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特辑】核泄之后,抢救之后,路还有很远

  热点, 自然
/gkimage/gf/wy/52/gfwy52.png

1986年4月26日,星期六,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

凌晨1点23分,四号机组在进行反应炉供电测试时发生爆炸。首先赶来的是缺乏防护的消防员。

上午8点,俄罗斯新闻社的伊戈科斯汀乘直升机赶到切尔诺贝利上空。这是到达事故现场的第一名记者,他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有多么危险,甚至打开了窗户进行拍摄。

爆炸后9小时,三公里外的普里皮亚季小镇上,居民们对此次核事故一无所知,生活照常进行。

爆炸后13小时,仍无官方消息发布,镇上开始传说有事故发生。

爆炸后20小时,政府仍未出台紧急公告或者公众防护措施。直至4月27日上午11点,第一批安全措施终于启动,普里皮亚季的居民们开始疏散。此时距离爆炸已近34小时。

1986年4月28日,放射性云层已经飘到瑞典上空,当地的高放射性指数表明某地发生了核事故。此后不久,美国间谍卫星拍摄到切尔诺贝利的事故景象。同天傍晚,前苏联才正式对外公布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事故。

1986年5月1日,核事故危害已经蔓延至30公里范围,但大多数公众对此事件依然不甚了解,政府甚至如常鼓励公众参加5月节的游行活动。

1986年5月2日,7公里范围内切尔诺贝利市的居民撤离,同日,方圆30公里的居民撤离。

之后数月内,有近50万人参与到这次抢救、清理工作中,包括军人、科学家、矿工和平民。

/gkimage/fv/0s/b5/fv0sb5.png

没错,这些描述都来自Discovery探索频道2005年拍摄的《抢救切尔诺贝利》(The Battle Of Chernobyl)。相信这两天有很多人都重新回顾了这部纪录片。我不想在这里重复此次核灾难的恐怖和深重影响,也不想再控诉从上面500字中就能发现的失职、隐瞒和谎言。然而在沉重的抢救清理工作之后,灾难并没有完全结束。如片中所述,直至此片拍摄之时,即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发生20年之后,依然没有任何关于事故中13万被疏散难民的研究;没有官方关于50万事故清理者的状况统计;没有任何官方数字关于继续生活在附近地区和污染区的问题,甚至连这些地区居民所暴露的真实辐射值都没有告知。

你或许还记得片尾那位可敬的女性在镜头前悲愤不已的话语:“切尔诺贝利反应炉释放出最危险的元素,不是铯和钸,而是谎言。”(从切尔诺贝利到福岛,时间轴上的刻度已经向前移动了25年。然而从某种程度上说,25年后的知道似乎比25年前的一无所知更加让人混乱。事件发生,各种猜测,谣言,解释,质疑。我充分理解这种怕被隐瞒或欺骗的质疑,哪怕这其中的一些质疑情绪已经不再健康。从单一信息到媒介爆炸,从不敢怀疑到不敢相信,公众、政府、媒体,三者之间的信任之路还有得要走。)

抢救之后,灾难并未结束。发展与威胁,如果选择只能如此。那么在选择之前,是否可以更加小心谨慎,是否可以明确告知可能的危险。最重要的,一旦那潜在的威胁变成现实,我们是否做好了有数据有意义的准备,是否能给受到影响或者可能受到影响的人与自然一个交代。

我愿相信,现在是25年之后了。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