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的诱惑,究竟有多大?

  社会

2011年5月18日,莫斯科食人魔尼古拉•夏德林(Nikolai Shadrin)案开庭。他被指控杀害同伴,并将其尸体部分存放在冰箱中供食用的。人吃人,这个人类文明的最高禁忌,并没有随着这个社会的进步和文明而消失,反而不断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就让我们在夏德林伏法的同时回顾一下历史上的几名食人魔吧。

公民X:自然的错误?

/gkimage/ot/nm/t0/otnmt0.png

出生在乌克兰的安德列•奇卡缇洛(Andrei Chikatilo)曾经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师,家人眼中慈祥和蔼的祖父,和一位快乐的已婚男人。但他却是苏联历史上最残暴的食人魔:他曾大口咬下受害者的舌头吞下肚内,再将尸首分家,掏空内脏。他曾在受审时表示,咬断舌头吞下肚的刹那,是他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

奇卡提洛的童年是在动荡和不安中度过的。在五岁的时候,他就被告知,自己失踪的哥哥是被“饥饿与绝望的邻居”绑架并吃掉的,这被后来的很多专家认为是其产生食人心理的最初诱因。这一观念很可能让奇卡提洛认为,即便是身为同类的人类也可以互相食用。而战后的动荡也让奇卡提洛的一生都在性压抑中度过,在他谋杀了第一个目标并获得性快感之后,他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

在归案后,奇卡提洛认为:我是自然界的一个错误,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不过这并不能帮助他逃脱法律的制裁。1994年,奇卡提洛被执行死刑。

食人募集:愿者上钩

/gkimage/01/l7/rg/01l7rg.png

 

迈维斯把尸块放在盘子里,插上刀叉,淋上肉汁,并拍照留念,他显然是想把照片贴在网络上。他把头颅、骨头、软骨等尸体,包装成30袋,以便等着分批食用。—法医官里塞(Manfred Risse)

德国人阿明•迈维斯(Armin Meiwes)的恐怖食人实录让所有听闻的人毛骨悚然。2001年,这名食人魔居然胆大包天地在“食人社区”网站上发布广告,寻找一个“18-30岁之间,体格强壮,愿意被吃的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竟然有个叫做布兰德斯(Bernd Brandes)人同意了。

这两个男人约定在圣诞节见面并开始他们(其实是迈维斯一个人)的罪恶计划。迈维斯将他分尸煮食人肉的过程录制了多达50卷录像带。但由于画面血腥,警方并未公布这些录像。

虽然迈维斯一直狡辩声称,此事对他而言并不是谋杀,仅仅是“帮助”被害人死亡,但德国法庭依然以谋杀罪名成立宣判他终身监禁。入狱后,迈维斯成为了一名素食主义者,并帮助警方处理食人相关的案件。同时他还表示,在德国可能有超过100名食人者。

密尔沃基的食尸鬼

/gkimage/0q/0s/wc/0q0swc.png

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人杰弗里•达莫(Jeffrey Dahmer)不仅是是一名连环杀手、更是一名恋尸食人者。他被认为是《沉默的羔羊》里食人博士汉尼拔(Hannibal the Cannibal)的真人版。他会将他有兴趣的猎物绑架后杀害、强奸,并最终吃掉。达莫在吃人时非常讲究,他只会选择把想吃的部位贮放于雪柜中,其余的全用他在厨房里特制的硫酸池处理掉。

他的行为太过于极端,以至于各方专家一直认为其精神存在问题,然而令人恐怖的是,分析表明他的精神完全正常,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思维十分清楚。在达莫父亲所写的《父亲的故事》一书中可以了解到达默的童年虽然看似正常,但在他10岁到15岁期间非常的孤僻,并不和人交流,这可能是他产生变态心理最原初的起点。捉拿其归案的检察官迈克尔•麦卡恩说“达莫只做出那些令自己感到满足的决定。他喜欢奸尸食人,这是自我放纵的极限。”

