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专访】对话电影《魔兽》主创

  人物, 包罗万象
电影版的《魔兽》终于来了,距离1994年的“魔兽”系列游戏的第一作《魔兽争霸:人类与兽人》已经过去了22年;距离2004年发布的《魔兽世界》已经过去了12年。不知你是否还能回忆起,当我们操纵着自己的人物首次走进暴风城、奥格瑞玛时的激动;是否还能想起在荒芜之地蹲断牙的艰辛;是否还记得在熔火之心门口团灭一夜时的兴奋?
 
总之,《魔兽》电影来了,也许你的人物已经在旅店中沉睡了很久,但现在是时候叫上自己当时的“战友”们走进影院啦。在电影上映之际,果壳评论音轨采访了电影《魔兽》的导演邓肯·琼斯、古尔丹的扮演者吴彦祖以及迦罗娜的扮演者宝拉·巴顿。
 
导演邓肯·琼斯:我希望创造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果壳网:魔兽争霸系列的游戏一直带有许多不严肃的小插曲,比如法师会把敌人变成羊,农民会引用《巨蟒与圣杯》里的句子,诸如此类。但是你把它改编成了一部严肃的史诗巨作,这里面会有风格上的冲突吗?
 
邓肯·琼斯:你得看完整部电影才会知道,电影里确实也有一些轻松的片段,比如就有一点变形术、把人变成羊什么的。但是我觉得魔兽电影确实在这上面有一点麻烦,因为游戏世界的背景设定始终是很严肃的,而游戏本身又很好玩。所以你需要在它们之间寻求平衡;你又要忠实于原作的故事,又要保持游戏的精神体验。同时还得把它拍成电影。所以这就像是马戏团抛球一样同时要顾及到好多头。

神抽一张变羊。图片来源:Blizzard

果壳网:魔兽争霸出了三部单机游戏和一部大型MMO,已经有了这么多人物和这么多背景故事了,你会担心没怎么玩过游戏的人看不懂电影吗?你怎么把这么大的世界放入一部电影的?
 
邓肯·琼斯:其实我们做的有些事情在我参与这部电影之前就确定了,他们选择讲述的故事是来自最早的第一代游戏,《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那时候故事还是简单得多了,涉及的元素也少多了,毕竟没有接下来这二十年的游戏叙事嘛。我想这也给全部的魔兽争霸故事设立了起点:兽人文化和人类文化的第一次接触。所以我想,把故事尺度缩小到那一段特定的游戏历史时代,这让事情变得简单多了,也让我们能更容易地讲述故事。的确是有很多的人物,但话说回来如果你去看魔戒的第一部,也有很多的人物嘛。所以我想,在奇幻设定下,有这么多疯狂的人名,你可能只能顺着故事走了,有时候能记得住,有时候记不住,但是只要那个世界给你的感觉是真实的,人物是有趣的,那我觉得你会慢慢记住他们的。
 
果壳网:你觉得你受到了魔戒这样史诗奇幻电影的影响吗?
 
邓肯·琼斯:特别是魔戒,魔戒的第一个三部曲等于是设定了奇幻电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标杆。所有拍摄幻想电影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一点,这是你必须抵达的水平,就算你要拍出很不相同的作品,你也会被它所激励,一定要拍出它的水准。
 
果壳网:魔戒三部曲某种意义上也是设定了奇幻电影的一种视觉风格。你有尝试在魔兽中创造出与之不同的东西吗?
 
邓肯·琼斯:是的,这是我们非常努力的。有时候一部电影鼓舞人心,不光是因为你想创造出像它一样的作品,也是因为你想脱离开来创造出和它不同的作品。当然了,魔戒是在新西兰拍摄的,有一望无际的原野,但是它给人的感觉是像地球一样,你知道,像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个世界一样。我想在魔兽电影里,我们试图创造的是一个让人觉得有点不太一样的世界,让人觉得就像是一个小号的、整个世界被压缩到了一片很小的区域里的感觉。我们拍摄电影时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创造出这样的环境安排——你会看到一种场景的边上紧邻着另一种。森林的这边就是荒漠,那边就是雪山的峰顶。这让人觉得整个世界被缩小了,而这就非常接近你玩魔兽游戏的时候所感受到的东西。
 
果壳网:这是你第一次拍摄CGI成分如此之多的电影,你觉得它怎样影响了你的导演工作呢?
 
邓肯·琼斯:这一点我很幸运,如今的动作捕捉技术已经大大改良了,你不需要把它和电影拍摄过程分开了,你可以就一边实景拍摄,一边动作捕捉,可以同时获得数据。我认为这非常棒,作为导演我会觉得它和正常拍摄的电影相差不那么大了。我的演员都在这里,有些穿着服装,有些穿着动作捕捉设备,但我可以把它就当做一幕普通的拍摄一样来对待,事后再去处理CGI。所以我认为拍摄这样的电影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

电影中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图片来源:Legendary

果壳网:人们总是说把游戏拍成电影是非常难的,你觉得这很困难吗?你为什么决定承接下来这样一项任务呢?
 
