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诉讼】史上最大的索赔金额:2×10^36美元

  社会

(文/Kevin Underhill)我们的已知最大赔偿诉求纪录又刷新了。

安东·普瑞斯玛(Anton Purisma)诉奥邦彭咖啡厅、凯尔朋特健康中心、霍伯肯大学医疗中心、凯马特商店7749、圣路加医院急诊部、纽约市捷运局、纽约市、纽约MTA、拉瓜迪亚机场管理局等,Case No. 1:14 CV 2755 (纽约南区地区法院, 4/11/2014) 侵犯公民权利,造成人身伤害,基于国家出身的歧视,报复,骚扰,欺诈,谋杀未遂,蓄意造成情绪困扰及串谋诈骗,索赔 2000 decillion 美元(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美元),自我辩护。

虽然这控诉实在无法让人认真对待,但出人意料的是,普瑞斯玛先生的数学似乎没有搞错——哪怕他本来还可以更简化一点。根据这个非常有用的“大数网页”,“decillion”在美国的用法中意味着1后面跟着33个0 。“2000 decillion 美元”因此可以写成2后面加上36个0 ,正如安东在括号里写的那样。干得漂亮。

不过,一个1后面加36个0是一个“undecillion”(这有一点儿尴尬,这术语难道不应该用来表示任何一个不是decillion的数吗?)所以他本来可以简单地说索赔”2 undecillion 美元“,并且每个人(在稍稍研究一番之后)仍然能够明白他要的到底是多少钱。

这都不是事儿,因为这些需求早就超过了世界所有的金钱总额。这种事情早在2008年我们就遇到过——当时我们还停留在千万亿级别呢(请参阅“卡特里娜飓风受害者起诉请求三千万亿美金的赔偿”)。当时,我计算出原告要求被告履行的赔偿裁决,实际上相当于整个美国在未来22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之和,如果以一美分硬币支付(事情就该是这样的嘛),那么只需301堆——不过每堆的高度足可以达到土星。

不到两年之后,达顿·奇思科姆(Dalton Chiscolm)认为,要想传达他对美国银行的愤怒,所需的钱比这多得多,于是他索赔1.784亿亿亿美元(1.784×10^24美元)。“如果他认为美国银行在宇宙中每个星球上都有分行的话,”路透社引述一位数学教授的话,“那么这索赔还稍微谈得上有那么点儿道理。”

在今年之前,这还是我们的纪录保持者。2010年,约翰-西奥多:安德森(这些愚蠢的标点就是他的原名)起初很克制地只提出了9180亿美元的索赔要求,但是后来情绪失控,直接将要求拔高到了3.8亿亿美元。但即便如此,约翰-西奥多:安德森同学还是只能屈居次席。

当然,现在以上诸位的努力都被安东·普瑞斯玛远远甩在了身后。估计他是觉得1万亿亿亿亿美元都不够向诸位被告表明他的决意,所以还在前面乘了个2。这些被告到底做了什么而应受如此惩罚还不太清楚,不过原告至少声称一条狗咬了他的中指,在在拉瓜迪亚机场买咖啡被多收了钱(此外还有中国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拍了他的照片。)

原告宣称被告者的行为导致了 “不能用金钱弥补的”损失,“因此是无价的。”虽然就算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原告失去的东西,但是2万亿亿亿亿美元看起来会是个非常不错的开端嘛。

不过显然我们都更关心的是,2万亿亿亿亿美元到底是多少钱啊?

 

(文/Randall Monroe)奥邦彭咖啡厅等需要赔偿的2万亿亿亿亿美元,有这么长:

1ud.png

把全世界能卖的东西都卖掉可以得到这么多:

world.png

自从我们人类演化出来,我们生产的一切商品和服务加起来有这么多:

gwp.png

哪怕奥邦彭征服了整个地球、让所有人为他们劳役,直到太阳熄灭,也不能减损这账单分毫。

好吧,也许人这东西其实就是不怎么值钱。美国环保署估计每个人类的生命现在折合870万美元,哪怕他们费了很大功夫指出这个数字并不是任何一个人眼中别人的生命的价值(不过,他们倒也没说是估高了还是估低了)。无论如何,假如我们强行外推,那么全世界所有人类的总价值大约是6000万亿美元。

人类可能是一文不值。但我们可不是这星球上的一切。毕竟,地球的所有原子里,每10万亿个原子才有1个是属于人的。

地壳由许多原子组成,其中有些原子还蛮值钱的。如果你把每一种元素都提取出来,纯化出来,再卖掉,那市场会垮。(不光因为市价会一落千丈,也因为市场位于地幔上方30公里而你刚刚抽走了它下面的支撑物。)但如果不知怎么的市场居然没有垮,你能按现行市价把它们卖光,那么它们价值这么多:

crust.png

神奇的是,这些钱大部分来自钾和钙,剩下的大部分则来自钠和铁。如果你打算把地壳卖给收破烂的,那这几种元素你得先挑出来。

遗憾地是,就算把地壳全卖了,也远远凑不够我们需要的钱。

我们可以连同地幔地核也一起卖掉,它里面有大量的铁和镍,还有不少贵金属,但这也没用。奥邦彭的赔偿金实在太高。事实上,哪怕卖掉一个纯金打造的地球,也不够用。连一个纯铂的太阳都不行。

按照重量,世界上最昂贵的曾在公开市场上买卖的东西大概是瑞典三先令黄邮票。这是一枚错版邮票,已知只有一张,在2010年它卖出了230万美元的天价。换算可知,这种邮票每千克价值300亿美元。如果整个地球的质量都变成瑞典三先令黄邮票,那么……还是不够支付奥邦彭的潜在债务。

假如奥邦彭一怒之下决定用一美分硬币支付,那么这么多硬币形成的球体刚好可以塞进水星轨道里。(硬币的命运留作读者练习。水星的命运是落进硬币堆里化为齑粉。)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原价支付这一赔偿,无论以何种意义上而言,都是不可能的。

幸运的是,奥邦彭还有一个更好的出路。

根据上半部分作者、律师凯文·昂德希尔所言,世界上按小时计算收费最高的律师可能是前任司法部副部长泰德·奥尔逊(Ted Olson)。2012年他披露自己在为破产官司咨询时,收费可以高达每小时1800美元。

假如银河系里有400亿可居住星球,每一个上面都居住着70亿个泰德·奥尔逊。

olson.png

如果奥邦彭雇下了银河系里每一个泰德·奥尔逊,让他们每周80小时、每年52周、连续工作1000代人的时间,来为自己辩护的话……

final.png

……其开销也比输官司强。

 

编译自 

Lowing the Bar: Two-Undecillion-Dollar Demand Spells Trouble for Au Bon Pain

What-if: $2 Undecillion Lawsuit

相关小组

谋杀现场法医

死理性派

LEAVE A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