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也开始劳动力短缺,同样找机器人帮忙

 


“机器人”究竟会帮助还是威胁人类生计的问题,在创造了这个词的国家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布拉格电 — 兹比涅克·弗罗利克(Zbynek Frolik)在波西米亚中部拥有几间大型工厂。他在捷克共和国各地发布广告,为工厂激增的订单招聘新员工。但在几乎人人都有工作的繁荣经济下,几乎无人响应。

提高工资没用,提供住房补贴也没有用。

于是他打起了机器人的主意。

“我们找不到足够的人手,”弗罗利克先生说,“我们正在尽可能地用机器代替人工。”他的公司 Linet 生产先进的医用病床,销往全球 100 多个国家。

Linet 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兹比涅克·弗罗利克。1989 年,捷克共和国爆发天鹅绒革命后,他投资 1 万美元创立了这家公司。

这样的言论常让人产生一种联想,即未来不再需要工人。在许多主要经济体中,企业正在尝试用人工智能取代工厂工人、卡车司机甚至律师。这加深了人类岗位会被大规模取代的忧虑。

但在东欧,机器人则被用来解决工人短缺的问题。捷克共和国、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波兰的企业正在努力保持敏锐和竞争力,而机器人在这种环境下有助于创造新的就业岗位类型。近年来,在全球经济复苏的推动下,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平均达到 5%。它们在共产主义垮台后成为了欧洲低成本制造业的中心。

在 Linet 的工厂里,大部分焊接、切割、喷漆和模具成型的工序在十年前就已经实现了自动化。30 个工业机器人能完成多达 200 人的工作。但这并不能抵消对工人的需求。

很少有国家走在捷克共和国的前面。捷克的工厂为丰田等企业生产汽车,为戴尔生产电子消费产品,而小型企业生产的特色商品则销往世界各地。繁荣的经济已经将该国的失业率大幅削减至 2.4%,为欧盟国家中最低。

然而,人力的匮乏限制了捷克企业的扩张。根据贸易组织捷克工业联合会(Czech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y)的说法,近三分之一的企业已经开始拒绝订单。

“这正成为经济增长的阻碍,”该组织的主席雅罗斯拉夫·哈纳克(Jaroslav Hanak)说,“如果这些企业不发展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它们就会面临倒闭。”

捷克共和国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劳动力短缺问题,连布拉格的有轨电车今年也因为缺少司机而减少了运营班次。

东欧工厂的自动化程度已经相当高。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的数据,2010 至 2015 年间,捷克共和国新安装的机器人数量增长了 40%。现在每一万名工人拥有约 101 个机器人。随着企业努力提高生产率,机器人数量越来越多,捷克的数据将要接近德国等国的水平。德国平均每一万名工人拥有 309 个机器人,是欧洲最多的。

为通用电气等企业生产工业计时器的 Elko EP 有 70% 的生产是自动化的,并且打算在几年内几乎完全实现自动化。在工厂一个外观优雅的白色角落里,机器人已经接管了常规的批量生产任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日·科内奇尼(Jiri Konecny)将工人们调到工作更复杂的岗位,并让另外数百名员工的精力集中在研发上。

“如果我们没有尽早投入自动化领域,我们现在就死定了,”他说道。

对于捷克共和国及其邻国来说,精打细算是一种存活之道。随着消费者对产品类型的需求越来越广泛,新一代机器人不仅被用以应对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还被用来增加生产的灵活性和产量。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在捷克第二大城市布尔诺(Brno)举行的自动化博览会 Amper 上,数百家供应商在一间机场般大小的大厅中展示机器人、机器人传感器和其它设备。这些可以测试汽车前灯、或在共享工作空间与人类互动的“智能”机器被买家团团围住。

在捷克布尔诺市的 Amper 展销会上,买家们聚集在“智能”机器的周围。这些机器可以测试汽车前灯,或者在共享工作空间与人类互动。

东欧企业自动化脚步的加快令许多企业蒸蒸日上。工业机器人开关设备和控制柜的制造商 Rittal 去年的订单量增长了 15%,今年一月以来已经增长了 25%。

“企业无法扩大生产,导致它们的竞争力在减弱,”Rittal 的总经理亚罗米尔·泽勒尼(Jaromir Zeleny)说,“他们不想如此依赖人工。”