邓肯·琼斯:我想没有什么理由说电影不能来自游戏的改编。既然电影能基于一本书,能基于一篇报纸头条,能基于一手歌曲,能从任何东西改编,游戏当然不例外。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如何诠释它,你有没有一个值得讲述的故事,有没有值得观众在乎的人物。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我想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电影的灵感。就这间屋子里你我这群人,也许都可以成为电影的灵感呢!只要你能想出一个好故事。
 
吴彦祖:如果自己选,我还要演古尔丹
 

(注:因为前期沟通时对方建议英文采访,所以这次采访里,吴彦祖说的是英文。当然,说英文的彦祖也很帅。)

果壳网:在接这个角色之前,你玩《魔兽世界》了吗?

吴彦祖:我自己没玩过,但我太太是一个七、八年的《魔兽世界》老玩家。她也是我接这部电影的一个主要原因——在拍这部电影之前,因为我们的孩子刚刚出生,所以我答应她我会在家修整一段时间陪陪家人。在我大概歇了两个月的时候,有人找我拍这部电影,于是我就跟她说:“Hey Lisa,有人找我拍电影。”她说:“你不是说这段时间在家休息吗?”我说:“是啊,但这是《魔兽》电影。”她说:“哦天呢,那你还不赶紧去!”所以说,正因为她给我开了绿灯,所以我才能接这部戏。

果壳网:所以她在拍摄的时候也帮你了吗?

吴彦祖:我太太在我读剧本的时候给了我很大帮助,因为剧本里有许多许多的角色,为了能明白角色之间的关系,我需要问她许多问题。比如说:“洛萨是谁?艾尔文森林和闪金镇在游戏里为啥这么重要?”除了问我太太之外,剧组里还有玩了20年游戏的导演邓肯·琼斯、世界前十玩家罗伯特·卡辛斯基,甚至电影的CG负责人都很了解游戏。所以我都可以向他们问游戏有关的问题。

你认得出来吴彦祖吗?图片来源:Legendary

果壳网:在你看来,古尔丹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

吴彦祖:理论上讲,古尔丹当然非常非常邪恶。我和导演邓肯曾经讨论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兽人之所以要入侵艾泽拉斯,是因为德拉诺的资源已经枯竭,没有未来,留在德拉诺只能等死。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确实是在拯救兽人种族。但同时,古尔丹又很自私,因为他自己想得到的其实是至高无上的力量——就像是希特勒或者拿破仑一样,嘴上说是为了人民好,但自己真正想要的只是力量和权力。可能因为古尔丹是一个比较弱的兽人战士,他的能力不能在战斗中得到提升,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选择邪能来让自己变强。所以,不,古尔丹是邪恶的,一点也不好。

果壳网:如果你有的选,你希望在电影里扮演谁?

吴彦祖:我觉得如果是在亚洲拍的话,大部分导演应该会让我演杜隆坦,虽然他是兽人,但是那种“典型”的英雄,或者也可能让我演洛萨。但我其实还是挺喜欢古尔丹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演过这种角色。杜隆坦很不错,但我以前演过类似的角色了,古尔丹对我来说很新鲜。

宝拉·巴顿:造型可以帮助我理解角色

果壳网:作为一名半人半兽人,迦罗娜会因为被兽人抛弃而难过吗?

宝拉·巴顿:是的,我觉得作为一名半人半兽人,迦罗娜会非常难过。她一定会希望自己有个归属,我不太方便透露太多剧情,但不被兽人接纳,迦罗娜非常痛苦。

果壳网: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对迦罗娜有什么意义呢?

宝拉·巴顿:我觉得这是迦罗娜成长的过程,人类的同情心感动了她的心和灵魂,最终迦罗娜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这是一个很美妙的事情,在一部奇幻风格的电影中,可以和一个人坠入爱河。也许无法详细解释,到底是什么让她发生了转变。

果壳网:你觉得人类和兽人之间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宝拉·巴顿:很多时候可能无法解释一个人究竟是为什么爱上另一个人的,爱可以穿过一切边界,让洛萨接受她绿色的皮肤……爱就是这么奇妙,所以许多电影、歌曲、诗集都会描绘爱情。这也是这部电影十分独特的原因,你会被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所感动。

电影中的迦罗娜与洛萨。图片来源:seriesnfilms

果壳网:这是电影里最好的部分吗?

宝拉·巴顿:天呢我觉得这对迦罗娜来说很重要,但我不太擅长选择……不过,这对她来说很美妙,是的。

果壳网:你有没有很羡慕联盟的演员,他们都不怎么需要化妆就能演。

宝拉·巴顿:嗯我明白也许大家认为我会羡慕其他演员,但实际上我很需要这套造型,因为它可以让我更好地去理解角色。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很害怕:我到底怎么才能演一个半人半兽人呢?于是我接受了形体训练,化妆戴隐形眼镜……这让我的视觉受到了影响,感觉“更不像人了”。但我很依赖这些化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时刻明白自己就是迦罗娜。

果壳网:我自己玩魔兽游戏有差不多10年了,在游戏里,很少有人选择女性兽人角色。你觉得女性兽人角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电影里迦罗娜就非常美丽。

宝拉·巴顿:哦天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电影里的样子很棒,我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兽人。真的很漂亮,我可能不能代表男性的审美,但作为女性,当我第一次见到杜隆坦的时候我都有点被迷住了……嗯就是肌肉啊什么的,总之,真的很特别。

果壳网:那你玩过游戏了吗?

宝拉·巴顿:没有……但我特别能理解那种可以把一切都抛到脑后进入虚拟世界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拍电影、看电影。

编辑的话:所以谁是今天晚上去看首映的?来冒个泡吧。 (编辑:Mo)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