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PPT公司”的酷开:为何估值不及乐视七分之一?

 

创维子公司酷开去年9月获爱奇艺1.5亿元投资,占股5%,今日召开发布会宣布获腾讯3亿元投资,占股7.7142%,由此推算出酷开估值约40亿元,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段友桥,腾讯视频客厅产品部总经理赵罡成为酷开的新董事,爱奇艺也从这笔投资中“小赚”5000万。

尽管如此,酷开目前估值不及“宿敌”乐视超级电视300亿估值的七分之一,酷开此番找来腾讯和百度旗下爱奇艺两大干爹对垒“宿敌”乐视,酷开董事长王志国还对此调侃道:我们不是PPT公司,没有好产品不开发布会。

40亿怼300亿

王志国口中的“好产品”是防蓝光教育电视,酷开通过与美国加州大学光电元件暨材料实验室联合研发的光学防蓝光技术,利用光谱平移方式,将450nm有害高能短波蓝光转换为460nm无害长波蓝光,同时集成儿童影视内容、教育内容、游戏内容,试图在儿童教育细分领域寻找市场机会。

酷开作为创维孵化出的互联网电视新品牌,一直以“玩出态度”新锐形象示人。酷开董事长是1980年出生的王志国,他调侃的PPT公司显然是乐视,也曾多次批评乐视是“伪生态”,以“生态”来忽悠人,引发1970年出生的梁军多次反驳,甚至称其为“电视史上最无耻的一次碰瓷”。

今年2月,乐视致新宣布估值达300多亿元,超过中国彩电行业所有上市企业。而同为2013年问世的乐视超级电视和酷开,二者在市场影响力和估值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资料显示,以乐视超级电视代表的终端业务仍是乐视上市公司第一大现金牛,2016年终端实现101亿收入,同比增长66.15%,背后的乐视大屏生态2017年将实现扭亏,并提出了三年非硬件大屏运营收入超200亿元目标。

乐视超级电视销量表现也不错,从2013年的30万台到2016年近600万台,然而亏损额也从4700万元扩大到6.35亿元,梁军对此认为,乐视致新去年是战略性亏损,而今年的目标是要盈利。

乐视超级电视成立4年来,估值已翻了45倍。2013年,乐视致新获乐视网、乐视控股、深圳市冠鼎建筑3.37亿元增资,当时估值对价约为6.5亿元,不久前,融创中国旗下的嘉睿汇鑫以30亿元认缴乐视致新新增注册资本3124万元,占乐视致新全部注册资本10%。若照此推算,乐视致新估值达300亿元。

有了孙宏斌的加持,梁军成为乐视网新科CEO,贾跃亭淡出乐视超级电视日常事务。孙宏斌十分看好乐视超级电视未来可增值空间,以及大屏互联网市场前景,认为价值将至少数倍于目前300亿元估值。

酷开虽然近年来增长势头不减,但与乐视仍有一段距离。王志国今天在发布会公布一堆数字:激活数据超2300万,活跃用户数906万,2016年财年营收1.67亿,毛利1.2亿。

王志国坦言上述数据看起来并不那么庞大,但却是德勤审核的运营收入,没有加入那些不能的非常规收入,暗指乐视超级电视身上的大量真假难辨的关联交易数字。

相比乐视超级电视可依托乐视网,乐视影业等海量内容资源,以及在各种令人眼花缭乱关联交易中做大营收数字,酷开显然难以望其项背,王志国也承认酷开若想模仿乐视去做内容,变化商业模式不现实,酷开不擅长做内容,当下实行系统+硬件的互联网大内容战略,试图在硬件价格上讨好市场。

此番酷开利用腾讯爱奇艺的战略投资和内容资源,加上自身擅长的内容运营、用户资源,与多家供应商的版权资源及自制内容相融合,积极扩充自身内容短板。

借助VR超车?

此外,酷开也与乐视在内容上寻求更多差异化,寻找弯道超车机会,比如VR内容领域。

乐视VR曾在2015年风头一时无两,多次请来包括孙红雷、秦岚等众明星为其代言。去年6月乐视VR表示正进行新一轮的3亿元融资,估值一度高达30亿元,成为当时国内估值最高的VR企业。

然而好景不长,乐视VR领域并没有打造出核心竞争力,随着乐视集团资金链问题爆发以来,乐视VR两个团队其中之一通过外部组件团队已完全解散,乐视致新VR团队目前在内部表示将保留,并转型做其他业务。

当下酷开重点搭建VR产业链, 酷开VR&AR事业部总经理李晶今天发布COOCAA VR UI 2.0,同时搭建酷开VR云控平台,实现视频推送、应用安装、设备管理、资源管理、安全管理、远程控制,设备关闭等一系列的控制和管理,可同步控制成百上千VR一体机,了解每台机器工作状态。

酷开通过与贵州广电、新疆广电、江苏广电建立合作关系,利用VR平台提供硬件供应、技术服务、内容制作和运营等方面的支持,并成为国家首批具有光电资质的VR企业。

此外,酷开VR还与教育行业合作,利用创维销售网络,酷开防蓝光技术也应用到VR一体机上,李晶还宣布酷开VR将战略投资1亿元,通过与行业其他品牌实现资源优化,包括文娱、地产、教育、展览展示、广电、汽车、广告等领域。

酷开母公司创维拥有29年广电经验,目前在国内电视机顶盒市占率第一,TV用户第一,这些渠道资源或许能成为酷开拓展VR市场不可多得的战略资源,与乐视拉开竞争距离,但何时能产生规模效应,还需要时间和市场考验。

VR内容可能会成未来电视市场不可忽视变量,酷开弯道超车的机会一直存在,但乐视超级电视短期内很可能一直是最大竞品,毕竟创维和酷开都没有“蒙眼狂奔”基因,包括无视PPT的战略价值。(完)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