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AI的价值皈依?

 

1497429766679964.png

许多年之后,当人类后辈们回眸2016年AlphaGo与李世石的围棋之战,或许会得出如下结论:那一年,李世石的虽败犹荣换来了人们对于AI的关心和敬畏,而随着最后一颗棋子下落,人工智能的概念愈加具象,它被大范围植入到人类大脑,从“教育市场”的角度,它几乎可被视作转捩点本身,幻化为“人与机器共同进化”历程上的重要史料。

嗯,AlphaGo与李世石的对决符合现代传播术的一切要义:“外行看热闹”之所以久不愿散场,是由于这个传播故事里包含对抗性角色(人族与机器),代入感极强的情绪(AI把我们灭了可咋办),以及令人着迷的细节和悬念。这带来的结果是:在过去的十余天,人工智能成为大众意义上的“社交货币”,每个关心或假装关心人类未来的人都驻足围观,AI登上社会版面而不仅是科技版面头条,雨后春笋一般冒出的专家,抽丝剥茧的解读,甚至堪称一次“AI洗脑”——尤其在中国,这片科技氛围与美国并驾齐驱的热土,如果说之前人们因无知而对AI的普及保持谨慎,那么随着李世石的落子,AI的落地也变得毫无悬念。

事实上,不同于6800多天前深蓝与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的另一场大战,也不同于2001年斯皮尔伯格将《AI》搬上银幕引发全民热议,除了传播路径的指数放大,AI即将甚至已经进入实用阶段才是围棋之战持续发酵的最大原因,而这足以让那些提早布局AI的科技公司兴奋不已,你知道,舆论与风口的关系有时无比微妙。

timg.jpg

跨过AI临界点

科幻大师道格拉斯·亚当斯曾总结过著名的“科技三定律”:“1,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2,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3,任何在我35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它有戏谑的成分,但必须承认,刚刚过去的人机大战将AI向“稀松平常”的方向推近了一大步。而根据熊彼特的创新经济学理论,每次重大技术革命都将对原有技术带来颠覆性破坏,整个社会需要时间适应与接受,而一旦跨越某个临界点,就会引来大规模的投资需求,整个社会的资源也都会向新技术领域倾斜。

嗯,在AI技术领域,应用的瓶颈正在被打开,它正在跨越那个临界点。业界普遍预测,未来几年之内,AI会成为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出现数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凯文凯利就曾表示,将尚未产生人工智能的领域引入一些人工智能,即是从业者的机遇。“AI会是下一个20年颠覆人类社会的技术,它的力量将堪比电与互联网……我们将会看见旧有的事情加入人工智能,产生千万种不同的结果。”

而在不少业内人士眼中,人工智能也许更像“寡头”们的游戏。诚如吴恩达的“太空飞船理论”: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就像是造太空飞船,高性能计算能力是引擎,数据是燃料。而根据收益递增原则,以数据为血液的人工智能产品无疑会陷入“越多人使用它就越聪明,越聪明就有更多人使用”的良性循环之中。于是有人大胆预测:人工智能的未来将有两到三家寡头公司统治,它们将开发出大规模基于云技术的多用途商业智能产品。

而未来已经在发生。


AI落地:与福祉有关

事实上,一项技术的故事性与对人类的帮助并不成正比,AI的价值皈依当然不在于提供社交货币,相比一盘棋的成败,让更多人享受到技术的福祉似乎更有意义。

嗯,你得承认,提及人工智能的落地,中美互联网发展路径的不同,让来自中国的百度显得颇具样本意义。百度自成立之初即着手研发自然语言处理等智能技术,多年来,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形成完整的布局,集聚了一大批顶级人工智能技术人才,在机器学习、数据挖掘、语音、图像、自然语言处理、机器翻译方面取得了大量突破性技术成果,这些技术成果已经被应用在搜索、地图、O2O、金融等众多百度产品和服务中,在搜索、地图、O2O、金融等众多百度产品与服务的背后,智能技术都在发挥着重要作用。就在前不久,百度翻译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这个奖项属于我国最高级别的科技奖项。