美国当时严重的种族主义歧视在某些程度上保护了达莫,让他在作恶4年后才遭到逮捕。在狱中,达莫被一名自称“上帝之子”的囚犯杀害。

仍然逍遥法外的食人魔

/gkimage/s2/93/ns/s293ns.png

 

它无色无味,进入我的嘴里像化掉的河豚肉一般。 —《In the Fog》by 佐川一政

1981年,在巴黎大学攻读英国文学专业的日本人佐川一政杀害了他暗恋的对象,25岁的荷兰女学生勒妮•哈特维尔特(Renee Hartevelt),并生吃了她的肉。被捕后,法国当局对他进行了指控。然而他有钱的父亲以佐川一政不适合在法国受审为由将他引渡回日本。

在日本的精神病院呆了15个月后,院方宣布,佐川一政已经被治愈,并让他获得了自由。此后,佐川一政成为了名人,他在东京定居,写了几本畅销小说,还经常参与评论工作。这名狂妄的食人魔在他写的书《In the Fog》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当年如何吃下哈蒂维尔特的全过程。他的四本食人幻想小说和一本食人诗集帮助他成为日本的名人。

分析佐川的经历,不难发现其心理畸形的原因。虽然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但不足1米52的身高,走路一瘸一拐以及尖细的嗓音都让他感到很自卑。虽然日本繁荣的性产业完全可以解决他的性苦闷,但是“自强不息”的佐川因为无法泡到真正的妹子,十分不爽。一直的自卑也让佐川的心理越来越扭曲,以至于让他产生“对一个女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的想法。

佐川现在在哪里?如果你在日本,没准会在大街上遇见他。

吸血鬼还是狼人?

/gkimage/ni/46/vb/ni46vb.png

阿尔伯特•费什(Albert Fish)生于1870年的华盛顿特区,他的舅舅、哥哥和姐姐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史。费什的妈妈在他小的时候忙于工作,只能将他放在孤儿院中。而在那时,他经常被强迫脱光衣服,被其他孤儿殴打,而他也十分“享受”这个过程。1890年,费什来到了纽约,成为了一名男妓,而在这期间,他已经开始通过猥亵男童来获得快感。

1928年,费什以招工为由,杀害了10岁的曼哈顿女孩格蕾丝•巴德(Grace Budd)。令人震惊的是,费什竟然将杀害以及食人的过程通过信件寄给了受害人的父母……这封信也成为抓捕他的有力线索,1936年1月16日,66岁的费什被处决。据说他喜欢在满月时作案,所以他也被赋以“发狂的月光杀手”、“韦斯特亚狼人”与“布鲁克林吸血鬼”等多个绰号。

(信件内容太过血腥,就不在这里放出了……)

虎毒不食子?

/gkimage/kd/c7/0l/kdc70l.png

人说“虎毒不食子”,然而捷克这位信奉极端教派“圣杯运动”的母亲卡拉•莫埃洛娃(Klara Mauerova),竟然把她的两个儿子锁在家中,并且用刀子割下他们的肉来食用……

被捕后,莫埃洛娃声称是被同样信奉“圣杯运动”的姐姐卡特里娜以及朋友斯科罗娃(Barbora Skrlova)洗了脑才做出蠢事。据法庭证人供述,这宗虐儿食人案是由一名叫“医生”的男人策划,而据说是圣杯运动领袖的“医生”也通过短信来远程遥控他们虐待自己的儿子。

食人魔往往不能通过正常的途径来获得性快感,而他们也只能用食人这种极端的方法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吃人,也可以让他们获得“占有对方”的快感和满足感。我们在观察每个食人魔的时候不难发现,这些人都不止一次地杀人和食人,这种自我无法控制的心理或许就像杰弗里•达莫说的那样:“一旦有了第一次,我就再也欲罢不能了。”

每个食人魔的背后都有一个悲凉的经历或者身世,这些经历可能是社会带给他们的、也有可能是家庭环境造成的,他们的产生,注定是社会的悲剧。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