人工成本也是一个因素。东欧靠低工资吸引跨国企业而成为制造业强国,但这种优势正在衰退。去年,捷克共和国平均月薪增长了 8%,达到了 1160 欧元,约合 1400 美元。尽管只是德国平均月薪的三分之一,但预计还会继续攀升。

企业家表示,引进更多外国工人会有帮助。但是保守派政府已经承诺限制移民入境,最近还对外国工作签证设置了严格的门槛。

一些长期的趋势也促进了自动化的发展。家庭生育后代的速度不够快,无法顶替即将退休的工人。有一种观点认为,发展自动化可以起到填补空缺的作用。上个月,捷克最大汽车制造商斯柯达表示,将“大力加快”自动化的步伐,以应对人口变化和薪酬压力。

“劳动力短缺的情况将持续数年,”法国工业公司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驻布拉格的业务总监博赫丹·多夫汉(Bohdan Dovhanic)说,“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寻找更多工人,或者找到代替他们的方法。”

Linet 是世界上最大的医用病床制造商之一,有 900 名员工每天生产 500 张病床。它的病床设备可以监测和收集病人的健康数据,价格相当于一辆宝马车。

机器人究竟会帮助还是威胁人类生计的问题,在创造了这个词的国家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辩论。“机器人”这个词来源于斯拉夫术语“拉博塔”(rabota),意为“艰苦的工作”,最早出现在 1920 年一部关于机器的捷克戏剧中。剧中的机器被制造出来在工厂里从事重复劳动。这些机器人最初与人合作,但最终取代了人类。

批评人士称,自动化的风险在于一旦经济衰退来临,工人的日子会很不好过。位于布拉格的捷克理工大学(Czech Technical University)人工智能中心的负责人米哈尔·皮耶豪切克(Michal Pechoucek)说:“你没办法关掉机器人,再把工人带回来。”

捷克的工会响应了这些警告。捷克—摩拉维亚工会联合会(Czech-Moravi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主席约瑟夫·斯特热杜拉(Josef Stredula)说:“除非商界领袖、政界人士和工会能预先负责任地应对即将到来的工业革命,否则更多的工作岗位可能会受到威胁。”

目前,这里的企业仍坚持认为,自动化将创造新的工作岗位。

在医用病床制造商 Linet 的工厂里,大部分焊接、切割、喷漆和模具成型等工序在十年前就已经实现了自动化。30 个工业机器人能完成多达 200 人的工作。但这并不能抵消对工人的需求。因为人类能在装配线上为机器编程和执行复杂的定制工作,而机器人却做不到这一点。

像其他雇主一样,弗罗利克在失业率迅速下降时感到措手不及。事实上,捷克经济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影响。他的工厂所在的首都北部的工业乡村里,失业率低于 2%。连布拉格的有轨电车今年也因为缺少司机而减少了运营班次。

1989 年捷克共和国爆发天鹅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后,弗罗利克投资 1 万美元在一间旧牛棚里创办了 Linet。如今,Linet 是世界上最大的医用病床制造商之一,有 900 名员工每天生产 500 张病床。它的病床设备可以监测和收集病人的健康数据,价格相当于一辆宝马车。弗罗利克笑称,Linet 的床甚至出现在 Netflix 制作的电视剧《纸牌屋》里。凯文·斯派西(Kevin Spacey)扮演的美国总统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被暗杀未遂后就是在这张床上康复的。

为了跟上全球经济复苏带来的订单激增,他需要更多人手。去年他将薪水提高了 12%,并试图从其他工厂挖员工,但这还不够。而他也没有足够的生产力参加政府大型项目的投标。

“我们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弗罗利克说。

因此,上个月,他花 800 万欧元购入超高速自动化激光器和塑料成型机以取代老模具。新设备使他可以将 6 名工人调派到定制装配线上。但由于其它捷克公司也在争先恐后地升级,他不得不等待机器的配送。

弗罗利克站在一台笨重的工业激光器前,它最终将被一台更快、更智能的机器所取代。操作它的两名雇员将在旧牛棚的工厂里接受其它岗位的培训。这里已被改造成了培训中心。

“我们仍然需要人手,”弗罗利克说,“但机器人更可靠一些。”

Linet 的最终装配线。东欧的企业正引进机器人以填补日益短缺的劳动力。

翻译:熊猫译社 Joey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Milan Bur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