这无疑得益于百度人工智能实验室搭建的“百度大脑”,后者融合了深度学习算法,数据建模,大规模GPU并行化平台等技术,构建出一套拥有200亿个参数的巨大的深度神经网络。目前百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要研发方向为: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和自动驾驶技术等。现如今,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正在进入普遍应用阶段,让数亿网民从中受益。比如语音搜索,就是集多项人工智能技术之大成,将用户的声音转换成文字的语音识别技术,深入分析理解用户需求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帮用户找到所求的智能搜索技术等等。任何人都可以对着手机百度说出你的需求,机器会识别出你说的话,理解你需要什么,并帮你找到所求。机器还可以像人一样,与你多轮对话,从而更好地理解需求、满足需求。

这项入围麻省理工学院评选的2016十大突破的技术基于深度学习研发的Deep Speech语音识别系统,其在噪音环境中的识别准确率超过了谷歌和苹果的同等技术。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项集成语音识别,语义分析,多轮理解,信息匹配和语言生成等在内的复合型人工智能——多轮对话,信息匹配和语言生成等在内的复合型人工智能,从直觉便知,其实现过程要比单一任务和封闭式规则的围棋困难许多,因为身为机器,它正在探索人类充满不确定性的复杂行为:沟通。

最简单的道理,沟通需要对话,而对话需要你来我往,这意味着机器必须掌握“对话式搜索”的本领——让人与机器基于上下文语境进行多轮交谈。例如你拿起手机百度语音搜索‘今天几号限行’,系统会直接告诉你‘今天2和7限行’,你再问‘限行到几点’他会直接告诉你‘早七点到晚八点’,如果你再问他‘明天呢’,他会提醒你‘明天周六,不限行’。”这实属不易,却是大势所趋,未来数年内,人类获取信息和服务的方式将从输入冰冷的关键词更多转向人机多轮对话。

%A$OP1J2FUM}VKV3Z(P_P3H.png

可以肯定,由于应用场景的变化无常,包括语音和图片在内的搜索方式将日趋成为主流,而伴随着各种智能硬件的大面积涌现,这种与机器的沟通方式似乎更能代表未来,也更能助力每个个体更好地生活。

事实上,不同于AlphaGo拒人千里的感觉,机器智慧其实早已飘荡在你的周围。举个例子,诚如《创新者的窘境》作者克莱顿·里斯坦森所言,以百度语音搜索可谓一种“破坏式创新”——那种凭借强大的技术优势,通过发掘被忽略的全新需求,从而迅速占领市场的创新。你可以打开手机百度使用语音搜索询问“我想去中关村附近吃饭,有什么推荐吗”“我需要五个人的位子,帮我订下”……机器便迅速帮你完成。可以想象,未来语音搜索的进化版,将会为线下商户和O2O服务接入提供一整套流量导入和后端支持,甚至为各种智能硬件,智能家居和无人汽车等载体提供AI支持,以打通各个平台数据的边界。

嗯,这也许是人们理应拥有的AI服务。它就像太平洋海底的光缆,在你使用网络时静默存在,就像KK所言:“人工智能的未来正进入我们视野之中,它既非如哈尔9000(《2001:太空漫游》中的超级电脑)——一台拥有超凡(但有潜在嗜杀倾向)的类人意识并依靠此运行的独立机器那般,也非让奇点论者心醉神迷的超级智能。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颇似亚马逊的网络服务——廉价、可靠、工业级的数字智慧在一切事物的背后运行,偶尔在你眼前闪烁几下,其他时候近乎无形。这一通用设施将提供你所需要的人工智能而不超出你的需要。”

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将渗透入生活的各个角落,为人类生活增添一个美好的维度,而这正是AI未来的根本方向。

就像百度副总裁王海峰所言, “alphaGo战胜韩国棋手李世石,让公众近距离地感受到人工智能的神奇,感受到智能时代的真正来临。欣喜和兴奋过后,我们更多想的是,人工智能技术将如何实实在在地造福人类,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这正是技术人的毕生追求,也是百度大力投入人工智能技术的价值归依。”

最后,有必要简单提及所谓的“机器灭绝人类”。回溯生物历史,昔日霸主被新的霸主完全取代似乎非常罕见,置身于AI刚刚普及的今日,也许一个较为理性的预见是:

在遥远的未来,人类和人工智能将成为两个层次的存在,我们将与机器共同进化,形成超级智慧,而这也许是人类最好的结局。


图文来源:百度、艾瑞网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