己的枷锁

 

 人生需要目标,一个没有目标的人,将不知道前途在哪里。很有可能就此碌碌一生。然而有一些原本很优秀的人,却因为过于伟大的目标,或者硬把各种目标逼成了自己的枷锁,导致自己一生反而处处被这沉重的枷锁所累。

 

 

文/于凡诺

 

人生需要目标,一个没有目标的人,将不知道前途在哪里。很有可能就此碌碌一生。然而有一些原本很优秀的人,却因为过于伟大的目标,或者硬把各种目标逼成了自己的枷锁,导致自己一生反而处处被这沉重的枷锁所累。

 

001

这几天,在一个好友的朋友圈看到消息,鲁亮出事了。

我内心一惊,鲁亮一直是我崇拜的对象。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新媒体平台的副总编。

尤其是当时,他潇潇洒洒写下的许多漂亮文章,几乎每一篇都是我等众多记者编辑学习的范文。

不过,他内心裹着一团火,似乎一直就想出去折腾一番。

最终,在他的新媒体副总编做的如鱼得水时,他递交了辞呈,准备离职。听说为了这事,当时的董事长亲自约见他,说总编再过几个月就退休了,实际上,社里早已经圈定了他继任总编,挑大梁。希望他能考虑一下。

稳定了几个月,直到他帮社里物色好了一名德才兼备的人之后,他终于离开。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并不是那么顺畅。

第一件事,他花大力气做了一个视频APP。

艰难地挺过了六七个月,似乎有了点名声和收入,然而继续往下走,遭遇瓶颈。首先现有技术力量已经深入不下去,其次,推广是硬伤。再次客户不稳定,收入根本上不来。最主要的是数据不行融资严重受阻,而自己的钱却哗哗如流水一般止不住。

第二件事,他打造了一个联合生物食品加工厂。

因为对生物食品的看好,他联合好几个朋友,自己也投入一笔不少的钱,成为大股东。前期他和朋友们辛辛苦苦进行了许多规划,紧接着又是宣传,又是培训团队,结果折腾了一年多,仍然是困在死亡线上。

第三次,他和合伙人,一起打造了一款专门服务于户外运动的APP。

这一次,仍然是费了老大的劲,最终结果还是叫好不叫座,严重时根本看不到新用户增加,死于无形。

那段时间后,有一个黄昏,我在大望路一个广场人行道上,看到前边一个人影走的很慢,一走近,才发现是鲁总。他第一次显出一种令人揪心的憔悴。我叫了一声鲁总,他很高兴。可是我却明显感觉到压在他心上的那副枷锁之重了。

据说,他曾经一再推迟了结婚,而女友最终拗不过家里,就把自己嫁了。

而他,几经折腾几乎把前些年的积蓄都花了个精光。

这些年,他的收入每况愈下。

这次看到朋友圈的消息,说鲁哥开车出了车祸,送到医院,人已经不行了。两颗眼泪无声地落下。

 

002

韦云潇,是一名非常喜欢挑战自我极限的人。

认识他半年后的一天,他正在公司办理离职。他说等所有手续办完,他就会前往西安,在终南山脚下,与之前约定的另两名驴友在一个叫做大石头沟的地方会面。先在终南山风景区逛一圈,然后去太白县,再从那里一个山脚出发,去攀登那些鲜有人活动的野山,并认为那才是三秦大山真正的魅力所在。

大约几天后,他与驴友会面,很快,他们就开始登山。

第一天非常顺当,他们爬到了一个背风的小山坳,扎营露宿。

第二天天蒙蒙亮,大家就继续攀爬。

没想到在攀爬一处高岩的时候,遇见了一条大蛇,大家脱险后,才发现唯一的指南针碰坏了。

三人简单合计了一下,看了看天气,不约而同地决定继续攀爬。

风大概是在第三天下午刮起来的,一扫之前的艳阳高照,气温一下就降了很多。甚至,当狂风迎面而来时,三个人各自都快站立不稳,这时候天空又下起了濛濛细雨竟然还掺杂着雪花,往前看,路已经迷迷糊糊看不清了。

撤不撤?

可是他们回头一看,后边的路也已经不复存在。他们心底知道,其实这次攀爬的很多地方,根本是可以上来却下不去的。

怎么办,三人决定继续向上,到高点再找大路撤。

很快,就在他们攀爬了半天,终于看到一条隐约的路时,抬头也看到了不远处的山顶。这时候,风雨停了。太阳又出来了。

韦云潇,这时候突然很想继续,他说,如果这次错失登顶良机,估计以后再次登顶不知是猴年马月了。于是他鼓动另两人乘天气转好,干脆实现一举登顶,毕竟无限风光在险峰。

另两人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毅然决定回撤。

韦云潇见状,就说那你们先撤吧,我试一下登顶,稍后就来找你们。

另两名同伴知道劝说无效,就分开了。

两天以后,

韦云潇被找到的时候,他就像睡着了,表情非常安详。

 

003

有一个年轻人,从小很喜欢油画,一度立志成为一名优秀的油画画师。

可是周围所有的环境,在他稍微长大点以后,就都不允许他走绘画的道路了。从家里说一不二的祖父开始,到父母都非常坚定,一家人从小就非常细致地培养他,希望他走仕途。

于是,从小到大,每当他有机会路过一些油画室时,他甚至每次都想借机去偷偷瞄上几眼别人的油画创作。

大学毕业那年,被父母亲一逼,他顺势就考取了公务员,然后进了县委办公室。

之后他一路仕途顺畅,从县委办公室普通科员,到主任科员,再调任某局副局长,几年后进入地级市任某区党委副书记、书记,到某市代市长、市长。他在权力的路上似乎一步步青云直上。

不过,临到退休时,他止步于市长一职。

退休后,浑浑噩噩地度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猛然一次,无意中走进了一个国际知名油画展。他惊住了。

从画展回来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心里明显多了一块心病。而且这病,只要是看到有关油画的东西,就犯,然后整颗心绞疼不已。

 

004

人生就像是在攀登台阶,总是一步一步往前走。

事实上,一个超越极限也不能翻越的标杆,一个拼了全力助跑起跳仍然过不去的目标,或者说任何一个远超出了自己当时身心负荷的目标,无形中都已经成为了枷锁。

枷锁下的人生,是一种悲哀。

因为世界的美好,人生的高度,只有在自己真实能驾驭的情况下,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